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有木兮我悦君 > Chapter 5. 传说中的高富帅
    看着窗外的街景快向后移动,冉沂怎么也想不透事情怎会变成现在这样。
    此时,她背后靠着的是传说中双B轿车的高级皮革坐椅,鼻间嗅着的是淡柠清香的精油气味,而她身边那位坐在驾驶座开着车的则是几十分钟前才在小吃店相识的陌生男子……嗯,更正一下,是陌生的高富帅男子。
    不动声色的扫视了这辆双B轿车一眼,冉沂万万也想不到,那名跟她同样窝在小吃店嗑着锅烧面的斯文男子,竟是个拥有双B高级轿车的高富帅,而她直到目睹了男子的车后才慢半拍的现,男子那一身状似随意的穿著,尽管上头并未秀出任何品牌标志,但其实都是名牌来着。
    将目光移向男子那身质料一看就很好的休闲服,冉沂从来没现,原来走到路上随便碰见一个有钱人的机率会是这么高,连在路边吃个面都能叫她遇到一个,这让身为一个口袋浅浅平民百姓的她情何以堪。
    一想到此处,冉沂不由得微蹙起眉头,有道是人比人气死人,她从未如此时这般深刻感受到贫富之间的差距如此大,让她心中不免有几分郁闷。
    原本正专注开着车的男子,在感受到身旁传来的视线后,便趁着一个红灯的稍停片刻,回头往冉沂的方向看去,而在瞧见她皱着眉头瞅着自己后,不禁开口纳闷的问了句:“怎么了?伤口很痛吗?”
    正看着男子出神的冉沂一听见这问话,瞬间就回过神来,在瞧见他正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己后,连忙飞快的转开视线应道:“没、没事!伤口还好,并不是太痛。”
    看着冉沂那慌慌张张转头的模样,男子微勾了勾嘴角,回头见眼前灯号已要转成绿灯,便边打着档边对冉沂温声说着:“伤口虽然不痛,但是也千万不能大意,举凡像这种可能伤到真皮层的烫伤,一开始都是感觉不太疼的,直到隔天水泡起来后,才真正会让人痛到痛哭流涕。”
    “是吗?”听着男子这一席很有经验的话,冉沂不由得偏头往他看去,望着眼前那张儒雅俊秀的侧脸,下意识的就脱口问道,“你是医生吗?不然你怎会这么了解呢?”
    实在不能怪她会有如此揣测,毕竟从刚才在小吃店到现在,她一直都觉得男子所说的话非常有条理,对于烫伤的相关知识也非常清楚,甚至还不断地建议她受伤就得去看医生,而这在在的一切都让她不免觉得男子本身或许就是个医生,才会有这样的反应和态度。
    有道是医者父母心,冉沂心想,大概也仅有医生才会这么有爱心,不只关心患者的伤势,还愿意主动开车送患者去医院就诊。而且,医生这职业也和男子的气质很相衬啊!瞧男子这开双B、穿名牌,低调又奢华的模样,也只有收入颇高的医生这职业才能负担起此种生活水平吧!
    只见冉沂这话一问出口,男子的神色霎时一愣,先是目光复杂的往她瞥了一眼后,才语气古怪的朝她问着:“医生?你怎会觉得我像是医生呢?”
    “因为你对烫伤这件事懂得很多啊!像什么烫到皮肤那种程度,还有会出现怎样的情况,你好似都很清楚,所以我就这样猜啰!”冉沂耸了耸肩往男子随意的笑应了句,总不能叫她坦白的跟他说,因为你开名车、穿高档货,看起来就是很有钱的模样,所以我就猜你可能是医生这种高富帅吧!
    “呵呵……那你可就猜错啰!”男子一听,嘴角微扬摇了摇头,转头飞快瞅了她一眼后,又径自说道,“我不是医生,我之所以会对烫伤这事那么了解,是因为我有个很好的朋友曾经受到过深二度的烫伤意外,而从他那边我也懂得了不少,这才能知道的这么多。”
    “深二度烫伤?”闻言,冉沂惊愕的看着男子,连忙紧张的追问道,“那你朋友现在还好吗?他人没事吧?”
    尽管她的知识可能没有男子这么丰富,可她也知道所谓的烫伤是等级越高越严重,而深二度烫伤其实就是很严重的烫伤了,如果伤口没处理好,可能会因炎引起伤口肿胀压迫,一不小心不只有截肢可能,还会导致生命危险。所以,她一听到男子说自己的朋友曾经深二度烫伤,她不由得就一阵心惊肉跳,直为那不认识的男子友人担心。
    男子见到冉沂这一脸担忧的模样,当下不禁抿唇笑了笑,虽然他认识这个女孩子没多久,但他却可以知道这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孩子,而且还非常诚实……因为她的所有情绪通通都写在了脸上,一点也没有隐藏,而像她这种女孩子,他已经许久都没碰见过了。
    心中边如此想着,男子边笑应着冉沂的话:“别担心,我那朋友恢复的状况很好,现在的他已经没事了,事业还做的很大呢!”
    “真的吗?”仅管男子这么说,但冉沂还是再跟男子确认了一次,在得到男子肯定的点头之后,她才放下心来,欣慰的笑道,“那就好,人没事了就好。”
    “呵呵……瞧你这模样,我要不是知道,还以为你也认识我朋友呢!看你担心成这样。”
    男子轻笑了几声,对冉沂调侃的说着,而冉沂一听则霎时红了双绯,掩饰尴尬的轻咳了几下辩解道:“嗯咳咳……有道是人溺己溺、人饥己饥嘛!更何况我向来就是个特别有同理心的人,听到你说你朋友受这么严重的伤,自然为他紧张了些。”
    闻言,男子没答腔,仅是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而那眼神则彷佛早就看穿了她的小伎俩似的,叫冉沂被他这么一看,登时觉得更别扭了些,下意识的又出声解释着:“何况,我自己只是被烫到这么个小程度就觉得很不舒服了,更别说是你朋友了,那种痛肯定是常人都无法忍受的,所以我紧张的问上那么几句,也是很正常的对吧?”
    话一说完,冉沂瞬间恨不得掐掉自己。
    她这是在犯哪门子的傻?胡乱的自圆其说试图化解尴尬也就算了,她干么还多嘴去问男子那么一句,要男子来肯定她的话,这摆明着就是此地无银三千两,显示出她自己讲这些话讲得很是心虚啊!
    在心里弱弱的扶了个额,冉沂忽然觉得这男子肯定是自己的克星,怎么一遇上他,她就整个人乱七八糟了起来,哪还像平常的她自己。
    只见男子这回没有沉默,而是出乎冉沂意料之外的,连连点头一副颇为同意的称声应道:“没错!没错!那种痛确实不是平常人受得了的,你如此担心的问上几句确实很正常。是的!就是这样没错!你说的对。”
    冉沂听见男子的回答,不知道为什么竟觉得其中似乎另有弦外之音,明明男子是那样的认同自己的说法,可她怎么听了之后心中反而感到有点不太舒坦呢?那种感觉就好似有人拿了一颗糖给她吃,但她吞了之后却现糖竟然是酸的,而且里面还夹着根刺,叫她一时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很讨人厌。
    似乎是察觉车里的气氛有些奇怪,男子见冉沂竟然没再出声,不禁好奇的趁着红灯回头看了她一眼,而当他瞧见她蹙着眉并用一种隐带着不悦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时,当下心中不免失声苦笑,暗暗叫了声坏,看来他刚才的反应似乎是让她觉得被忽悠,所以不高兴了。
    这个女孩子太有趣了,让他一时间忘了彼此才认识没多久,下意识的就想逗逗她,现在可是自食恶果了。
    意识到这结论后,男子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收回看向冉沂的目光,故若无事的温声开口道:“不过我说啊!你真的不必为我那朋友担心,我那个朋友的忍耐力和意志力都不同于常人,再辛苦疼痛的治疗过程他都闷不吭声的挺了过来,如今在他自己的事业领域经营的风生水起,哪还看得出来有过一点受伤的痕迹,反倒是你……”话至此,男子顿了一顿,见吸引到冉沂的注意力之后,才继续往下说,语气略带纳闷的问着冉沂,“你的伤口真的不疼吗?我刚刚在店里看你小腿红肿成一片,虽然烫伤并非十分严重,但照理来说,你此刻应该会觉得小腿如灼烧般**辣的痛着才是啊!”
    压根是后知后觉的,男子这带着疑惑的话才刚讲完,冉沂就像是被解除了催眠一般,立时感到小腿烫伤处传来一阵**的疼痛感,让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嘶……痛……”
    正将方向盘一个向右打转,车子转弯驶入k市市立医院门口的男子,在听到冉沂这吃痛的声音时,立即停车转头往她看去,而在见到她那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脸龇牙裂嘴的模样后,不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无奈笑道:“看,我说的没错,开始痛了吧!”
    本在试图忍耐小腿处所传来那烫伤疼痛的冉沂,在听到男子这话后,迅即便抬头往他看去,而当她瞧见男子眸色浅浅,唇畔噙着抹淡淡笑意,用一副“看吧我就知道会这样”的同情目光看着自己时,心中所涌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原来高富帅也是有人品差的。
    这位俊秀儒雅的帅哥,你这般幸灾乐祸的态度一点也不应该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