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有木兮我悦君 > Chapter 6. 调戏不可取
    冉沂很少上医院。
    更确切的说,从小到大都是个健康宝宝的她,真正到过医院的次数可以说是屈指可数,就算真的不小心生病了,笃信着身体免疫系统万能,白血球无敌可以杀死任何病毒的她,也是抵死都不愿意到医院看病。因为在冉沂的观念里,她总认为“药带三分毒”,除非真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否则她实在不想慢性毒死自己。
    而针对她这般的想法,她那一众朋友都是一致的摇头苦叹,说她这性子压根就像个老人家,总觉得医院是不好的地方,宁肯放着让身体不舒服也不愿意上医院去给医生诊疗。
    不过,对于好友们的这一席话,如今站在k市市立医院大厅的冉沂,实在很想把眼前的景象拍下来,一个个打她那些好友们的脸。
    老人家不爱看医生?那么此刻她眼前那些占领了各个领药柜台以及等候区的一道道佝偻身影,岂非是她的幻觉兼错觉一场了?
    看着那熙来攘往的人潮,冉沂简直呆住了,要不是她有看见许多穿着白色制服的护士忙碌地来来去去,她还真会以为自己来到了什么热闹场所,她实在没想到在现今这个社会里,医院竟然快要比电影院还热闹,难怪电视上一天到晚在报导医护人员缺得荒。
    “怎么了吗?”现身旁的冉沂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目光愣愣地望着四周,男子不禁也步伐一顿朝她问去。
    “没、没事。”冉沂回过神来,往男子挤出了抹笑应着,心里则暗自的想道,她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是被医院的人潮给震惊到了吧?这个答案听起来说有多蠢就有多蠢。
    然而,男子却像是知道她在敷衍自己,听了她的回答后并未就此作罢,反倒浓眉一挑,似笑非笑的问着:“是吗?”
    冉沂本想继续装死下去,但不知为何,当她对上男子那双好看的黑眸,瞧见他那轻扬的嘴角时,她竟觉得自己的心思压根就被他给看穿了,当下只得吶吶的应了句:“我只是没想到医院人会这么多而已。”
    见她如此,男子唇畔的笑意更深,温声说道:“这家市立医院是唯一在市区的医院,平常看诊的人就多了一些,更何况今天医院还特地为老人免费举办健康检查,所以人潮自然就更多了。”
    “原来如此啊!”闻言,冉沂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却又像是想到什么,秀眉一蹙,面带犹疑的往男子看去。
    “怎么了吗?”对上她的注视,男子脸上笑意不减,纳闷的问道。
    冉沂也没多想,立即就朝他问着:“你真的不是医生吗?”
    男子一听,霎时忍不住一笑,再次澄清道:“我真的不是医生。”然后他忍不住有些好奇的问着她,“怎么好端端的你又以为我是医生了呢?”
    “因为你若不是医生,怎么会连今天医院在做什么都知道呢?”仅管男子再度否认了,但冉沂仍是有些半信半疑,开口就向男子道出自己的疑惑。
    “原来是这样啊!”男子当下则是一笑,对上她狐疑的目光,黑眸里满带笑意的解释道,“我之所以会知道这件事,那是因为方才从医院的门口进来时,一旁的布告栏海报上就贴着这个讯息。”
    话毕,男子还伸手往身后的医院大门处指去,而冉沂则下意识的顺着男子所指方向望去,而这一看,果不其然就让她瞧见一张写着“免费健康检查”数个大字的海报,正大大方方的贴在布告栏上。
    见状,她登时觉得耳根子一热,再也不敢直视男子,只尴尬的低下了头嗫嚅着:“呃……真是不好意思,我又误会你了。”
    “没关系!可能我看来真的很像医生,这才会让你一再误会。”冉沂没瞧见男子的表情,仅听见他语带笑意的如此说了句,而她一听他这话则顿时觉得双颊更为炽热。
    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神经不对,分明男子不久前就解释过了,但她却仍再对他问了一次,也亏得男子好性情,还能反过来安慰自己,换作是她被这样一而再的反复询问,肯定会觉得不耐烦。
    正当冉沂心里如此想着,觉得男子其实人挺好的时候,却听见他忽地又笑说了句:“不过啊!早知道我当初就努力多念点书考个医学院、当个真正的医生,如今才不至于一再辜负你对我的殷殷期待。”
    “啊?”
    没预料到男子会冒出这么一句,冉沂不免愕然的抬头往他看去,可却见男子一副宛若无事人的模样,对上她的目光,仅是朝她笑说:“走吧!我们先去挂号。”
    “喔……”瞅着男子嘴角那浅浅的笑意,冉沂愣愣地应了声,一时竟也忘记自己要说些什么,下意识的就跟着他一同往挂号柜台走去,而直到交了证件挂完号后,她才后知后觉想起,方才男子那句话是在调戏她吗?
    望着走在自己前方男子的背影,冉沂越想刚才他说的那句话,越觉得自己是被笑话了。可,由于事情已经过去了,她向来也不是个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所以她也懒得再去厘清自己是不是真被调戏了,敛下心思,就随着男子一同搭电梯往楼上烧烫伤科而去。
    相较于其他门诊,烧烫伤科的人相对少很多,这是冉沂一从电梯里出来,瞧清了眼前景象后的第一个想法,不过也不晓得是否为她的错觉,她同时也觉得这里的药水味浓厚许多,就连气氛也有些凝肃。
    目光环视了一圈周遭的环境后,冉沂意外的现,烧烫伤科的候诊区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就连医生看诊间外的上方灯号处,也仅闪着一个大大的“o1”数字,而当她低下头朝自己手上的号码牌一看后,顿时又更愕然的现,自己竟就是那唯一的“o1”号候诊病人。
    彷佛是察觉到她的错愕,走在她身侧的男子,忽地朝她低声道:“不是每个地方的医院都有烧烫伤科的,而这里就是少数设有烧烫伤科的医院。不过,由于一般的小烫伤大多民众都较习惯直接到外科诊所看看就好,所以这里久而久之就变成较多重症病患看诊的地方,看诊的人也总不如其他门诊多。”
    冉沂听着男子的这番述说,一开始还能点着头表示了解,但当她听到最后一句时,却忍不住有些心慌的出声问道:“你说这里较多重症病患来看诊,但我……我这伤口怎样也算不上是重症吧?来这里看诊真的没问题吗?”冉沂指着自个儿小腿,紧蹙着眉头瞅着男子,一副非常担心的模样。
    男子见状,不禁莞尔一笑:“放心!这里只是变成‘较多’重症病患看诊的地方,并不是只有重症病患才能到这来看诊,所以医生并不会因为你的伤口比较不严重,就把你赶出去不帮你诊疗的。”
    “这样就好。”听到男子这样说,冉沂这才放下心上的大石头,松了口气。
    并非她杞人忧天,她着实真怕自己这种小伤势进去诊疗间,会得到医生嗤之以鼻的不屑目光一枚。毕竟,若不是男子将她的伤口讲得那么严重,又坚持要带她来看诊,依她本来自己的想法,也是觉得这种小伤口压根没有看诊的必要,所以若是又真得到医生那样不以为然的反应,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走吧!”看见冉沂那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男子嘴角不禁微扬,开口唤了她一声后,就领着她一路往诊间走去。
    然而,就在他们二人来到诊间外,男子正举起手要敲门时,诊间的门却蓦地由内打了开来,紧接着一张棱角分明的俊朗面容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他们眼前,而冉沂与男子还来不及反应,就先听见那人豪迈笑道:“6维翰,稀客啊你!这么久没看到你,你这阵子都跑到哪里去逍遥了,怎么都不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