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有木兮我悦君 > Chapter 7. 请当个专业的医生
    6维翰……?
    乍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冉沂霎时有些懵了,她压根不知道面前那从诊间冒出来的俊朗男子口中所说的那个名字究竟是指谁,而此处只有她和男子……等等,该不会那人说的是自己身旁这男子的名字吧?
    似要印证冉沂所想的那般,她刚意识到这点,下一刻便听见身旁的男子,朝对方笑应着:“俊威你就别调侃我了,光是公司的事就让我忙得要命,哪还有时间去逍遥呢?而且就算有时间逍遥,你叶大医生可是大忙人,我又怎么敢来打扰你呢?”
    闻言,叶俊威摆了摆手笑道:“少跟我来这套,谁是大忙人还有得瞧呢!怎么?你今天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样忽视朋友不对,特地跑来要约我去吃饭吗?”
    “恐怕得让你失望了,我今天来是因为有朋友受伤,特地带来给你妙手回春的。”对于好友的调侃,6维翰仅是微微一笑,指着身旁的冉沂说了句,然后他便转头向冉沂介绍着,“这是叶俊威,我的大学同学兼好友,同时也是这里的烧烫伤主治医师。”
    “你好。”冉沂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你好。”叶俊威也回以她一个颔,然后看向6维翰挑了挑眉打趣道,“阿翰,你也不必这么保护吧!难得看你带个女朋友来,竟连个名字也不愿意让兄弟我知道啊?”
    “听你说的什么话,什么女朋友,只是认识不久的朋友而已。”6维翰一脸啼笑皆非。
    “唉唷!随便啦!不管是刚认识还是认识很久的朋友都好,反正都是女的朋友,久了之后说不定就会变成女朋友,而既然未来有可能变成你的女朋友,你现在还不快替我介绍一下,我好帮你说说好话。”叶俊威无视于好友的解释,也不管当事人冉沂正站在他面前,仍是持续调侃道。
    面对眼前这俨然有些失控的局面,一直被叶大医师当成隐形人的冉沂,在听了他这一席话后,终于再也忍不下去,不待6维翰再开口,立即就抢先一步对叶俊威说着:“叶医生你好,我叫冉沂,是刚刚才在街上和6先生认识的,因为我不小心受了点伤,所以他特地带我来这里看诊。”
    本正逮着机会在作弄好友的叶俊威,听见冉沂这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当下不免回头又往她看去,对上她的目光,语气讶然:“咦?是这样子的啊?”
    这回,不用冉沂再开口,一旁的6维翰便先叹了口气道:“是啊!我方才不是就说了吗?只是认识不久的朋友而已,谁知道你还有完没完的一直讲。”
    “哎呀!因为你说是朋友啊!我当然以为是认识好一阵子啰!”叶俊威耸了耸肩,一副6维翰自己不说清楚怪谁呢的模样。
    见状,6维翰无奈的苦笑道:“那现在你清楚了?可以赶紧帮人家看诊了吗?你病人的伤口还在痛呢!身为医生的你,总不能这样放着不管吧!”
    “那当然,快进来吧!”
    叶俊威终归是个医生,一听好友说冉沂的伤口在痛,立刻就转身领着他们走回诊间,他先示意冉沂在诊疗椅上坐下,自己才坐回计算机前调出冉沂的看诊记录后,然后就见他态度骤变,一反方才的吊儿郎当,开口认真问道:“冉小姐,你是哪里伤到了呢?”
    “呃……小腿。”叶俊威的态度前后变化太大,冉沂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愣了一下后才回答他的问题。
    “来,裤管卷起来我看看。”从计算机前转过身来,叶俊威一边向冉沂说着,一边示意她将小腿抬到一旁的小椅子上。
    冉沂忍着被身旁两人注视的不自在,缓缓地卷起自己裤管,露出被烫伤微红的小腿,然后将脚搁置在小椅子上,任由叶俊威弯下身严肃的检查。
    第一次被人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自己的脚,冉沂的心里说有多不自在就有多不自在,当下只觉如坐针毡,得努力克制自己,才不至于在叶俊威还没检查完时就将脚给收了回来。
    所幸,这令她窘迫的检查并没有持续很久,半晌后叶俊威就坐回计算机前,边飞快的打着字边对她说道。”伤口看起来还好,并没有很严重,我等等给你包扎一下,再开点药膏给你,你回去按照医嘱做,很快就会好的。”
    “谢谢医生。”虽然本就觉得自己的伤口没什么大问题,但从医生口中听见自己的伤口无碍,冉沂还是松了一口气,连忙往叶俊威道谢。
    “不用客气,帮伤员看诊本来就是我的职责,更何况你还是阿翰的朋友。”叶俊威笑应了句,然后朝站在一旁的6维翰瞥去。
    见状,冉沂也立即往6维翰看去,很是感激地说着:“6先生,也谢谢你特地带我来看诊。”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6维翰嘴角微扬温文的笑了笑道。
    而冉沂一听他这话,正想再说些什么时,一旁的叶俊威却忽然插话道:“是啊!阿翰说的对,你不必放在心上,只要有时间陪他吃顿饭、喝杯咖啡就好了。”
    没想到叶俊威会再冒出这么一句,冉沂嘴角的笑意霎时一僵,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话题又会突然跳到这里来,而与此同时她也瞧见6维翰浓眉一皱,语气有些不认同的对叶俊威说道:“阿威,你这又是说到哪里去了?”
    “嘿,兄弟,我这可是在替你制造机会,难得遇到一个心动的对象,还不赶紧抛下你的矜持,大大方方的约人家出去?”叶俊威丝毫没有自己说错什么话的认知,仍是一脸笑嘻嘻的回答着6维翰。
    冉沂听着他这一席话,顿时觉得窘迫不已,恨不得立刻拔腿离开这里。
    6维翰不是说叶俊威是烧烫伤科的主治医师吗?怎么她却一直觉得他根本像是婚友社的介绍人啊?要不是诊间四周摆着医疗器材,她还真要以为自己跑错地方,误闯相亲场合了。
    就在冉沂如此想着时,6维翰也再次认真解释着:“阿威,你别闹了,我对冉小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才刚认识而已。”
    “就是刚认识才要打铁趁热啊!”叶俊威笑说了句,而后露出一脸“你别装了”的表情又道,“阿翰,这么多年朋友我还不了解你,你可是很少带女生朋友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而如今能劳动你大驾特地带过来让我看诊的,你要说你对她没意思我才不相信呢!”
    见好友那一副似乎认定了事实的态度,6维翰登时觉得头疼不已,太久没跟叶俊威打交道,他都忘了叶俊威那逮着黑影就开枪的八卦能力有多强,此时的他开始有些后悔带冉沂来这里诊疗。
    “阿威……”
    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后,6维翰开口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叶俊威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就见他转向一旁的冉沂笑道:“冉小姐,别总低着头不好意思嘛!来来来,我一边帮你上药,一边跟你介绍一下我这位朋友有多好,相信我,你听完之后肯定也会爱上他的。”
    冉沂见叶俊威一边推来医疗器具车,一边对自己这么说,原先就窘迫的心情霎时更加困窘,她实在很想往叶俊威问一句:叶大医师您的专业上哪去了?请当个专业的医生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