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诸天死亡游戏 > 第005章 躲子弹
    十五分钟后,陈牧还是被围堵在了巷子角落里。
    他的身体太虚了,空有强大的精神力,体魄和气力却严重拖后腿,刚跑了一会就大汗淋漓、喘不过气来了。
    对面一黑一白两个欧美男人,黑人就是那个身上挂着许多铁链子的土味青年,而白人则是那个脖子上纹AK的男人。
    看来之前跟踪他的就是这两个人,就是不知道他们怎么混到一起的?
    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手上一个拿着锋利的砍刀,一个拿着一尺多长的钢管。
    陈牧喘着粗气,握了握手里10多厘米的剔骨刀以及平底锅,内心十分绝望。
    别说两个人了,就算那个相对瘦弱的土味黑人,他自觉也不是对手。
    而且自己身体素质还拉胯……
    “嗝!”他打了个水嗝。
    喝了一肚子水,还没来得及消化,结果一路狂奔,差点没呕出来。
    眼看对面两人慢慢朝他逼近,陈牧喘着气大喊道:“等……等一下!”
    “不用挣扎了,你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土味黑人青年露出一个阴险的微笑,肥厚的嘴唇裂开后唇红齿白,非常恶心。
    陈牧脑海里浮现出刚刚在山上时,黑人脑袋被轰爆的画面,肾上腺素疯狂飙升。
    此时此刻,他突然明白了尤利斯那伙人为什么会那么残忍。
    因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
    在你死我活的争斗面前,犹豫就会败北,仁慈就会被杀!
    “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经历过几轮游戏?我不想糊里糊涂的死去。”
    土味黑人青年也没有隐瞒,很干脆的说:“我经历过一轮,他是新晋玩家。”
    “果然是老玩家了!”陈牧心里暗暗苦笑,自己不仅1对2,而且还有一个老手,真他妈倒了血霉,“那个……咱们能不能不要打打杀杀的?大家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不是挺好嘛。”
    土味黑人青年咧嘴一笑,“你觉得可能吗?”
    “确实不大可能。”陈牧苦笑了一下。
    既然他的任务是保证纳斯西蒙不死,那么敌对阵营任务不用说,肯定是千方百计杀死纳斯西蒙。
    任何一方失败,代价都是死亡。
    所以他们杀死自己,也算是完成任务的一环。
    AK男不耐烦的说:“别跟他废话了,杀了他!”
    话刚说完,AK男便提着钢管冲了上来。
    “尼玛的!”
    陈牧咬着牙关骂了一句,此时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只能拼命了,把剔骨刀隐藏在平底锅手柄上,后背贴着墙体蓄势待发。
    AK男冲过来后,手中钢管带着呼啸声横扫了过来。
    陈牧扬起平底锅当了一下。
    “Duang!!!”
    平底锅和钢管相击,发出一声脆响,随之平底锅手柄处直接断裂了,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还不等陈牧反应过来,AK男手中的钢管已经没头没脸的打过来。
    陈牧利用墙壁夹角地势,躬着身体避开头部要害,然后直接扑到了对方的怀里。
    正常情况下,陈牧这样做完全是找死,AK男在体型力量上完全碾压他,何况手里还拿着钢管,只要抓着机会猛击两下后脑勺,就足以致命了。
    AK男也是这么做的,手中钢管疯狂砸在陈牧后背上,发出了“嘭嘭”的闷响声。
    然而下一刻,陈牧隐藏在手里面的剔骨刀,猛的捅在了AK男的腰部。
    “噗嗤!”
    “啊……去死吧!”陈牧大叫着,在AK男反应过来之前,又连续扎了三四刀。
    AK男被连捅了好几刀,痛觉才传递到大脑,双拳合起砸在陈牧后背上,把他砸趴在地上,然后双手死死捂着腹部,脚步踉跄着往后退去。
    看着血流不止的腹部,以及陈牧手里的匕首,眼睛满是巨大的惊恐以及难以置信,仿佛在说:年轻人,不讲武德。
    陈牧忍着后背锥心的疼痛,飞快捡起脱手的剔骨刀,往墙角躲去。
    他没有忘记,还有一个黑人青年在旁边掠阵,对方手里可是拿着砍刀呢。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个黑人青年根本无动于衷,脸上甚至还挂着淡淡的微笑,任由他做好防守姿势,丝毫没有趁势攻击他的意思。
    AK男很快跌倒在了墙根,看着土味黑人青年痛苦的说:“帮……帮我叫救护车……丹尼尔。”
    丹尼尔……也就是土味黑人青年,看了眼AK男腹部,微微笑道:“你的脾脏和肝脏都受伤了,没救了!”
    “法克鱿……”
    AK男虚弱的骂了一句,头一歪带着不甘昏死了过去。
    与此同时,陈牧耳边传来一道机械音。
    【成功击杀敌对阵营玩家马库斯·伏恩,经验值+50,财富值+50。】
    黑人丹尼尔转头看向陈牧,脸上丝毫没有因为同伴被杀而有任何的难过和慌乱,显得很淡定。
    “tui~“陈牧吐了口血水,用握着剔骨刀的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笑道:“要不咱们各退一步,你觉得怎么样?”
    虽然杀了一个块头大的,但是面对这个土味黑人青年,他感觉丝毫没有胜算,因为对方实在是太淡定了。
    黑人青年丹尼尔,没有辜负陈牧的期望,把右手砍刀交到左手,右手一晃,“变”出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来!
    陈牧:“%¥#*……%¥#@!”
    陈牧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有枪。
    可是为什么之前在贫民窟里没有拿出来呢?当时那么多新人,他一枪一个,不是全杀了,还用得着像现在这样追杀?
    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心脏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攥紧了一般,死亡的恐惧压得他快喘不过气来了,肾上腺素疯狂飙升。
    看着陈牧目瞪口呆的表情,丹尼尔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我说过,你没有机会的。”
    “既然你有枪……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呢?”陈牧脑袋几乎快宕机了,脑海里只想到了这个问题。
    丹尼尔非常享受陈牧那恐惧的目光和声音,好心解释说:“降临者的热兵器有限制使用时间……好像是三十分钟。当然,冷兵器也有,不过时间很短。”
    顿了半秒,丹尼尔说道:“好了,古德拜!”
    说完对准陈牧脑袋就是一枪。
    “噗!”
    生死之间,陈牧眼睛死死的盯着丹尼尔手里的手枪,大脑里一片空白!
    突然间,天地间的声音好像卡顿住了,一切都仿佛变成了慢镜头。
    他看到了撞针撞击子弹底火时冒出的硝烟,看到了子弹头在火药爆炸的动能下冲出枪管,然后以螺旋状“缓慢”冲向他的脑袋。
    出于一种生物面对危险时的本能反应,他脑袋下意识向旁边一偏。
    下一秒,天地间的声音恢复正常,子弹从他左耳边高速略过,打在后面的墙壁上,墙皮溅射,激打在他的脸上。
    疼痛让他几乎凝滞的思维瞬间恢复了过来,他根本来不及去考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立刻朝对面的丹尼尔扑了过去。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只是在刹那间而已!
    丹尼尔看到的是,陈牧身体一闪,竟然躲过了近距离的子弹射杀,眼珠子差点没惊掉。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他对自己的枪法十分自信,为了练好枪法,他在现实世界里可是花了大价钱。
    而且这么近的距离,如果再打偏的话,他干脆一头撞死好了。
    至于打在脑袋上,对方会不会死不掉这种问题,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问出口。
    正因为如此,他也根本没有考虑过开第二枪。
    毕竟子弹也是需要花财富值购买的!
    谁知道十拿九稳的事情,竟然出了纰漏。
    等回过神来准备再补一枪时,对方已经扑了过来,两个人顿时滚作一团,右手里用来装样的砍刀也摔了出去。
    陈牧扔掉剔骨刀死死摁着丹尼尔的右手,不让他扣动扳机。
    “啊……去死吧!”丹尼尔左腿屈膝疯狂撞击陈牧右肋,左拳也猛击他的太阳穴。
    “砰砰砰!”
    陈牧被打的头晕目眩,转头一口咬在他的下巴上,然后连皮带肉拽下来一块。
    “啊……法克鱿!”
    丹尼尔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噗!”陈牧吐掉嘴里的血水,转头咬向他的脖颈大动脉。
    丹尼尔吓得亡魂皆冒,左手拼命抵着陈牧的下巴,同时不断缩着脖子,不让他咬大动脉,嘴里发出痛苦的挣扎声,“啊……”
    陈牧余光看到了丹尼尔脑袋前面的砍刀,手一伸抓住砍刀,然后对着丹尼尔的右手手肘,拼尽全力剁了下去。
    “咔嚓”一声,丹尼尔的右手齐肘而断。
    他抓住丹尼尔的右手臂就跑,而后面的丹尼尔却捂着断臂在地上疯狂打滚,嘴里也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声。
    “啊……”
    陈牧跑了十几米后才把枪从丹尼尔的断臂里掰出来,扔掉手臂后本打算立刻逃离,不过想了想又飞快的奔了回去。
    老祖宗说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何况对方本来就是敌对阵营。
    来到丹尼尔旁边,近距离对着他的肚子连开三枪。
    “噗!噗!噗!”
    由于第一次开枪,不会压枪,三颗子弹,其中两颗打偏了,只有一颗打在丹尼尔的肚子上。
    这还是近距离下,要是稍微远一点,以他的枪法根本不可能射得中。
    不过丹尼尔肚子却冒出一个血洞,剧烈的疼痛让他昏死了过去。
    陈牧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静等了三秒钟,并没有传来对方死亡的提示。
    他捡起地上的剔骨刀,快步走过去对准丹尼尔的脖颈大动脉来了一刀。
    滚烫的鲜血飚射了出来,丹尼尔的身体机械性的抽搐了两下,最后腿一伸,彻底死亡……
    ——
    ps:求收藏求推荐票……这个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