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异世之龙神传说 > 第五章 你怪本皇吗?
    做为享誉世界的冒险王,龙战自问见过太多鬼魅离奇之事。可从未经历过,一具不知殒落多少年的巨兽骸骨,还能发出震颤灵魂的吟声,让其瞬间坠入无尽黑暗。
    从接受穿越附体重生至今,龙战也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时空跟他穿越,究竟存在何种联系。如果没联系,为何应该肝胆俱裂的他,会侥幸的附体重生呢?
    前世也算网文忠实爱好者的他,多少知道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穿越重生的。正常情况下,导致重生的原因,应该跟死前某种东西有密切的关系才合乎常理嘛!
    那具不知名的骸骨?那铭刻进灵魂的‘昂嗡’声?又或者,那枚骸骨中发光的夜明珠?
    带着满心不解,站在被光束引来的宫殿前,就在龙战快速分析情况时。宫殿大门却缓缓打开,里面传来引动心灵的苍茫之声道:“有缘人,你终于来了!”
    有缘人?怎么我又成了有缘人?有缘人,就注定要被坑吗?
    内心吐槽的龙战,最终还是深吸一口气,大步踏入门户洞开的宫殿。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他如何会甘心?不把事情搞清楚,他如何能安心?
    进入宫殿,看着雕龙刻凤的宫墙,龙战也猜测自己不会来到那座皇帝的宫殿吧!
    吸收了宿主记忆,他知道岛外世界,是一个跟前世截然不同的世界。从沐颜菲嘴中,他甚至知道这个星球情况很复杂,不但有帝国跟皇帝,人类也并非唯一智慧种族呢!
    来到群龙盘梁的宫殿大厅,就在龙战好奇引导他进来的声音,究竟是什么发出来的时,高台那具威严的龙椅上,突然浮现出一个头戴皇冠的身影。
    “投影技术?还是虚拟科技呢?”
    脑中想着这些的同时,龙战依然显得很淡定,眼睛直视着龙椅上那位充斥无双霸气的男子。那怕脑中不断有声音催促他下跪,可龙战依然咬牙笔直的站着。
    “两世为人,老子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想让我跪,除非让我死!”
    就在咬牙坚持,对抗龙椅上男人的精神压迫时,对方终于开声道:“不愧本皇选定的有缘人!这具身躯,你应该很满意吧?先天极品水系灵根,世间罕有啊!”
    “敢问尊驾是?”
    “你是玄黄血脉吧?看到本皇,你还猜不出本皇的身份吗?”
    “抱歉!如果你说的玄黄,是指炎黄子孙,那应该没错。可惜,我所在的时代,王朝已然不复存在。你的形象,我在影视剧中看过,应该是皇帝的打扮吧?”
    “炎黄亦是玄黄,看来本皇对你所在那个时空,真的知晓太少。那你可曾听过神龙之说?本族智慧长老,耗尽毕生心血推算得出,他告知本皇那处空间有本族信仰传承。”
    听着男子说出的话,龙战内心震撼之余,还是很痛快的道:“确实!我所在的空间,我所身处的国度,确实以龙为尊,历代君皇都自称真龙天子。
    炎黄一族,皆以龙的传人自居。这种说法,更多源于古代族民信仰的图腾与传说。如果你所指的信仰传承是这个,那你族智慧长老并未推算错!”
    随着龙战说出这些,端坐龙椅之上的男人,突然大笑道:“龙的传人,好!看来本皇并未辜负龙族遗愿,还是成功把你接引过来。你怪本皇吗?”
    面对这样的询问,龙战也不知做何回答,最终只能苦笑道:“怪,有用吗?我说想回到原来那个时空,想必你也做不到吧?”
    令龙战无语的是,男人也很诚恳的道:“确实!为接引你的灵魂来此,本皇几乎耗尽残存的灵魂力。甚至本皇龙珠,也消耗怠尽,送你回原时空,本皇确实办不到!”
    虽然很想回怼一句‘那你说个毛线’,可龙战还是道:“请恕晚辈无礼,你应该是龙皇吧?”
    “是!本皇乃此空间龙族最后的皇族,可惜本皇有愧龙族啊!”
    “那请问龙皇,你耗费这么大力气,把我接引到这个时空,又有何用意呢?相信龙皇应该清楚,我连你一声吼都抵挡不住,你总不会指望我替你复仇什么的吧?”
    或许龙战这番话,触及龙皇的伤心事。坐在龙椅上的龙皇,目光投向无尽深空,悠悠叹道:“是啊!你现在,确实难担大任。可吾相信,智慧长老用生命做出的推算。”
    说到这里,龙皇突然又闭口不言,沉寂片刻继续道:“龙战,本皇有一无上秘术,现传授于你,你可愿学?”
    “我应该没的选择吧?”
    “确实!若你想走出息龙岛,唯有修炼本皇赐予你的秘术。待你有实力,通过岛外的海天大阵,或许才有机会走出这里。有些东西,或许也是你的宿命吧!”
    “那我接受!”
    话音落下,龙皇挥手打出一道玄光,龙战丝毫没有反抗,便眼睁睁看着玄光钻进眉心。就在龙战吸收着玄光爆发的信息时,耳边再次传来龙皇落寞的声音。
    仿佛有人在耳边轻声诉说般道:“年青人,好好修行本皇传你的无上秘术。虽然本皇知道,把龙族因果强加你身,确实有些过份。可谁让你,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呢?”
    待声音消失时,龙战也再次坠落无尽黑暗中。沉睡过去时,龙战也忍不住咆哮道‘老子讨厌这种感觉’,却依然没鸟用,无尽黑暗再次将其吞噬。
    直到意识再次恢复睁开眼的龙战,感受到手中似乎握住什么手感很好的东西。低头看了一下,赶忙把手松开暗自道:“骚瑞,骚瑞,我不是有心的啊!”
    将趴在怀中,依然在熟睡的女孩放开,起身钻出庇护所的龙战,看着庇护所前已经燃烧干净的篝火,晃着脑袋道:“昨晚是做梦吗?可梦,为何会如此清晰呢?”
    站在岩壁上,感受着清凉海风的洗礼,让自己尽量清醒冷静下来。没一会,一篇玄妙的修炼功法,果然浮现在脑海,仿佛这些记忆是与生俱来的一般。
    “玄黄化龙诀!功法名字还行,就是不知威力如何?好不好修炼啊!”
    看到时间尚早,庇护所内女孩尚未醒来,择日不如撞日的龙战随即盘腿而坐,按照脑海中传承的功法开始修行。而他不知道,庇护所中女孩其实也醒了。
    此刻的沐颜菲,回想之前被龙战握住的地方,同样觉得羞涩难当。好在她知道,这应该是龙战无意识的行为。可对尚属处子之身的她而言,会感到羞涩也很正常。
    “都与他同床共枕,这个也没什么吧!除了身子,你还有其它东西能报答他吗?”
    暗暗安慰自己的沐颜菲,也清楚沦落荒岛,相依为命的两人,或许早晚都会迈出那一步。对方昨晚没动她,已经让她觉得很意外。
    如果龙战对她半点兴趣都没,她反倒要担心了。要是没龙战帮她,仅凭她以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深闺小姐作派,在这岛上绝对活不过三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