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楚人美挖出来了 > 第三章:恐怖的唱腔
    见男子被推进急救室,楚良楚良没离开,径直走到女跟前,坐在她身边椅子上。
    过了一会,转头对女子笑道:“你好,怎么称呼?”
    苏妃正在悲痛之中,抬头,看着这张碎发过眉,有点帅气的脸蛋,轻吐道:“滚!”
    不说就不说,怎么还骂脏话呢……楚良尴尬,“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刚刚进去这大哥是你什么人?”
    “关你屁事,别惹我,心情不好!”
    “这是你丈夫吧?我看他伤势不一般,可能是中邪,你们都干了啥?”
    “你听不懂人……嗯?”苏妃诧异转头,“你……什么意思?”
    想靠在椅子上,突然想起美姨还在,楚良又坐直身体,神神秘秘对女孩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楚人美只有他一个人看得见,这会好不容易发现一起灵异事件,心底实在好奇,想看看从女孩嘴里能不能套出点话。
    “我叫苏妃,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说这是他中邪?”
    “幸会,我叫楚良,黄山第一百零八代传人,略懂一点阴阳之术,从面相上看,你男人确实是中邪。”
    “什么邪?”
    “额,怎么说呢。”楚良挠头,几秒后道:“他这段时间有没有见到一个虚幻的魁梧大汉?眼睛红彤彤的,很可爱,呸,可怕。
    瞪大眼睛,苏妃震惊,“你怎么知道的?”
    “掐指一算,当然是用眼睛看的,言归正传,咱们还是说说你男人是怎么招惹上这鬼东西的?”
    “你先等等。”
    苏妃起身,走远几步打电话,没一会回来一把抓住楚良的手,楚楚可怜道:“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大哥,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我就一路过打酱油的,无能为力。”推开柔软的手,楚良跳起来。
    他就是好奇过来问问,随便吹了吹牛逼,没想解决事。
    路见不平拔刀被人砍这种事做不得。
    “我出五万块钱,帮帮忙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这不是钱的事。”
    “八万!”
    “出了急救室来住院部404病房找我。”
    卡里实在没钱了,这几年本来就没存什么钱,这段时间因为治病积蓄全没了,现在就几千块,只够过一个月。
    感受一下背上传来的“温度”,楚良心想,“美姨在,应该问题不大吧?大不了关键时候把美姨当暗器祭出去,对方应该不是对手。”
    中年男子身体的虚影他看过,虽然看起来高大威猛,但感觉挺怕美姨的。
    ……
    晚上,楚良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在梨园,台上一个女子再唱戏。
    “郎在芳心处,妾在断肠时,委屈心情有月知,相逢不易分离易啊,皆复如今悔恨迟,不知否当日凤凰欣,比翅又记否蝶负恩...”
    凄惨的京腔让人心底发颤,楚良却听得入神,竟不知何时起手上打起拍子,嘴里跟着哼唱。
    “啪啪啪,啪啪啪!!”
    脸上火辣辣疼,他醒了,睁眼,六七个人在病房内,其中一个趴着窗户就要往下跳,后面的人拉都拉不住。
    还有个跪在地上以头杵地,不停撞地板砖,额头全是血。
    最夸张的是一瘦高个把传单搓成一股,勒着苏妃的脖子,脸都青了。
    这会苏妃正骑在他身上,刚刚的耳光就是她抽的。
    楚良睁眼几秒后,病房内的人全都摊在地上,冷汗直冒,恐惧看着他。
    苏妃脖子被勒住,差点勒死,她是病房内为数不多还有点意识的人,也多亏她及时抽醒楚良,不然大家都得死。
    头趴在楚良胸前,她实在是没力气了,正大口大口呼吸空气,突然,脸色一红,浑身酥麻,瞪眼看向楚良。
    这人,怎么敢,下流!
    腾一下,苏妃跳下病床。
    “咳咳!”丝毫不慌,楚良战术性提了提被子,靠在床头上,看着众人道:“各位,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他还在睡梦中呢,就有个女的骑他,还啪啪啪的打脸。
    看了眼同床的美姨,楚良心里直呼罪过,“您老也真是的,就这么看着后辈被欺负啊?”
    苏妃喘着粗气,脖子上勒痕明显,白了他一眼,“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啊?在梦中就听见啪啪啪声音,睁眼就被你骑着,我,我,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被子捂脸,楚良后悔自己醒得早,差点他这把跟随二十多年的宝剑就开锋了。
    十年磨一剑,就等着有缘人来封喉。
    苏妃脸色酡红,张口想说什么,身后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子打断她,“小兄弟,不好意思,刚刚的事是我们孟浪了。”
    “这次来是请你帮忙驱邪的,没想到刚进门就被你的唱腔所迷,这次做出一些超乎常举的事。”
    “唱腔?”楚良一愣,突然想到什么,“是不是郎在芳心处,妾在……呜呜呜。”
    其余人捂耳猛的后退,靠的近的苏妃扑上来,白皙柔滑的小手捂住他的嘴。
    “唔唔唔!”
    楚良挣扎,苏妃力气却大得惊人,怎么也掰不开。
    “小苏,你捂着他鼻子了。”
    “哦哦!”手往下移,苏妃开口道:“你别唱了,再唱下去大家都得死。”
    楚良说不了话,只能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