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乡野小神医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奇葩姐妹花
    “不不不,我想晶晶的性格,和药性无关。是遗传。”公孙明雪心疼的看了蔡晶晶一眼,连连摇头。

    “遗传?”公孙明惠一愣,自嘲的冷哼道:“你的意思是,我是坏女人,所以生了个坏女儿。”

    “你仔细想想,我公孙家族的人,哪个不坏?我和你,还有那些哥哥弟弟,从小都很坏,这是父亲的功劳。而父亲的坏,是爷爷的功劳,说实话,咱家族没有一个好人,族规,传承,都深入骨血,在基因里面打下了烙印!所以我们生的孩子,也和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好在你的家庭真的充满爱,把晶晶变好了。”公孙明雪神色悲愤的冷笑道。

    “这么说,出生在那样的家庭,你们也不想咯?”张振东终于和公孙明雪说了一句话。

    “不错!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希望自己是个农夫的女儿!那样,我最起码会有最简单、最质朴的生活。而不是残暴嗜杀,尔虞我诈!”公孙明雪冷着脸回答了张振东的问题,但却眼眶发红,情绪有些激动。

    张振东撇撇嘴,却是不接公孙明雪的话。虽然听了她们悲惨的过去,听到了公孙明雪内心的声音,让张振东对她的态度有了些转变,可这不意味着张振东从今天开始会信任她。

    “嫂子,我这走了,医院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呢,谢谢你的款待。”在那两姐妹沉默下来的时候,张振东抓到一个机会,起身告辞。

    “小张你太客气了,粗茶淡饭而已。”公孙明惠起身相送。

    然后张振东一个人离开。

    蔡晶晶每天都要学,现在连周五和周六都没有了。自然没有跟张振东离开。

    “妈。我也去学了。”张振东走了之后,蔡晶晶又洗了个澡,换了干净的校服,去了学校。

    家里只剩下公孙明雪和公孙明惠两人了。

    “你怎么看?我们说起自己真实的过去,张振东有没有被触动到?你不是说,我们发自肺腑的说自己的过去,表达自己的痛苦,能改变他对我的态度吗?”

    公孙明雪瞬间变得冷漠起来,一股阴森森的气息荡漾在周围,如果蔡晶晶还在的话,怕是再也不会抱着这个小姨说话了!

    连蚊子都感受到了她的杀气,而不敢靠近她!

    “有效果。他能主动问你一个问题,说明他被我们的过去触动到了。你给他的第一印象不错。”

    公孙明惠也变了,极其鄙夷的看着妹妹的身子。“喂,我说,你还是纯洁的吧?这样做,真值得?你不怕白白给人睡?”

    “当然值得!看看这个世道的女人,谁还在乎纯洁不纯洁?也我们古武家族,还这么的古板。况且,只要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杀死张振东!到那时候,我什么污点都没有了。”公孙明雪冷酷的瞪着姐姐。

    “我觉得,人不能把话说死,也不可把事做绝,否则,那是自掘坟墓,自断退路。”公孙明惠自顾自的喝着茶,也不招待妹妹。

    “你什么意思?”公孙明雪的智商又不够用了。

    “我的意思是,你对张振东的策略,不能只有一个。你说的容易,得到自己想要的,杀了他,可万一杀不了他,还被他杀了呢?”公孙明惠极其鄙视的看着自己的妹妹。“你这样的,去一百个,也杀不了她,身为美女,你无非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下场。”

    “公孙明惠!你又侮辱我!不对,你这么看好他,对他推崇备至的,难道你真的喜欢他?想跟他床?”面对姐姐的挑衅,这妹妹自然也不甘示弱。

    结局可想而知,公孙明惠对丈夫极其的忠贞,自然是受不了这种侮辱,当即暴起和公孙明雪扭打起来。

    经过次被碾压的惨败,公孙明惠知道自己修为退步的厉害,不是公孙明雪的对手,所以这次变得聪明了。

    而是一把抱着公孙明雪的腰肢,把她撞倒在地,然后死缠肉搏,根本不给她施展武学的机会!这一下,姐妹俩居然打的旗鼓相当。

    你抓我的胸,我捅你的屁股。你撕我的衣服,我撕你的裤子。顿时都鼻青脸肿,身的衣服破破烂烂,显露出来的艳爆之躯是青一块儿紫一块的。宛如刚刚被一百个壮汉欺负过的凄美。

    “真是个废物!武功退步了,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和我交手。”姐妹俩也很有默契,都害怕自己被严重毁容,所以打到一定的程度都松手了。

    公孙明雪也懒得回去换衣服,一边坐在沙发梳理自己的头发,一边嘲讽姐姐是下三滥。

    “对付你这种下三滥,自然要用下三滥的招式。”公孙明惠的话,差点又点暴了妹妹。不过她却伸出手,鄙夷的冷哼道:“都这么大人了,还是如此冲动,将来还如何成大业?好了,言归正传。我刚才的意思是,针对张振东,你要给自己留退路。”

    “恬不知耻,明明是你先动手的,居然说冲动。”公孙明雪气的闷哼一声,吐出嘴里的血沫,冷声问:“那你又有什么计较?”

    “我都说了啊,你和张振东打交道,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这么明显,还听不懂?”

    公孙明雪拍拍自己的额头。

    “别绕来绕去的!本小姐不喜欢你这婆婆妈妈的说话方式。”公孙明雪昂首挺胸,毫不在乎姐姐的讽刺。

    “是这样的,张振东很难杀,你在完成父亲的嘱托之时,最好是真的让他爱你。而你,也该放下你那所谓的怨恨。如果你们真的相爱了,让他帮你夺权,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到时候,你依然是家主!还能得到张振东给予你的一切。”

    “打住,你给我打住!我是死也不会再爱他了!”公孙明雪充满嫌弃的叫道。“我那次是真的在保护他,可他伤透了我。”

    “爱之深,恨之切……”

    “你还说!”

    “好了,我不说了,现在我委婉的告诉你。身为过来人,我是懂你的,我敢说你和张振东接触久了,你的爱要死灰复燃。尽管你的爱是有目的性的,可那也是爱。或许,这种情感也从没有离开过你的心间!只是暂时被你的仇恨和偏执所蒙蔽罢了。”

    公孙明惠语气变得柔和起来,所以杀戮成性的妹妹才没有动怒。

    “我会考虑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但你说的那什么,真心相爱,这是不可能的!”公孙明雪想了想,满脸怨恨的捏着拳头。“不杀他,我够仁慈的了,还把真心再次给他?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