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一九八七 > 第一章 87年的张立新
    张立新从凉席上爬了起来,实在太热了,热的让人受不了。
    空中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风;云彩好像被太阳烧化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要说空调了,就算是电扇现在都算是奢侈的。因为这是1987年,这是‘三十年前’。
    知了不断发出尖锐的声音,相当的吵人。这座山脚下的小村庄,或许也就剩下这些个知了还充满着活力了。
    当然,一群熊孩子除外。
    一个赤着脚的黑炭头跑了过来问道,“小新,我们去河里洗澡,你去不去?”
    张立新摇了摇头,当他看到一个光着膀子的黑乎乎小胖子时,立刻笑不出来了。
    “小浩,天气这么热,回来!”没好气的张立新一点都没客气,十分干脆的说道,“想洗澡等下我带你去,大中午的不要去河里!”
    剩下的五六个孩子一溜烟的跑走了,只剩下一个脸上还有一些婴儿肥、小肚子也肉乎乎的小胖墩垂头丧气的跟在张立新的身边。
    指了指凉席,张立新说道,“你睡一下觉,等下我带你去洗澡。”
    小胖子张立浩顿时来劲,十分期待的问道,“哥,我们现在就去洗澡好不好?”
    不好,相当的不好!
    虽然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对这个小胖子好一点,但是绝对不代表包括这大热天的带着这熊孩子去村后的小河里洗澡。倒不是说担心意外、溺水之类的,纯粹是因为太热。
    “你先睡一觉,我给你扇扇子。”推了一下小胖墩,张立新笑着说道,“外面太热了,要不然我们去摘个菜瓜,等你睡起来就吃。”
    小胖墩立刻开心了,在这个年代,农村的孩子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零食吃的。所以平时去山里摘些野果,或者是菜园里有些香瓜、菜瓜,都是孩子们的零食。
    父母是最勤劳的农民,哪怕是大热天也在忙碌。因为他们需要抢收抢种,在立秋到来之前必须要将晚稻给种下,要不然肯定会减收、乃至绝收。
    农民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苦的职业,做着最繁重的体力劳动,收入却是最少的。哪怕有着所谓的包产到户,按照历史书或者一些新闻报道,这项伟大的政策执行之后,农民一个个的大丰收,一个个的解决温饱问题、开始奔小康。
    但是农村的张立新知道,就算是包产到户,历史书上没写的是‘三提五统’;夏、秋两季征收,几乎是将农民的粮食全都收走。确实饿不死,但是前提是家里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因为这农业税交完之后,农民们手里普遍也就剩下一下口粮了。
    不交,那肯定是在开玩笑。
    这个世界上最不能欠的就是欠政府的钱,尤其是遇到了一群根本不知法的官老爷。
    不交税、敢欠税,大人物们会是什么样不的惩罚知道。可是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大概是被这些官老爷带人强行搬走家里的粮食,要不然就是派出所过来抓人,推倒房屋、牵走耕牛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哭天抢地没有用,寻死觅活也没有用。如果真的活不下去了,先交了粮再去死。
    官老爷们的态度很明确:管你死活!
    看着弟弟安稳的睡熟模样,张立新笑了起来。希望这个开朗而活泼的小家伙健康快乐的成长,希望这个小家伙一直保持现在这么一个性格。
    人这一辈子啊,或许也就是死过一回才知道大彻大悟。
    张立新就算是死过一回的人,在临死前才知道到底是谁对他好,在临死前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是谁才是最应该珍惜的人。
    以及也在内疚,如果真的可以重来,他一定要好好照顾家人,成为家人们的骄傲!
    所以张立新‘活’过来了,回到了1987年,回到了这个改革开放之初的年代。一个很多人怀恋的遍地是机遇,一个在很多人以为一切都是蛮荒的年代。
    但是在张立新看来,这样的一个年代,确实是不少大佬开始崛起的年代。可是在这样的一个年代,想要发展起来并不容易,因为一切几乎都是无序的状态,很多东西尚在摸索阶段,真的太不靠谱了。
    就算是想要做生意也需要小心,姓资还是姓社,这个争论现在还很激烈。
    小胖墩没心没肺的在呼呼大睡,对于还不到五周岁的张立浩来说,确实没必要去操心那么多事情。因为每天和小伙伴们一起玩闹就足够了,这就是这个年龄段小孩的全部生活。
    至于什么考虑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真的轮不到张立浩这样的小屁孩来考虑。
    但是张立新,他小小的身躯里可是一个中年人的心态。
    穷怕了,真的是穷怕了。
    所以在看《人民的名义》时,看到痛哭流涕的小官巨贪的赵处长时,张立新算是感同身受。从小就没有见过什么钱,一直都缺钱、总是被人看不起……这些,都刺激着张立新,让他变得一切向钱看。
    他是没有赵处长出息,没有那么有权利,但是在某些程度上来说,张立新也算是有些能力的。因为一心想要跳出农门,一心想要出人头地离开这该死的农村,所以张立新一直都是在努力读书,也是曾经村里、乡里第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
    父母只是最勤劳的农民,是一些人认为的淳朴的农民。虽然无比勤劳,不怕吃苦,可是根本赚不到钱,想要养活两个孩子真的不容易,培养出来两个大学生更是不容易。
    感谢父母,感谢父母的勤劳;如果不是他们一心想要让孩子们跃出农门,张立新和张立浩兄弟两个,或许也可能只是和村里的一些小伙伴一样,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学手艺。
    也对不起父母,因为张立新一度只是埋怨父母没有能力,埋怨父母赚不到钱……
    知道父母的性格,他们是勤劳的,但是也是没有多少见识的。
    知道家里的情况,虽然以后或许会有几个亲戚过的不错。但是基本上都是靠读书跃出农门,靠学习手艺赚了一些钱。而现在,都是农民……
    穷,家里真的穷;谈不上家徒四壁,但是也好不到哪去。家里的电器,手电筒如果可以算在内的话,手电筒可能是家里唯一的电器。
    值钱的,可能就是这间平房,以及猪圈里的那头小肥猪……
    已经从最初的兴奋、慌张、迷茫等状态中恢复的张立新觉得,他或许可以重新考虑自己的专业。虽然兜兜转转有些一事无成,但是自己好歹也是营销学研究生毕业,还是比较有含金量的年代拿下的学历。
    曾经的自己心比天高,曾经的自己一切向钱看,曾经的自己节操几近全无……但是那一切都过去了,而现在的张立新,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一切都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