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神医弃女:撩个王爷宠上瘾 > 【第三章】第一顿大餐
    野鸡的劲儿比家禽大,扑腾得俞婉不得不找个东西绑住它。
    但俞婉找了半日,也没在篓子里找出什么工具,最后,她自怀里摸出了一根红头绳。
    “我衣兜里还有这个呀。”俞婉挑挑眉,二话不说地拿红头绳去绑野鸡了。
    俞婉打了个水手结,野鸡越是扑腾,红头绳缠得越紧,晨光下,竟有些触目惊心。
    俞婉哼着小曲儿,带着野鸡离开了菜地。
    一路上,她试图回忆一下有关这个村子或者所处朝代的信息,却遗憾地什么都不起来。
    不过,看山脚几乎都是茅草屋,加起来也不过二三十户,俞婉就觉得这个村子是真穷。
    村子坐落在两座山头之间,有大片大片的农田,越往西,越荒无人烟,而他们家便是住在村子的最西面——门前是一处还算平坦的空地,俞婉记得前世在乡下的老房子也有这么一块儿地,大家管它叫道场,不知这边叫什么,或许什么也不叫。
    进屋时,小铁蛋已经醒了,正笨手笨脚地给自己穿着衣裳,他再能干,也还只是个不到六岁的孩子,冬衣厚重,真是难为他了。
    床上的女人还没醒,呼吸清浅,苍白的肤色比昨日看着更通透了些。
    俞婉放下背篓,走进屋。
    小铁蛋总算穿好了最后一只鞋,看见俞婉,水汪汪的大眼睛一亮:“阿姐!”
    俞婉看了一眼他鼓鼓囊囊的小身板,上前将他里头的裤子拉平,上衣扎进棉裤里,正想问他睡得好不好,堂屋便传来了一声嘹亮的鸡叫。
    小铁蛋先是一愣,随即兴冲冲地跑了出去,惊奇的声音迫不及待地传来:“阿姐!这是鸡吗?哪儿来的鸡呀?你去镇上了?你买鸡啦?”
    小孩子兴奋起来可真聒噪啊。
    “我没去镇上。”再说去了也没钱,俞婉给床上的女人掖好被角,将野鸡带去了后院,后院围了篱笆,前面连着房屋,后面连着猪圈与灶屋,当然猪圈里并没有养猪。
    “这是我在山上抓的。”俞婉说。
    “山上抓的呀?阿姐你好厉害!”小铁蛋满眼崇拜地说。
    俞婉拿了空碗出来,一刀给鸡放了血。
    小铁蛋看到这一幕竟也不害怕,乖乖地蹲在地上,一眨不眨。
    “是给我们吃的吗?”他问。
    “当然了,不然要给谁吃?”俞婉说道。
    小铁蛋欲言又止。
    俞婉觉得弟弟有些怪,她忙着做菜,并没往心里去,她把鸡放进热水泡了泡,开始拔毛,一边拔,一边想着配菜是什么,总不能又是萝卜,她本就不爱吃萝卜。
    忽然,她扭过头,目光落在了灶屋后的一排排毛竹上。
    毛竹的颜色青绿,竹干有不大明显的灰白色斑纹,应当是三到五年的竹子,这个年龄的竹子,最适合挖笋了。
    “阿姐,你在看什么?”小铁蛋疑惑地问。
    俞婉没说话,放下拔好毛的野鸡,找了一把铲子朝毛竹走去。
    小铁蛋不知她要干什么,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俞婉在竹子地里走了一个来回,忽然蹲下身,用铲子在一棵毛竹下刨了刨,刨出一个尖尖的、红薯大小的东西。
    “还真有。”俞婉笑了。
    “阿姐,这是什么呀?”小铁蛋好奇地问。
    俞婉心情愉悦地说道:“冬笋。”
    “可以吃的吗?”小铁蛋又问。
    俞婉弯了弯唇角:“当然。”
    不仅可以吃,还十分好吃,营养价值也丰富。
    俞婉挖了笋后,把土轻轻填上,以便它来年继续生长。
    这儿的毛竹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也非每一棵都长出了笋芽,俞婉挖了两棵后,在小铁蛋饿得咕咕叫的声音里收工了。
    俞婉将冬笋去壳洗净,切成片,又将野鸡剁成块,内脏放一边,鸡块与冬笋以大火爆炒,再用小火慢炖。
    俞婉很少下厨,老实说厨艺算不上高超,但架不住食材好,不过须臾功夫,浓郁的鸡肉香气夹杂着清新的笋香,层层叠叠地飘了出来,无孔不入地刺激着俞婉与弟弟的感官。
    小铁蛋馋得口水横流。
    俞婉打开锅盖,舀了一块鸡肉想要递给他,他忙摇头,咽了咽口水说:“我、我等阿娘和阿姐一起吃!”
    “好。”俞婉没拒绝,盖上锅盖后对小铁蛋道,“蒜苗不大够,我去地里摘点来。”
    “那我守着鸡!”小铁蛋一脸严肃地说。
    俞婉轻笑:“好,你守着鸡,别让人偷吃了。”
    这话是与小铁蛋玩笑说的,哪知她一出门,还真有人惦记上她锅里的鸡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赵恒的生母赵氏。
    那日阿婉投湖后,赵恒立刻将她救了上来,对外称她是失足落水,就连赵氏这个亲娘都并不知道真相。
    阿婉昏迷好几日,赵氏本以为她活不了了,哪知方才邻居说看见了阿婉,她便赶紧上门来确认一番了。
    “阿婉啊,你醒了吧?你也真是的!醒了也不去和我说一声,恒儿又要交束脩银子了,你快点把钱——”
    赵氏一边说着,一边进了屋,话到一半,她整个人顿住。
    这什么香气?
    怎么这么好闻?!
    赵氏火急火燎地冲进厨房。
    小铁蛋看到她的一霎,小脸顿时黑下来了。
    赵氏看也没看小铁蛋一眼,一把揭开锅盖,当她看到那一大锅金黄的汤汁与炖鸡时,眼睛顿时放绿光了!
    她已经不记得上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了,十天前?半月前?阿婉这死丫头没本事,一个月只能让她吃上一两回肉,还全都少得可怜,天知道她馋肉都快馋死了!
    这里有一大锅,一大锅啊!
    赵氏激动地放下锅盖,拉开碗柜,拿出一个干净的瓦罐,理所当然地舀起了锅里的鸡肉。
    小铁蛋气呼呼地抓住她的手:“阿姐说了,这是给我们吃的!不许你拿走!”
    赵氏哼道:“你阿姐是我儿媳,她的就是我的!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吃了?”
    死丫头!弄了这么好的东西也不知道拿去孝敬她,竟偷偷藏在屋里炖!幸好是她来了,不然这一大锅鸡肉就被这几个遭瘟的吃完了!
    “起开!”赵氏呵斥。
    “我不!”小铁蛋死死抱住赵氏不撒手。
    赵氏怒了,用力地甩手一挥,将胳膊抽了出来,掐住小铁蛋的脸恶狠狠地说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管老娘的事?信不信我揍你?!”
    小铁蛋半边脸都被掐红了,叉腰瞪着她:“你揍啊!你揍啊!”
    “你、你这小子!”赵氏抬起巴掌。
    若在平时,赵氏定把这讨人嫌的小畜生暴揍一顿了,但眼前的鸡肉实在太香了,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端回去跟儿子女儿一块儿吃了,于是“大慈大悲”地放开了小铁蛋,一把将他丢出去,转身去舀锅里的鸡。
    她把一锅鸡舀得干干净净,连个鸡脖子都没留下。
    ------题外话------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