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踏歌行——碎虚空 > 第二十二章 恒公惊魂(七)
    “哎?那是个什么么玩应?那不是大英雄么?他怎么又从水里面冒出来了?难道他还没死?”这一串心理活动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白小鹏的确看到了冰面之下有一道身影划过,而且这一次他手里还提着一柄古剑,这不是那个大英雄又是哪一个呢?
    董建毕竟水性极佳,掉进水里之后也不慌张,则是马上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了宝剑就在自己不远处正在慢慢下坠,他正好赶上去一把抓住了宝剑,这才回过身体踩着水向上游去。
    游了不远就先一步看到了那只恒公正在发疯,他也是吓了一跳,真想要转身就跑,但一想到自己只要逃跑也会被抹杀,只好咬着牙再次回来。
    不过他也没有直接发起攻击,而是先浮出水面换了一口气,然后这才又一次沉入水底,这一次在他面前再次出现了一条路线,而目的地则是恒公的肚子。
    “尼玛,就拼一次!”他把宝剑放在胸口,整个人随着红点向前游动,不知觉间速度越来越快,就像是一只剑鱼快速扑向了恒公。
    当白小鹏发现冰面下的董建之后便开始了飞快地计算,然后他便做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举动。
    与此同时在距离他们大约三里外的江面上,一艘小船正在慢慢的向前行驶着,船头只是坐着一位文士打扮的中年人,面前的小桌子上则摆放着一个小酒壶和一只杯子。
    虽然岁月的风霜已经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不少很深的印记,但是他身上自带的那种飘逸却还是无法遮挡的,那位文士本来还在慢慢的缀着面前的酒,但忽然就睁大了眼睛,然后猛的跳了起来看向了远方。
    这个时候从船舱里面已经走出来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一个满头红发一个身着薄纱,正是赤鬼和黑娘子,他们一看到那个文士站起来就马上走了过来,异口同声的问道“主人,您是要出发了么?”
    那个文士嘴角慢慢的上扬起来“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啊。和你们说的一样,我还真就小看了这个年轻人。这一次我不想出手了,这个时候见面的确不是好事,慢一点不是什么坏事!”
    “那么我们现在就离开么?”
    “还不行!还要给他们点帮助才行吧。”那个文士说完便再次看向了远方。
    董建顺着眼前的红点继续向前,此时他也没有退路,只能寄希望于自己手里的宝剑,可以再次刺破这只传说中刀枪不入的恒公大鱼的身体。
    不过很快他自己也感到了不一样的地方,因为他的速度竟然越来越快,面前所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河水在剑尖之前被分成了两股从他的左右分开,巨大的力量让他清楚的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自己的胸口了。
    这是怎么回事?但系统也在同时响了起来“检测到有人给宿主进行风系加持,速度、敏捷、爆发力提升三倍,持续时间十一秒!”
    还有这种事?那太厉害了吧!董建马上就想到了这一定是飞云门的那些人给自己加的,这样也好,这十一秒足够让他做出一件大事了。
    速度的提升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而河水此时也变得非常粘稠甚至出现了质感,要不是董建抱着那柄宝剑的话,此时他应该已经被巨大的压力压扁了,就算不会压扁也总会头破血流,但偏偏宝剑划破了河水,让他没有受到更大的伤害,但衣服已经开始碎裂,甚至肩膀上的皮肤也开始一点点的出现细微的裂痕。
    当也不是全然没有用处,因为经过河水的飞快滑动,这柄宝剑竟然越发的明亮,逐渐已经露出了它本来的面貌。
    这柄宝剑本身的样子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剑身上满是奇怪的符文,这也让董建感到吃惊,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那些具有特殊魔力的武器?要是真的话,那一定要留在身边,哪怕是当个防身武器也是好的。
    当古剑终于触碰到了恒公的肚子上时,董建才知道自己想的太简单了,这条大鱼浑身上下都是刀枪不入的,就好像是游戏里面那种顶着物理攻击无效的怪物一样,对所有的单纯物理攻击都出现了免疫。
    宝剑的剑尖深深地刺入了恒公的肚子,但却并没有和想象中那样直接穿透过去,就连董建都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宝剑前面应该是有一层厚厚的东西阻挡着,让他的宝剑无法前进分毫,可偏偏这个时候他的速度一点不停止,所以到了后面他的身体也有不少都已经后跟着刺进了大鱼的身体之中。
    “我靠!高射炮!”董建也感觉自己快要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了,他可不想自己最后被压爆在这里,所以就在他快要扛不住的时候猛地向下连续踢出了五六脚,脚上立刻喷出了五六道金色的光彩,奔着河底席卷而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了好像有人在自己的耳边哼了一声,然后一句清晰可闻的话传进耳中“还不错呀!去吧,开!”他吓了一跳,急忙向四下看去,不过这可是在水底,附近哪里有半个人影?难道是幻觉?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前面那一层顽固的阻挡终于被刺开了,他整个人也跟着刺进了鱼腹之中。
    其实董建并不知道的是外面此时也已经出现了一定的变化,因为此时外面的每一个人都听到了战鼓的声音,虽然在这个地方忽然想起的战鼓显得非常突兀,可他们也都在第一时间感到了自己沸腾的热血,然后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去除了不良的状态,不管是疲惫还是受伤,都在这一刻消失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他们最佳的状态。
    黄衣大汉振臂狂呼“有加持,咱们抓紧时间开始干啊,绝不能让这个畜生反应过来。”说着就又一朵红莲拍出,狠狠地在恒公的头上炸开。
    几乎与此同时,那个中年文士已经转过身对着赤鬼和黑娘子说道“我们可以走了!去上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