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平平无奇张果老 > 第二章 【那年那驴那些事】
    水云峰湖边,杨柳依依。

    不算粗壮大的柳树主干上,一根黝黑的绳子绕了三圈,绳子的另一头,则是系着一头驴子。

    它的皮毛如丝绸般光滑,双目内蕴神光,卖相非凡。

    然而此刻,

    他那长长的驴脸前探,严肃得有些怪异的驴脸上,似乎凑出了两个大字——

    滑稽。

    “驴子啊驴子,你说要是把紫云童儿......吓死了,掌门师兄会不会罚我?”

    树下,一小道士盘坐于蒲团之上,一只手摸着驴腿儿,一只手捧着一本道经,嘴上絮絮叨叨地说着,期待这只神异的驴子能给予二三回应。

    “算了,你这驴子,偷吃我半个桃,坏了贫道机缘!

    现在竟然还啃食灵草......

    真可谓心肠歹毒!”

    小道士打量着驴子,伸手拂过驴子油光滑亮的皮毛,感受着这驴子的惶恐不安。它的两只硕大的鼻孔喷出闷热的气息,嘴中发出奇怪的呜咽声。

    突然,小道士豁然起身,

    他每往前踏一步,驴子便惊慌地往后退一步。

    这驴子虽不会说话,但因着偷吃了半个仙桃,启了灵智,也算得上是难得的后天灵兽。

    从这小道士身上,它感受到一股来自生命本能的危机感,这股危机感甚至远比它年幼时于山林间遇到猛虎更加可怕。

    “呔!你这妖孽,坏了贫道机缘,竟还敢破坏天地循环,不知悔改,待贫道这便替天行道,铲除了你这奸邪!”

    看着这肥得流油的驴子,小道士张果心里琢磨着,要是把它宰了,再熬成一锅驴肉煲,说不得还能将那半个仙桃炼出来。

    至于口腹之欲......

    咳咳,那只是顺带的。

    驴子听了这话,吓得一下子跳将起来,把绳子挣断,如同发狂一般,绕着这水云峰狂奔。

    张果额头布满了黑线。

    这峰上到处是他布下的各种阵法,也就这傻驴,才会这般的不智。

    约莫过了一刻钟。

    张果自一处阵法中将吓得口吐白沫的驴子拖了出来。

    这驴子此刻,已是进气的多、出气的少。

    也算这驴子命不该绝,陷入的是幻阵,除了精神崩溃得厉害之外,倒也没受什么重伤。

    “唉~”

    小道士张果清秀的脸上肉疼之色一闪而逝,小声嘟囔道‘要不是金大腿说你这蠢驴子与我气运相关,往后也有一番造化。当真想把你做成一锅驴肉煲’。

    张果重新换了根绳子,把驴子绑回柳树上,从袖中百宝囊中取出一根静神香,想了想又将之掰成两半,将短的那截点燃。

    “柳神,麻烦你帮我看着这驴子点。”

    张果随意朝那颗拴着驴子的柳树作了个揖,以为柳神会跟以往一样默不作声,却没成想,柳树树干上竟然浮现一张慈祥的老脸。

    除了满头的绿色头发让人稍微觉得怪异外,倒是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道友且放心,这驴子也算是因祸得福!经过这一次刺激,估摸着便能完全觉醒血脉了。”

    张果心中惊喜,运转目力,只见驴子表皮油光华亮更甚之前,内部红光闪烁,具体情形看不真切,

    挠了挠头,直接问道,“它有什么血脉?会不会立地成仙?”

    听闻洪荒之中的异种,血脉高贵,造化神奇,生儿为仙者,不在少数。

    树干中浮现的老者被噎了一下,呐呐道,“这驴子原本只是一只凡驴,因着运气好,偷吃了那位大仙赠于你的半只仙桃,得了些许造化,哪怕再如何神异,也不可能入了仙阶。”

    张果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也是。

    他吃了半个仙桃,除了根骨有所改善、资质有所增进之外,也没觉得有什么神异之处。

    毕竟仙桃只是那位大仙随手给的,应该还谈不上逆天之物。

    如果这驴子都可以凭借那半枚仙桃立地成仙,那他张果岂不是......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张果摇摇头,将杂念祛除,将一枚留影石甩向柳树,“劳烦道友帮我将这驴子的进化过程录下来,回头我得研究研究。”

    “道友且去便是。”

    留影石如同一根轻羽落入平静的湖面一般,溅不起一丝波浪,没有任何声响,树干上的慈祥老脸也消失不见,只剩下苍老的树皮。

    回到丹房。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紫云童子起起伏伏的鼾声。

    张果看了看香炉还剩下拇指盖长短的静神香,估摸着再有一会儿,紫云童子就该醒转过来了,干脆盘坐在蒲团上,双手撑着俊俏的脸蛋发呆。

    时间匆匆。

    屈指一算,他已经上山百年了啊。

    原本张果只是现代一爱的高中生,长得俊秀,成绩在省重点班也位列前茅,父母俱在,生活富裕。

    哪知道绞尽脑汁想出最后一道数学大题的第三种解法后,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醒来之后,他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成了一个婴儿!

    好在,虽然‘天妒英才’,但这身世嘛还算过得去:

    ——官宦之家的嫡长子。

    他长到六岁的时候,有幸得了仙缘,

    一位身骑梅花鹿的老神仙,赠与他一枚仙桃,说是能助他于仙道一途有所助力,而后还勉励了他几句,传了他一段名为《气诀》的运气口诀。

    不待他纳头拜师,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在他服食仙桃之时,一驴子突然从山间冲了出来,夺走了他手中剩下的半个仙桃,牛嚼牡丹般吞入腹中。

    然后......满地打滚。

    在他以为仙人早已离去的时候,仙人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说什么这驴子与他有缘,气运相连什么的。

    他长到十六岁的时候,一仙风道骨的老道一眼就在人海茫茫中看中了他,直言他身具仙灵之气,要带他回山门修习道法神通。

    长生,是一切智慧生命的终极愿望。

    张父张母自然大喜过望......

    ‘张家似乎已经成了凡间的大族’

    张果自从父母过世后,心中便少了很多牵挂,修行道途精进得也越发快速。

    至于那位领他进山门的老道......

    ——便是善渊观的上一任掌教。

    自然而然的,张果成为了他的关门弟子,赐峰水云,取‘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之意。

    可惜的是,这位把他领进仙门的师父......

    如今牌位都被熏黑了。

    ==摆破碗,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