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平平无奇张果老 > 第六章 【验证通过】
    ‘收徒么’。

    张果心中思索着,慢慢退出了金顶大殿偏殿。

    这事儿不急,距离七宗大比还有三十年呢。

    收徒之事还需考虑周全,至少得将那几个优秀仙苗的来历、背景、过往等诸多方面一一排查,

    确认没有域外天魔夺舍、老妖怪重生、敌对势力渗透等情况后,才能开始收徒考验。

    凭他的手段,如果不计后果地催熟一位弟子,估计问题不大。

    在他看来,善渊观简直就是一个四处漏风的宗门,

    在择取门人弟子这方面,简直就跟闹着玩似的。

    若是把制度的笼子扎得足够好,也不至于跟筛子一样,他一大堆马甲在宗门潜伏了好几十年,也没有一位仙人发觉......

    “唉~看来有时间还得找掌教师兄提一提。”

    张果扭头看了看背后已经紧闭上的偏殿大门,甩了甩手中拂尘,将之搭在肩上,足下运气,腾起一朵祥云,托着他不疾不徐地往藏经阁的方向飞去。

    祥云上,张果双手拢在袖子里,一阵掐诀,

    随着他的动作落下,善渊观外门一名正与人攀谈的弟子,神情略微恍惚了一下,推辞掉一位道友的邀请,

    拒绝掉一场修仙交流联谊会,回到了自己的草庐之中,

    盘腿坐下,平静心神:

    ‘找寻内秀弟子、查其跟脚!’

    这几个字落入他的脑海中,令他心神一震。

    ......

    张果落于藏经阁楼前时,这里已经聚集了数十位同门弟子。

    远远看去,一位位身着道袍、仙裙的年轻男女在此地谈笑风生,罕见有什么歪瓜裂枣的长相。

    修仙之人嘛,但凡踏入炼气阶,都有一定的驻颜手段。

    炼气、化神、返虚、归道,这是成仙前的四大境界,而炼气阶的修行过程,又称炼精化气。

    这个修为的炼气士,已有两百载寿元,天然的便带有驻颜美容本领。

    噹~

    藏经阁每旬只开放三日,每日只开三个时辰,如今已是申时,恰逢今日第二次开阁。

    撞钟弟子将藏经阁大门前的青铜大钟撞了三下,便缓步退回远处。

    约莫过了三个呼吸,一道光影投影在藏经阁正门门前:

    那是一位清瘦的老者。

    若仔细瞧这位老者,能看见他背后隐隐祥云为伴,身周漂浮着朵朵青莲,自身气度更是非比寻常,气息内敛没有丝毫外露,却给人一种宝相庄严之感。

    这位便是镇守藏经阁的太上长老吴清风......的化身投影。

    据说这位的资格比上代羽化的掌教还老,善渊观修为前三的高手,便是如今掌教来了,也得执晚辈礼。

    清风上人并没有发表什么长篇大论,眼皮半垂,嘴巴一张,声音就如同在每人耳边诉说一般:

    “依照旧例,不可逾矩,开阁!”

    说完,这道光影便化作流光,咻地一声,飞回藏金阁顶层,消失在众人眼前。

    咯吱~

    藏金阁大门被缓缓打开,

    一位老人当先出来,立于藏金阁大门前,向前微微拱手,面若春风道:

    “每位进入藏金阁的弟子,需先在吾处登记,带出藏经阁之书简、玉册、帛卷等,需于吾处造册。”

    “哟,你这个小家伙舍得下你那水云峰了?”

    那老人与张果相熟,此刻见了,打趣了一句,乐呵呵地给他录上名字。

    “嘿嘿,”

    张果挠挠头,而后自百宝囊中取出一葫芦灵酒,不着痕迹地递了过去,“还请执事多多关照。”

    藏经阁执事轻咳了两声,迅速将两枚玉签放入张果手中,低声嘱咐道,“拢共三个时辰,注意别引起其他弟子关注。”

    两人眼神交汇,片刻间便达成了一桩可耻的交易,

    眼神分离,便回归平静。

    藏经阁有明文规定,弟子每日最多只能待一个半时辰。

    虽说在执事那里有一壶百果仙酒卖乖,得了双倍观阅时限,但张果并未将时间浪费在藏经阁第一层中;

    第一层的书籍多是前辈修仙札记、粗浅的修行之法、简单的丹器阵的基本常识,

    这些他早已背得滚瓜烂熟!

    直上二层。

    身为一峰峰主,尽管张果只是区区‘返虚二阶’,守住通往二层阁楼的执事,也没敢难为他。

    ‘就是这个!’

    张果走到左侧第二个书架,从底部取出一本玉册,古井无波的眸子,立时有了几分惊喜。

    ‘欺天敛息诀?’

    张果歪了歪头,呐呐自语,“莫非太上长老将秘术改进之后顺带连名字也给改了?”

    翻开玉册,观阅了一刻钟左右,张果将玉册放置回原处。

    双眼微闭,脑中一片清明,眉头微蹙,

    这个收敛自身气息、模拟各境界修士气息的法门比原版效果要好上不少,但与自己改进过后修习的法门比起来,似乎远远不如......

    更重要的是,‘欺天’二字,让他觉得有些犯忌讳。

    当然了,几位太上长老探讨改进过的敛息法门,也给了他不少启发。

    片刻过后,

    他身上的气息迅速变化起来,或自然无为、或缥缈出尘、或浩瀚如海、或威重如渊,

    身上的修行境界,时而炼气、时而化神、时而返虚,在即将蹿到归道境界的时候,陡然滞了一下,又回归炼气阶。

    藏经阁最深处,发出了一声惊咦声,而后又回归自然。

    张果额头沁着一抹细汗,暗道差点漏了自身底细。

    将自身原有的敛息法门与这门‘欺天敛息诀’综合了一下,改进旧有法门,太过入神,险些忘了藏经阁里的那些老家伙。

    藏经阁第三层并无人把守,只是一层如水的七彩光幕将二层与三层的通道分开,

    他曾不着痕迹地从门中执事们口中打探过,

    就是这一层光幕,曾把一位意欲偷盗善渊观重宝的天仙修士难住,束手无策,

    最后险些被赶来的门内高手擒住。

    张果自百宝囊中取出掌教师兄给的一次性玉符印信,

    只见玉符绽放盈盈光辉,旋转着嵌入光幕中的一处;

    不多时,光幕消失,化作一扇白玉门,里边白雾蒙蒙,仙踪隐隐,丝竹之音不绝,远远眺望,只见一座草庐在迷雾中若隐若现。

    “滴!验证通过,请尽快通行!”

    ==摆破碗,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