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平平无奇张果老 > 第八章 【果儿,要老婆不要......】
    张果一开始觉得自己识海里像是住进了千万只蚊子一样,嗡嗡的,

    海量的信息往他的脑海里灌输;

    如同两根银针,从太阳穴位置,不断往里旋转,疼得他忍不住闷哼了几声。

    直至傀儡分神杂念一一回归,

    犹如在干涸的土地洒下了甘露,整个识海迅速扩张,

    这个疼痛感才渐渐消失。

    识海内,一个与张果有七八分像的元神小人,

    先是双手环抱阴阳,继而祷告天地,

    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全力以赴地推演着这一式禁法。

    识海外,张果静静盘坐,摆出五心朝天的动作,

    嘴唇微微颤动,像是在念着什么神秘的咒语。

    清风长老抚了抚须发,嘴角含笑,淡然地品着茶,目光时不时地落在张果身上,内心暗暗思量:

    ‘这小子倒是长得英俊,一看就像小白脸,

    说不定小孙女会喜欢他这一款,

    就是他的身份有点麻烦,水云峰毕竟是主峰之一......’

    想想自己那个三百斤重的孙女最近闹着要找道侣,清风长老就有些头疼。

    刚才看见张果的第一眼,他就觉得相当投缘,一句‘果儿,你要老婆不要’,差点脱口而出。

    如今难得有一个主动送上门来,既合自己心意,又合孙女口味的,实在是太难得了,机会稍纵即逝......

    时间就在清风长老这般胡思乱想中流逝。

    金乌西坠,日月东升。

    上悬的明月挂在幽深的夜空,皎洁的银光洒落在张果身上,

    月光化作冰霜,他的头发,眉目、脸庞,化作一片雪白;

    莫名的,凄凉的风伴随着悠扬的琴声,似是有人在寂寞的低语着,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首古老的歌谣,缥缈无迹,似乎在为天地间的逝者哀泣。

    苍松下的清风长老早已坐不住,在边上来回踱步,

    “这个小家伙,到底选了什么样的神通术法,竟这般诡异莫测!”

    突然,他的脚下顿了顿,只见张果的身周浮现了一圈圈诡异的血色光晕,

    夜空血雨飘洒,如同沾血的鹅毛般在空中飞舞,远处一抹绿色鬼火飘荡,莫名的咕咕声此起彼伏;

    仅仅过了两个呼吸,

    张果的身躯又被恐怖的烈焰吞噬,

    无穷高空之上,一抹雷霆电弧蜿蜒如龙,最后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劈而下。

    清风长老见着这般情形,像是想到了什么,双目瞬间瞪大,身形急退,嘴中怪叫,

    “这、这竟然是天罚!

    这小子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引得天道出手一位区区‘返虚二阶’的弟子下此重手!”

    沉浸在秘术修行中的张果也感受到了这股浓烈的危机,

    ‘扛不住、扛不住、但还得扛’,

    连续抛出三十几件法器,一件防御类仙器,

    ‘还不够,还不够,再这么下去我会死的’

    他曾修成一门神通,名唤‘秋风未动蝉先觉’,可预测吉凶祸福。

    此刻,他心底的危机感没有减少,仍旧浓烈,

    双手翻飞,如同本能般甩出一个个阵盘,然后各个阵盘自行嵌合,总计七十二个阵盘,一处接着一处,勾连地势,荡起重重防御神光......

    咔嚓!

    天罚雷霆劈下,

    ‘砰砰砰’

    法器如同爆豆子一般纷纷炸裂,

    防御仙器的柔和青光刚刚撑开,便传出咔咔声,而后爆碎炸开。

    轰隆!

    雷霆击落在防御大阵上,如同锥子一般不断钻入,周围带起剧烈的火星,嗤嗤声不绝于耳,

    没等张果松口气,大阵底下的镇基便一阵摇晃,

    从大阵中心开始沿四周辐射,大地塌陷,

    不远处,石凳崩裂、石桌倒塌,苍松倒伏,一条巨大的裂缝不断延伸,最终连清风长老日常居住的竹屋,也自中间被崩开,‘梳了中分’。

    处于防御大阵中心张果,早已心神颤颤,全力以赴迎接这场莫名其妙的天罚。

    天罚还未击落到他的身上,

    张果便是面色一变,双手连连掐诀,将‘金蝉脱壳’与修到大成的土遁之术全力施展。

    ‘噗’!

    好在只是被擦伤,没有正中。

    连续大吐了好几口鲜血,张果才总算是心神松了松。

    过了半个时辰,确定天罚已经离去了,他这才探头探脑地上浮至地表,

    露出半个头,头上沾满尘土,脸颊黝黑,

    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四周,谨防天罚再次‘偷袭’。

    突然,一双大手插入大地表面,提着他的肩膀起来,一时间张果差点被吓得肝颤,

    待看清了那人,才长舒了口气,叹道,

    “原来是清风长老啊。”

    清风长老的眼里布满血色,看着跟走火入魔也不差了,瞪着张果,咬牙切齿道:

    “说说吧,打算怎么赔?!”

    之前招张果为孙婿的想法早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了,

    这么能这折腾事儿的小子,他老人家躲都躲不及。

    张果被烟尘呛住,连咳了几声,示意清风长老把他放下,

    瞅了瞅这个秘境,不禁嘴角抽搐。

    一副仙家气派的秘境,如今已经变成了破烂地方!

    小山崩裂,灵泉塌陷,珍禽瑞兽死了一多半,

    更重要的是,作为后天灵宝中枢的‘门灵’为抵御天罚,灵性大失,几近报废。

    哪怕想要修复,也要付出不少珍贵灵材,请炼器大师出手帮助修复。

    这可是半件后天灵宝,是善渊观的重要底蕴之一。

    如今被这么莫名其妙的损毁,,谁也没法向门中交代。

    张果嘴巴动了动,硬着头皮道,“长老,可以打欠条不?”

    清风长老也了他一眼,吹胡子瞪眼说道,“你不值这个价儿,除非至游师侄和你其余师兄师姐一起出面替你背,不然没得商量。”

    张果面色一苦,这会儿接收了脑海中传来的信息,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好端端的被雷劈了。

    原来‘封魂七禁’本是上古巫族秘术,是一门遭天妒的禁术,修炼至大成,可无视境界差距,封人三魂、定人七魄。

    厉害倒是厉害,但天道完善之后,再施展这门秘书,就要遭受天罚考验。

    ==摆破碗,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