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平平无奇张果老 > 第十二章 【送你一朵七彩祥云】
    “小师叔、小师叔......”

    嗯?

    胆小鬼又来了?

    湖边,张果的一具纸道人转身,面上挂着职业性的微笑,

    同时又稍微带上了一丝丝惊喜,“紫云小童儿,你好全了?”

    原本在空中歪歪斜斜架着白鹤法器就要降落的紫云童子听了这话心神一颤,似是想起了头两次的阴影,身上的法力控制不住,

    “哎哎哎......”

    紫云童子急得汗涔涔,却怎么也控制不住。

    只见,

    空中一白鹤、白鹤上一紫衣小童子,如同荡秋千一样,

    时而左转,时而右转,

    时而俯冲,时而爬升,

    整座水云峰都回荡着紫云童子的惊叫声。

    张果的纸道人分身额头立时遍布黑线,冲着急速爬升的紫云童子道

    :“你莫要发慌,我助你一助!”

    若是任由紫云童子这么飘着,估摸着没三五个时辰都下不来。

    若是法力耗尽自高空坠下来,那才叫严重哩。

    言罢,张果纸道人分身手中拂尘带起一道白光,朝高空中一挥。

    哪知,

    紫云童子见一月牙状光轮冲来,惊慌得立马捂住自己的眼睛,

    而白鹤法器则完美的避过了张果纸道人发出的法力光轮。

    碰。

    砰砰砰!

    白鹤法器连带着紫云童子眼看着就要撞向灵湖边的柳树,

    只见柳树周围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光辉,

    如同春风拂柳一般,轻飘飘的将白鹤法器与紫云童子甩了出去,最终撞向包裹着驴子的血茧。

    白鹤法器的嘴部冒出淡淡的烟雾,显然是内部已经损毁严重。

    “哎呀,屁股好疼!”

    紫云童子眼睛鼻子几乎挤到一块儿了,手上轻柔臀部,嘴上龇牙咧嘴道。

    “这回可不是我的错。”

    张果的纸道人赶忙撇清关系,防止紫云童子回头偷偷跟自家掌教师兄告状。

    他虽然不怕自家大师兄那轻飘飘的惩罚,但他怕大师兄的......唠叨。

    紫云童子有些尴尬,捂着屁股,

    刚想说话,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立马上涌,赶紧摆摆手说,“没事没事。

    其...其实我一点也不疼,真的。”

    说着,紫云童子还努力睁大眼睛,平缓脸色,以示自己真的没事。

    张果:......

    你要不是捂着屁股在跟我说话,我也就信了。

    “那就好。”张果一脸‘那我就放心的表情’。

    紫云童子觉得已经不是屁股疼的问题了,他觉得,貌似、貌似有些蛋疼,

    火辣辣的疼痛差点让他哇的一声哭出来。

    “喏,自己擦擦吧,”

    张果抛过去一个玉瓶,“里边是小师叔我自行配置的‘九花玉露膏’,对简单的皮外伤很有疗效。

    我在草庐等你。”

    言罢,飘身离去。

    “小师叔......”

    紫云童子拿着疗伤药瓶子,原本咬牙绷着的脸缓下来,嘴里不住的发出嘶嘶声。

    一咬牙,手解了裤袋,忍着疼痛给自己擦药。

    草庐。

    屋内的布置很简单。

    正前方挂着一副字画,上书一个大大的‘稳’字。

    下方是一蒲团,张果的纸道人正在闭目凝神,嘴唇相碰,像是在诵读道经。

    左边是各式各样的拂尘,每一件都是难得的珍品;右边是大大的檀木衣柜,表面雕文刻镂。

    ‘没跑了,小师叔有收藏品癖。’

    紫云童子脸上带着少许的苍白,但还是规规矩矩地给张果行了礼,“见过小师叔。”

    “你可好些了?”张果微微沉吟,还是把话问出口。

    紫云童子毕竟是在水云峰上出的事,他觉得自己作为此地主人,还是有义务关心关心的。

    “好、好些了。”紫云童子面色迅速变得通红,耳朵根更是迅速变成茄子色。

    不知为什么,小师兄没问这话之前,他都觉得好得差不多了,

    内心还在惊叹小师叔于药理一道较之以往精深许多;

    可这会儿小师叔一问,他又隐隐的觉得屁股开始疼痛起来。

    “嗯。”

    张果点了点头,犹自不放心道,“九花玉露膏虽对皮外伤有奇效,但对不可描述之部位的疗效,会有所下降,你若是......”

    “小师叔!”

    紫云童子的声音都变尖了起来,连忙解释道,“回禀小师叔,我已经好全了。

    不信你瞧,我能走、能跑、还能跳......”

    张果面色一僵,面色讪讪。

    这纸道人,就是不如本体稳重,

    这性格,是属于那种、那种、稳中带皮的那种。

    由于是神魂不全的缘故,他的每一具傀儡分身、每一个纸道人的性格都相对鲜明。

    目前,这也算是马甲小号的缺陷了。

    像丹房里的那具纸道人分身,性格就相当明显,

    任劳任怨,天天996炼丹,还不要工资,也从未抱怨。

    “咳咳......”

    张果用宽袖掩了掩口鼻,提醒道,

    “紫云童儿,你来水云峰,可是掌教师兄有什么吩咐?”

    紫云童子又走又跑又跳的,突然被问正事,差点一个踉跄栽倒,

    好在很快稳住,再次鞠躬道,“掌教老爷法旨......”

    “嗯?”

    张果眉头一皱,这不像自家掌教师兄的让人传话的口气啊,莫非有诈?

    紫云童子一句话还没说完呢,陡然意识到这里是水云峰,此间主人也是自家掌教老爷的小师弟,

    赶忙换了话头道,“小师叔,掌教老爷说了,此次外门大考,由您全权主持。”

    呼~

    紫云童子感觉自己心里有只小鹿在撞啊撞似的,

    明明小师叔辣么和善,自己却心下惴惴,感觉在面对可怕的妖魔一般,精神时刻都得绷得紧紧的。

    张果面色淡淡,点点头道,“替我带话给师兄,三十年后的七宗大比,水云峰不会输。”

    这是他前阵子给师兄的飞书里提到的,以一个未知的保证,来换此次外门弟子大考的话语权。

    紫云童子连连称是。

    张果起身,将紫云童子送出屋外。

    “你可学会驾云?”看了一眼湖边那仍旧在冒气的白鹤法器,张果微微沉吟道。

    紫云童子身子摆了一下,连忙回道,“不...不会。”

    张果这具纸道人的脸皮抽动了一下,内心不住的吐槽这紫云童子,不光不长个,还不长进!明明都是修炼几百年的人参精了!

    “罢了,我便送你一朵七彩祥云吧。”

    张果自百宝囊中取出一朵轮廓形似七彩莲花的法器,朝着它轻吹了口气,

    这器物便化作一朵七彩祥云,如床榻般大小。

    紫云童子面现惊喜之色,内心暗道,

    ‘小师叔果然如传说中那般...富裕’。

    “多谢小师叔厚赐!”紫云童子给张果鞠了个长长的躬,抬首事眼中波光流转。

    张果有些不太能理解紫云童子的这份‘欣喜’,

    在他看来,这祥云法器就是一件失败品,花里胡哨有余,飞行速度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