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平平无奇张果老 > 第十四章 【师父在上】
    落霞山。

    诸弟子们接受考验,

    而张果则同诸位峰主、长老一道,

    各自找了位置,交流修行经验。

    张果盘坐于蒲团之上,面色淡然,静心倾听,一缕缕灵识隐晦的在飞舟周围飘着;

    双手始终缩在袖口,掐着繁琐玄奥的诀儿,袖内点点红光如萤火。

    他这副姿态,倒是让不少人暗自点头。

    虽是‘关系户’,但也不倨傲,认真倾听他们这些‘前辈高人’的修道经验,

    自身资质上等,身家富裕,

    修成地仙的几率,应该比他们这些老家伙要高上那么一筹。

    一只酒樽突然出现在视线内,张果眨了眨眼睛,发现是自己的邻居,‘隔壁峰’长元峰的一名长老,摇摇头道,“多谢陈长老,弟子不善饮酒。”

    说完,又看了看这位长老的道侣,递了个眼神示意,‘快把你家那口子拽回去啊’。

    这位陈长老是出了名的嗜酒,又是出了名的酒量奇差,二三杯下肚,便忘了自己的身份。

    ......

    一不知名山涧,其周围遍布层层幻法,如同一只倒扣的玉碗,散发盈盈光辉。

    阵内,日暮西斜黄昏已过,已是繁星满天斗。

    一身水蓝色罗裙的林诺擦了擦眉梢的汗珠,轻呼了口气,犹如劫后余生般拍拍胸脯,嘴里碎碎念道:

    “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鬼知道她在短短两个时辰内经历了什么。

    明明只是一株路边的野花,却在刹那间化作古怪的妖植,张开满是尖刺的大口,一口将围在她身边的师姐摄入嘴中,反复咀嚼;

    明明只是一方小小灵池,一只刚刚学会吞吐灵气的虾妖,一钳子下来,竟然能将给她献殷勤的师兄夹成两段,血肉模糊......

    经历种种打击的他们,找到了一处村子,

    一慈祥老者端着水请他们饮一碗、歇一歇,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那老者便化身滔天大魔,欲要将他们全部吞噬,借此修行邪法!

    如今......

    与她同行的三十多位同门师兄师姐,只剩下她一人了。

    这一切,只怪【剑未配妥,出门已是江湖】。

    “哑--”

    林诺身子一抖,看了眼三里外妖植树干上停留着的那只猩红色的乌鸦,而后赶忙将头埋了下去。

    ‘没有看见我,没有看见我......’

    她心里跟住了只小鹿似的,撞啊撞的,就是停不下来。

    虽然那只乌鸦的气息十分微弱,但她却不敢掉以轻,实在是今日经历的种种不可思议之事太多,已经让她吃足了苦头。

    “能站在那么厉害的妖植枝干,还伪装得如此弱小,骗谁呢?”

    若是刚加入善渊观那会儿,她可能还不会留意这些细节;

    可现在,遭受‘现实’毒打的她,可比之前长进多了。

    而在善渊观驻地,飞舟内。

    张果的眉毛挑了挑,通过乌鸦的视角,将林诺的表现观察得一清二楚。

    “莫非是我想多了,她并非大佬们的马甲小号?”

    罢了,明日再捉弄......测试她,

    若是大神通者马甲,那我装作不知此事便好,有人问起了就把事情推脱到外门大考上,他只是公事公办;

    若真个是地地道道的原装货,带回山门,好好调教一番,自己也能将光大水云峰的任务交到她的肩上,自己一身轻松。

    想了想,张果控制红瞳乌鸦先行飞走,附在其身上的灵识则悄然在山涧中飘了一圈,最终寻到一窝野猪,准备明日再给这小女童惊喜。

    林喏并没有进入入定修行状态,

    她双目半睁,兽皮铺地,整个人斜躺,任由凉风吹着自己有些早乱的头发,模样已与往常大不相同名。

    金乌东升。

    砰砰砰!

    “吼~”

    林诺被巨大的声响惊醒,抬头一看,一只山魅,有着人的轮廓,

    高约三丈,肩宽八尺,灯笼般大的眼睛,手持两把宣花板斧,巨大的脚掌仿佛下一刻便要踩在她的身上。

    林诺被这气势震得头脑发昏,眼看着这宣花板斧就要落在身上,再也顾不上其他,捏碎了手中的云纹玉符。

    霎时间,风轻云淡,一切尽皆寂静下来,骇人的山魅不断融化,化作淤泥,融入大地,消失不见。

    “这......这是?”

    林诺下意识抬手挡了挡刺目的阳光。

    “嘿,小姑娘,要师父不要?”

    只见一年轻道人飘身落下,面容俊秀至极,不是张果还是哪个。

    “见过通玄峰主。”林诺声如百灵,两腮微红,躬身行礼。

    那日张果介绍的道号,倒是被她记下了。

    “你这小女童,莫非是不愿拜张果为师啊?”

    一老道面色一恶,向前跨出几步,恶狠狠的瞪了这小女童一眼,

    没等小姑娘被吓住,便又一抚长须,面色和善道,“不然,拜老夫为师如何?

    老夫道号至虚,修道八百余载,门下弟子有六,

    你若拜我为师,贫道允你一个关门弟子的名分,如何?”

    张果有种翻白眼的冲动,冲着这位老道躬手道,“陈长老,你可莫要插科打诨。”

    说完,复又看向小姑娘,面色和煦,嘴角带笑,

    “你可不要听陈长老胡说,

    他自位列长老以来,拢共收了六位弟子,

    第一名弟子许人开山大弟子身份,其余五名弟子皆被他用关门弟子的名头诓了去。”

    陈长老被张果落了面子,也不恼,反而笑呵呵的冲着林诺道,“要不要拜通玄道友为师,你可自己拿注意。

    不过,提醒你一句,你眼前这位水云峰峰主,还没收过徒弟呢,可比我们这些人富裕多了。

    说到最后,陈长老摇摇羽扇,一副乐天派模样,“当然了,你若是想拜我为师,一个关门弟子的名头我还是舍得给你的。”

    收弟子是件十分耗费资源的事情,不是一句简单的‘传道授业解惑’可以完全概括的。

    名下有‘六只开肚猪’已经让陈长老压力山大了。

    “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没等陈长老絮叨完,林诺便准备弯腰跪下拜张果为师。

    张果赶紧喊停,“且慢,拜师收徒乃是大事,具体事宜还需回善渊观请掌教师兄见证。”

    ===

    ===摆破碗,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