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平平无奇张果老 > 第十九章 【移花接木】
    家里有一只献殷勤的青鸟给他衔鱼,张果自此失去了垂钓的乐趣。

    张果起身,背着手,将置于身旁的饵料撒入湖中,

    不消片刻,五彩斑斓的灵鱼迅速涌来,

    密密麻麻一片,如同在湖面铺了一层七彩云榻,波光粼粼。

    “徒儿啊,你可知我们修行是为了什么?”

    小诺儿头一歪,有些不确定道,“难道不是是为了长生不老,无人可欺,逍遥世间?”

    “你错了。”张果摇摇头,轻轻一叹,“驱使世人不断攀登修行之路的最根本力量,那便是可以活得更久。

    在长生久视的诱惑下,但凡智慧生灵,无一不对修行之道趋之若鹜。

    洪荒世界机缘无数,但也凶残至极;

    出人头地、无人可欺、逍遥世间等,在活命面前,一文不值。”

    “凶残?”

    小诺儿有些紧张,额头冒出一层冷汗,这让她想起了之前那场变态的外门弟子大考。

    “师父,洪荒世界当真如外门大考中那般凶险吗?”小诺儿怯生生问了一句。

    实在是被之前的外门大考虐得体无完肤,留下了心理阴影。

    她的暗暗咬紧银牙,‘别让我知道是谁设下了那般变态的大考’。

    “自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果自然见缝插针地给徒弟灌输‘洪荒很危险’的思想,点点头,无比肯定道,“真实的洪荒世界,只会比外门大考更凶残。”

    “那...那师父,我们该如何自保?”小诺儿心乱如麻,颤声道。

    “可以分两步走!”

    张果假装略一思忖,将方法和盘托出,“第一,要躲避因果,

    尽量不要跟奇奇怪怪的事情牵扯上,那往往意味着你即将或正陷入危险,

    最好的办法就是安心在门内修行,不要乱走动,也不要接触太多的人和事。”

    这点很重要,他只想把徒弟养成仙女,永不下凡那种,不然大概率被人睡!

    “第二条,便是底牌。”

    小诺儿额头上刚冒出一个‘?’表情,张果便顺势开口道,“所谓底牌,就是指你各种各样隐藏起来的能力。

    比方说;

    假设你得罪了一方仙门,表现的是炼气实力,

    对方真正的大佬很可能不会将你放在心上,

    即便要追杀你,也大概率不会出动仙人以上的战力。

    这个时候,你便有更大的生还机会。诺儿......诺儿,你可记住了?”

    “师父,徒儿都记下了。”

    小诺儿连忙道,心中暗叹师父不仅长得帅,做事还这般稳妥。

    想者想着,那宛如黑珍珠一般的眸子波光流转,羊脂玉一般的貌美肌肤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喏,”话刚说完,旁边一只手掌凑了过来,掌心托着一颗青木色的丹药。

    张果温声道:“养元蓄气丹,药性温和,最是适宜炼气修士服用,尚未修行的凡人,也可以用来强健筋骨,调理脾胃。”

    “谢师父......”

    林诺面露惊喜,道了句谢,接过丹药,侧身放到了小嘴中。

    这丹药刚一入口便瞬间融化,如同一道清凉的水流般钻入体内,游走于各处,带动着身上灵气不断升腾;

    这般变化,让她瞬间打起了精神;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灵气聚集在她的身周,氤氲不散,阳光洒下,宛如一尊玉璧。

    半响过后,只听闻‘啵’的一声,林诺的气势陡然攀升,在其头顶上方形成一个漏斗状的灵气漩涡。

    待得气息平稳下来,她已自然的将气息掩了下去,恢复了‘炼气二层’的实力。

    张果面露微笑,这个徒弟果然是个上道的,知道藏拙了。

    尽管敛息术学得还不是很精通,但也能勉强骗骗归道境界以下的修士,为自身安慰增添一两分保障。

    “你随我来。”

    张果背着手走到一处密林,“往后照料这片豆苗圃的使命就交给你了。”

    “嗯,我听师父的!”

    萧诺儿开心的应了声,杏眼中看向四周齐齐乖乖的树木,颤声道,“这、这、这......”

    当真是怪异至极。

    明明是银杏枝干,怎的顶部开了桃花,花朵丰富而馥郁,芳香醉人;明明是一株雪松,偏偏张了一树的李子,果实诱人......

    “咳咳,此乃为师钻研神通术法所致。”张果只是简单解释了一句,便不再多言。

    他没有见过原版的移花接木神通,只能凭借‘嫁接’之法,来进行多次推演,别开心思的创出一门个人专属版本的‘移花接木’神通。

    他料想,自己这个盗版神通的威能功效,肯定是与正版神通的相去甚远的。

    原本在他的设想里,个人专属版‘移花接木’,应当是神异非常、潜力十足的,最重要的一点,便是避死诞生,修到极致,当可成为一门‘替死’神通,借此躲避各类阴狠咒术、巫术、秘宝。

    他可是记得的,那一位有一门很是阴毒的咒法,名唤‘钉头七箭’:

    要祭钉头七箭书,需立一营,营内一台,结一草人,人身上书敌人姓名......一日三次拜礼......

    早在十余年前,他揣摩‘秋风未动蝉先觉’的时候,他就早曾提防过这门左道邪术。

    ‘秋风未动蝉先觉’乃是心灵预警之法,可提前预知绝大多数危险,但对手无形无迹的‘钉头七箭书,却是力有未逮。

    钉头其箭书有三个缺点,一个是须得提前知道对方姓名,书到草人身上;二是邪术生效时间长,要拜二十一日;三是使用起来很繁琐,要每日三次礼拜。

    若想不被钉头七箭书所害,

    第一个方法倒也简单,那便是隐匿真实姓名,不为施术者所知;

    但此法局限太大,

    若是被大能推算出与目标人物因果牵扯之人,亦有可能得知目标人物真名。

    第二个方法,那便是修一门替死神通或转嫁神通。

    张果觉得,自己钻研出来的专属版本的‘移花接木’更新到终究版本时,也当要有替死神通和转嫁神通的特性。

    小诺儿眨眨眼,虽然不是很懂什么神通会造成这种‘物种灾难’,但也还是乖巧地道了句:“师父,徒儿知道了。”

    张果背着手飘去了不远处的药圃,小诺儿连忙迈步紧跟上去。

    药圃旁,张果一一介绍里面数百株灵药的种类、功效、与日常看护须知;

    小诺儿在旁努力开动小脑袋瓜记着,时不时问出心中疑惑......

    张果想起她入门短短时日,已晋入炼气三层,若是一味修行,怕是欲速不达,故而略一沉吟,便将一门‘小云雨术’传于她。

    多与灵植花草相伴,在一定程度上能增长心性。

    ===

    ===

    摆破碗,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