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平平无奇张果老 > 第二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成仙劫......】
    张果驾云托着小诺儿到栖霞峰山门前的时候,附近已围了一圈圈密密麻麻的弟子,

    唯有正前方十余丈外,空间尚且充裕;

    那里是掌门与各位太上长老们所站的位置。

    略一思忖,张果带着小诺儿上前,

    拱手,低声唤了声掌教师兄,其身后的小诺儿也乖乖喊了句掌教师伯。

    至于其他几位太上长老,全都是‘老宅仙’,等闲不出;

    此刻在这里的都是投影化身,并非本体,

    故而张果只是略一拱手致意,便算是打过招呼。

    他们倒是比张果长了一辈,

    但张果毕竟是上代掌门的关门弟子,

    又是独领一峰的峰主,身份地位并不在他们之下。

    “小子,上次的事情老夫就不跟你计较了。”

    藏经阁的太上长老吴清风飘身到张果身旁,定了定神,嘴角掀起一抹弧度,“不过,老夫的孙女婿,非你莫属!”

    张果面色一僵,想起清风长老那个三百斤的孙女,吓得赶紧凑到掌教师兄身边。

    这位清风长老最近为了给孙女保媒,可是见谁逮谁,都快成为门内‘臭名昭著’的恶人了。

    “哦,小师弟你来了也好。”

    至游真人面色一喜,手中出现一只墨色毛笔,

    朝着前方画了一个五彩华盖,阻挡住冲击而来的气劲,

    “你且上前,安心观礼,自有我护持着。”

    张果脸上适时露出一抹喜色,略一拱手道谢,便站到前方。

    原本还踌躇着不知该怎么化解与清风长老之间的尴尬局面,没想到师兄竟然这么贴心。

    清风长老看了看至游真人手上那只笔,眉头微皱,暗暗哼了一声,又退回原处。

    ......

    远处的山峰,

    灰气流缓缓流动,似是在酝酿着无穷的劫难。

    ‘轰隆!’

    虚空都在震颤,似是天雷崩摧,又好似地火勾灭,整座栖霞峰如同在翻腾。

    一些修为较低、凭借法器御空的弟子,如同下饺子般被震落,

    长老执事们连忙挥动袖袍,将这些弟子送到更后方的空地上。

    “‘肉身劫’来了!”至游真人低声说了一句。

    张果双目微凝,眉心出缓缓裂开一丝缝隙,一只竖瞳蓦然出现,努力捕捉天劫中蕴含的道韵。

    由于他站在最前方,众人也被这恐怖的雷劫吸引,

    一时倒也顾不上这茬,

    只有站在他身旁的至游真人,隐隐觉得此刻的小师弟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待得探查时,转瞬间奇异的气息又消失无踪。

    ‘真视之眼’,这门瞳术,并非善渊观传承,

    乃是张果的傀儡马甲在云顶天宫偷学到的残缺神通,

    目前只是摸到粗浅皮毛,并未练至高深。

    即便如此,这门神通依旧给予张果在阵法一道颇多助力。

    咔嚓!

    无尽的雷电,震耳欲聋,电芒呲呲炸响,直奔着立于峰顶的那道倩影。

    只见那女子,

    身姿曼妙,墨黑的长发如瀑布般顺滑、似绸缎般轻柔,

    衣着如雪,长身玉立。

    微仰的脸精美剔透,平静温和的黑眸溢出无波无澜的淡然,却如深海般难测。

    雷电自高空中劈下,自女子的天灵盖而入,贯冲而下,自脚底涌出,复又席卷而上,比置身雷海还要恐怖。

    张果不禁为这位师姐暗暗捏了把冷汗!

    貌似,传闻中的成仙劫,不该这么恐怖吧?

    “这是排名前三十的成仙劫!”

    立于张果身后的至游真人早已倒吸了一口凉气。

    ‘师妹她......唉~’

    至游真人神色之中有些沮丧,也有些担忧。

    自家人知自家事。

    他虽也是地仙,但当初度的也是普通的成仙劫,然后成为一名普通地仙,故而在地仙这个境界内,实力较水,远远比不上那些积年地仙老怪物。

    “这......这位师姐也太......太猛了吧?”

    张果下意识擦了把额头不存在的汗水。

    ‘也不知道兰心师妹能不能度过去’

    至游真人双手下意识的紧了紧,如此恐怖的雷劫,当真是少见......

    大概过了十个呼吸,四周的雷霆开始渐渐消散,女子的身形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帘之中,

    白色的衣裙随风飘着,下摆时起时落,墨黑色的发丝反射出阳光般明媚的色泽;

    她的原本闭着的双眼慢慢睁开,空灵的大眼睛如星辰闪烁,睫毛柔软地扑闪扑闪;

    整张脸脂粉未施,有种‘珍珠不动凝两眉,铅华销尽见天真’的自然美态,仿若初萌生的莲花般清雅,清灵脱俗中隐含媚态横生,柔风弱骨处见刚绝清冷。

    “师父,那位姐姐好漂亮~”小诺儿露出了个小脑袋,指着山峰上的女子道。

    张果弹了她一个脑瓜崩,听得她哎呦一声痛呼后,教训道,“按辈分比要叫她师叔!”

    “总算是度了外劫。”至游真人长出了口气。

    小诺儿头一歪,呐呐问道,“外劫?”

    张果见自家便宜徒弟问起,笑着接过话头道:

    “成仙劫分两重,一重肉身劫,即外劫,一重心魔劫,即内劫。

    唯有同时度过内外双劫,方能证道地仙,掌福地之力,享十二万年寿元。”

    “那要是只渡过其中一重呢?”小诺儿低着头,满腹疑惑道。

    张果摇摇头道,“直接陨落、化为魔修、成为活死人等,皆有可能。”

    至游真人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接话道:

    “你师父说得不错,贫道修行近万载,所见所听闻渡不过成仙劫之人,下场最好的,便是如今在荡云峰上负责洒扫工作的弟子王志文。”

    边上,听得掌教师兄提起自己马甲的张果,嘴角不禁抽了抽。

    “对了师兄,你当年是怎么度过成仙劫的?”张果连忙转移话题。

    当年张果跟着师父上山的时候,至游真人已经成就地仙两百余年了,就是修为有点水,老被死鬼师父挂在嘴上嫌弃。

    至游真人面色讪讪,摆摆手道,“我当年度的只是普普通通的成仙劫,并没有兰心师妹那般恐怖。

    快看,兰心师妹的‘心魔劫’来了!”

    这转移话题的方式有点...生硬。

    只见远处山峰上,突兀的刮起一阵阴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