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平平无奇张果老 > 第二十二章 【刨根救人】
    心魔劫,无形无相,须得自己去渡,外人掺和,容易适得其反。

    “小师弟你且放宽心。”

    至游真人紧了紧手上的拂尘,手心不断沁汗,强自镇定道,

    “兰心师妹向来稳重,敢渡成仙劫,想必早有几分准备。”

    张果:“......”

    他的嘴角扯了扯,暗自翻了个白眼,面色认真道,“师兄,我没紧张。”

    他就知道,自家掌教师兄除了性子好,其他方面都相当拉跨。

    论干架不如二师兄神通广大,论搞交际不如三师兄八面玲珑,论操持内务不如四师姐心细如发,论修炼天赋不如五师兄根骨奇佳,论稳重远不如他张果稳如老苟。

    简直比他张果’伪装‘出来的人设还要‘平平无奇’。

    不过,隐约听宗里的老修士闲聊八卦的时候议论过,貌似掌教师兄对四师姐有那种意思......

    啧,老实人追仙子,难度大得很呐。

    不过,掌教师兄是‘高富帅’、还是个‘老实人’,估计四师姐会考虑的吧?

    “咳咳,”至游真人揪胡子的动作顿了顿,

    看着张果揶揄的眼神,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挥挥拂尘道:

    “小师弟,咱们切莫再说这些闲话了,全心关注兰心师妹渡劫才是正理。”

    切,开不起玩笑。

    张果转身再去看那栖霞峰上的那一道倩影,不再多言。

    只见那女子显然是已做好了准备:

    她盘膝落座在梧桐木编制而成蒲团上,

    背后一盏青灯照亮虚空,给迷迷蒙蒙的栖霞峰带来些许光明;

    左手侧立着一尊香炉,熏香袅袅,沁人心脾,

    其身前一石板桌上摆放着三样东西,一卷道书玉册、一瓶丹药、以及一方小木盒。

    凄厉的阴风刮过,整座山峰隐隐响起了阵阵神魔的梵唱声,由近及远,不断扩散。

    早在兰心师姐渡过了肉身劫之后,

    经验丰富的各位长老执事们,便将修为偏低、心性不足的低价弟子们送到了其他峰安置。

    故而此处倒是远比之前空旷。

    “嗯?”

    至游真人的额头皱成一个川字,手上拂尘抖了又抖,低声自语:

    “好端端的,师妹怎么惹上诡异了?”

    立于一旁的张果也有些懵,兰心师姐不是在渡心魔劫么,怎么好端端的冒出诡异来了。

    只见那道清丽仙子的身上蓦然浮现大片诡异,

    面上、脖颈、手上,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发疯了一样,长出了长长的红毛,

    转瞬间红毛便长到三寸长短,

    瞬息之间又枯萎重生,周而复始。

    张果长身而立,虽然疑惑,但却并未慌乱。

    兰心师姐的准备还是很充分的,别的暂且不提,

    她座下的蒲团,便是一件难得的护持心神的宝贝,乃是梧桐木所制。

    当然了,这里的梧桐木自然不是凤族的至宝,而是仅仅沾染过凤血的普通梧桐灵木,善渊观还没那个本事能弄到那等宝物。

    而且,

    如果张果没认错的话,四师姐屁股底下的蒲团,好像是掌教师兄平常坐的......

    这对狗......

    咳咳。

    算了,掌教师兄对他还是挺好的,背后骂他,有点不是人。

    仅过了片刻,张果便发现,

    兰心师姐身上腾起了一阵氤氲青光;

    其背后的青色灯盏,火苗燃得越发炽盛,盏内灯油滋滋作响。

    兰心师姐脸上的红毛在渐渐褪去,她原本红润的脸色,

    忽而变得苍白起来;

    发白干裂的嘴唇一开一合,似是在低声诵念着道经,

    原本如瀑的满头青色,在一瞬间化为灰白。

    “怎会如此?”至游真人道躯晃了晃,心神悲怆。

    张果一时间面色也是有些难看,心里对成仙劫的忌惮又加深了一层。

    看来,自己的成仙劫的重视还是不够啊。

    张果下定决心,

    如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把握,绝不轻渡成仙劫;

    至于那剩下的百分之零点零一,则只能看天道老爷的心情了。

    话说,他张果长得这般英俊帅气,应当不会是非酋吧?

    一定不会。

    “师兄莫慌,说不定还有转机,且安心看下去!”

    张果伸手拍拍掌教师兄的肩膀安慰道。

    虽说看情形,兰心师姐多半渡不过心魔劫,

    但万一呢?

    洪荒世界可是最不讲科学的地儿。

    退一万步讲,

    即便兰心师姐香消玉殒了,也不妨事。

    掌教师兄只需将她的魂魄收集好,再带一份厚重的礼物前往地府拜访,多半能享受投胎VIP待遇,再将其转世渡回善渊观。

    这...就是有后台的好处。

    像一些散修,没有师门长辈,独自打拼,

    真若是死了,轻则肉身损毁、灵魂受损,重则灰飞烟灭,永无重来的机会。

    “对对对!”

    至游真人一拍脑门,面色多了几分轻松之色:

    “我给兰心准备了那件东西,她应该不会有事才对。”

    哪件东西?

    张果有心想问,却见场中又出了变化。

    只见面无血色的兰心师姐,俏脸突然红润起来,而后张嘴喷出大口的血雾,染得胸前的衣襟一片殷红。

    随即,她的玉手对着石板上的木盒一招,木盒自动打开,露出一小截树根。

    那枯根粗细长短如小拇指一般,一层青色光华如同星辰般闪烁;

    两头尖端处,流淌着青色的氤氲之气。

    场中所有执事长老们脸色齐齐一黑,看向至游真人的眼神,开始变得不善起来。

    张果不禁暗暗咂舌。

    我滴个乖乖!

    掌教师兄为了追四师姐,竟然把清灵母茶树的树根都给刨出来了。

    不对......

    之前掌教师兄竟然一口气给了我五张清灵母茶树的茶叶。

    陡然间,陆坤看向至游真人的眼神,也开始变得莫测起来。

    掌教师兄这个鼎鼎有名的老实人,竟然也会拖人下水了。

    这很不科学,也不玄幻,更不仙侠!

    “呼~”张果长舒了口气,强行扭过头,不去看他。

    这笔账,先记下了,回头再算。

    随着清灵母茶树母根进入兰心师姐体内,黑烟纷纷从她的体内逸出。

    不多时,她的身上飘起了淡淡的仙灵之气,

    尽管仙灵之气很少,但也预示着她已成功渡过了成仙劫。

    ==

    ==

    明天上试水推,请求各位读者老爷们到时候投票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