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宫乱九锦 > 第262章 活着
    “我害怕你取而代之?”我掐住姜媚儿脖子的手微微收紧,盯着她嘴角的笑容,反问她:“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怕你?”

    “你不害怕我,你现在在做什么呢?”姜媚儿妩媚娇笑连连:“如果你不是忌惮我,只是把我当成蝼蚁,试问大象何须看蝼蚁一眼?”

    瞧着她自信满满的小脸,真是格外动人漂亮:“把自己比成蝼蚁,把我比成大象,以退为进,以为这样我就不杀了你吗?”

    “本来命就是您的,您说了算呀。”姜媚儿侧眼看了一下走廊的扶栏下面:“您只要松手,我肯定受伤,不过能让您心情好,我受伤,残疾,哪怕是死,我也心甘情愿,只要夫人您,高兴。”

    “既然你这样说了,我要不成全你,就对不起你了。”我顺着她的话比他更嚣张的说道。

    姜媚儿脸色微微一变,我扼住她脖子的手往下一压,手一松。

    姜媚儿惊呼啊了一声,像一根断了线的风筝,从楼上坠落下去,摔在地上砰一声,声音脆而又响。

    紧接着她的痛呼声从楼下传来。

    我听着她的痛呼声,嘴角露出一抹讥笑,往谢轻吟身边边走边道:“她真是越发的嚣张,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到底是靠山太稳了吗?”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谢轻吟和我曾经有那么三分相似的脸,扬起牵强的笑:“她是自己找死,她是有靠山,认为自己不会死。”

    姜媚儿以为聪明,除了一个王焕之在暗里,她认为祈惊阙对她信任有加,祈惊阙心都是黑的,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信任一个人?

    我点头赞同谢轻吟的话:“靠山的确不错,走,我请你喝酒。”

    谢轻吟有些忌惮的看了一眼我刚刚出来的房间,什么话也没讲,拉着我快步的就走。

    我们离开了暗楼,外面悬挂的灯并不明亮,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凉风刮过,带着呼呼作响。

    谢轻吟带我上了她来时的马车,把车迅速的奔驰起来,一直奔到城门口,才停下来,她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一得到你的消息就过来了吗?”

    我摇头,她现在本该在宜州谢家,出现在此就是不寻常。

    谢轻吟轻轻的握着我的手,自打她临走之前与我敞开心扉,再次见面,她对我就像对久违的朋友一样:“阿酒,我知道你嫁给九千岁木已成舟,但是你还有机会不和他同舟共济。”

    “只要你不跟他同舟共济,赶紧离开京城,离开北凌,你就得以保全性命,不然的话,最多明年七月,北凌将大乱。”

    “大乱过后,死的第一个人将会是九千岁,先皇哪里是宠幸于他,分明就是把他当成一个埋在地下的桩子,只要动及江山根本,九千岁就是殉葬之人。”

    谢轻吟一口气把这么多话说完,气喘吁吁的脸色发白,像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又像活在惶恐之中。

    我沉默了片刻,心中迅速的思量着她的话,算着七月的日期,突然之间我头一抬,看着她的双眼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七月,太后目的要杀了皇……”

    我的话还没说完,谢轻吟伸手把我的嘴捂住,压着声音说道:“太后在宫廷之中,皇后娘娘怀了身孕,明年七月小孩出生。”

    “只要生下就是嫡长子,不听话的人太后皆不会留下,而且北凌驻扎在禹州,淮海,江南省三地的将军,早在皇上重新娶皇后之日,就开始大量的囤积粮草。”

    “我的弟弟们纷纷向他们抛去了合作的意向,想借此机会,攀上大枝,而我的父亲,谢侯爷根本就管不住他们。”

    也就是说禹州,淮海,江南三省的将军都是听赫连决的,是赫连决最后的王牌。

    之前祈惊阙太后他们之所以没有杀赫连决,是害怕禹州,淮海,江南三省将军皆举兵造反。

    这三个省都是北凌富饶之地,军事要塞,如果他们一起举兵造反,北凌就会陷入战乱。

    而皇上从新娶后他们囤积粮草,说明三省的将军极有可能知道当今皇上不是赫连决,所以他们囤积粮草,随时随地准备开战造反。

    “他们可是听命于太后?”我慢慢的收拢手指,祈惊阙身为酒肆卫九千岁,掌管着天下情报,他不可能不知道。

    假设他知道的情况下不采取任何行动,放任的太后,除掉自己或者其他,这完全不符合他的个性。

    假如他不知道,这更就不可能了,三省将军一起囤积粮草,谢家其他人还在一起掺合,他想不知道都难。

    之前我与他的相处上,他除了早出晚归,把我在床上弄得下不来之外,我完全看不出来他有任何不妥之处。

    谢轻吟点头又摇头:“我不太清楚,但是父亲跟我讲,太后之所以在后宫里没儿没女能决出,绝非简单的心机那么简单。”

    “她背后拥有的东西,比我们想象的更深,父亲还说,倪家要不是太后的哥哥无用,还会更上一层楼。”

    谢侯爷这话说的倒是没错,太后的母家,就是被他的哥哥倪飞鹏给拖了后腿。

    “所以阿酒,我们之前有争斗,有互相陷害,但是你让我从皇宫里出来,这份情我得还给你。”谢轻吟说着从怀里掏出银票,把银票塞到我的手上:“这些银票在谢家各地的钱庄,都可以兑换,你走吧,活着就是最大的赢家。”

    看着她塞银票的样子,想到我们曾经在宫廷之中,相互算计,果然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敌人会变成朋友,朋友会变成敌人,永远不知道在你陷入绝境时救你的人,也许就是曾经杀你后快的敌人。

    “我知道活得久就是最大的赢家,可是我不能走。”我把银票反推回去:“谢轻吟,谢谢你,谢谢你不远千里来救我,你赶紧走吧。”

    谢轻吟有些急了:“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呢?阿酒,我无意揣测你是谁,不知道你在皇宫里之前是为了什么,更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嫁给九千岁这个太监,可是你这是第一个让我好好活着的人。”

    “你是我第一个朋友,我以为从皇宫里出来,回到谢家我就得了自由,其实不是,我只是从一个牢笼跳进另外一个牢笼,上天赋予我一出生就是荣华富贵。”

    “到最后我发现,所有的荣华富贵都没有自由来的强,所以,你这个我曾经的仇人,能不能带着我的希望和自由出去活个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