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宫乱九锦 > 第279章 死尸
    漂亮的话语,就像一幅美丽的山河锦绣,令人向往,令人忍不住的想要飞蛾扑火。

    倪寒念爱惨了赫连玺,可以为了他毫无原则,一如当年的我,傻的可悲,可怜,可气。

    也正是如此,她不再害怕婴孩的尸体,牢牢的抱在怀里,信了我的话,怀里的孩子尸体,能让她重新得到赫连玺。

    她起身换衣打扮,让我给她描眉画唇,穿着皇后的凤袍,带着凤头钗,雍容华贵,端庄大方。

    而后用宽大的衣袖遮挡怀中,抱着孩子去了坤宁宫。

    司玄鸩跟在我身侧,望着我的侧脸:“看着挺聪明的人,为什么做出来的事情如此愚笨?”

    我欠了欠嘴角,望着浩浩荡荡前方的倪寒念:“因为她不知道怀中的孩子是你拿来冒名顶替,说是太后的孩子。”

    “所以她才会盛装打扮,不过这样才有趣不是吗?”太后的亲侄女,抱着她孩子的尸体,盛装打扮的送到她面前,这样能更好地调动她心中的恨意。

    她算计了一辈子,拥有的权势,至高无上,可是她却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别人做嫁衣。

    别人还穿着漂漂亮亮的荡在她的眼帘前,这样只会让她更疯更恨,恨不得杀掉祈惊阙。

    只要她杀掉祈惊阙之后,知道祈惊阙是她的孩子,这才是最诛心的。

    “你可真不给祈惊阙一点喘息的机会。”司玄鸩扇子摇得哗啦作响,却没有一丁点风,奇怪极了。

    我慢慢的抬起眼帘,斜了他一眼:“这不是你所想梦寐以求的吗?怎么,你还觉得我狠了?”

    司玄鸩身子一斜:“怎么会呢?我巴不得你再狠一些,毕竟,你曾经离权力中心最近,知道最是无情帝王家。”

    “我再狠一点,可惜你兜不住。”我不知怎么这句话就脱口而出,权力的中心,在刚刚一瞬间,一股不属于我的情感蔓延在我的心头。

    仿佛有一瞬间,我就是权力的中心,就是说一不二的人。

    司玄鸩把手中的折扇一收,望着我沉默了半响:“你说的没错,你再狠一些,我的确兜不住,但是有人兜得住,你只管狠就是。”

    好听的话就像喝凉水一样简单,谁都能驾轻就熟的说出来,可是如果我真的做了捅了天的事情,最后去补天的人只是我自己,不会有其他人。

    “那等兜得住人到我面前来了再说。”我丢下这句话,加快了脚步去追赶倪寒念,我只想尽快地让太后和祈惊阙相互决裂。

    然而在我看好戏的道路上,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阻碍,赫连玺大口喘息着,横在我的面前,挡住了我就快要到坤宁宫的步伐:“不管你做什么,现在都离太后远点。”

    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当面对共同强大敌人的时候,敌人就变成了朋友,我们的目的就一致了。

    “为什么要离太后远点?”我不在意的问道:“太后现在器重与我,我应该离她更近才是。”

    赫连玺眼中痛苦的光彩,犹如天边最绚烂的云,我看得很舒心,他却在做最后努力,试图说服我:“酒儿,时间,最多来年开春,你想杀的人,人头我都给你奉上。”

    “你再等我两个月,就两个月好不好?”他想来拉我的手,却被我错开了,我笑着看着他:“赫连玺,你拥有了妻子,拥有了孩子,拥有了帝位,你就不该贪心,还想拥有心爱的人。”更新最快

    “我不会再爱你,无论是以前以后还是将来,我都不会爱你,这是最后一遍告诉你,下次你再出现我面前阻止我,我就会毫不犹豫的用刀子扎烂你的心房,让你再也没有跳动的心说爱。”

    旧话重说,不论他听得懂,听不懂,这都是最后一次。

    而他口中所说的两个月,我一刻也等不了。

    凭什么让我等他,我都一无所有了,还想让我等,难道我活该被他们弄得家破人亡?

    赫连玺阻止不了我,我踏进了坤宁宫。

    赫连玺也跟着我进去了,走向站在门口的倪寒念,倪寒念见他走到自己身边,抱着怀里婴孩的尸体向他自动靠拢。

    两个人明明不相爱,却奇异的感觉他们俩之间有一道无形的牵绊,牵扯他们两个,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我嘴角泛起丝丝冷笑,口里说的好听,实际做起来,也不过是如此,比你好听的话,我比他还会说,就没有什么可信度。

    一切只不过是骗人的把戏,想着把人骗下来,后面接下来就好办,哪有那么好的事儿,都让他们给做了。

    “这是什么?”赫连玺盯着倪寒念怀中的孩子,声音阴森森的冷,问道:“哪来的?”

    倪寒念浑身不由自主的一抖:“回禀皇上,这是姑母要的人?。”

    “母后要的人?”赫连玺眸色一下危险起来:“一个可以取而代之的孩子?”

    赫连玺此话一出,我雀跃了。

    我知道他误会了,误会太后要开始找小孩子,如同上次一样把他这个傀儡皇上给抹杀在角落里。

    倪寒念猛然摇头:“不是的,皇上您听我解释………”

    赫连玺像被人侵入地盘的野兽,只想把侵入他地盘的人,通通的咬断脖子,对待孩子,也不例外。

    他伸出手,反手横夺,婴孩的尸体还没到他手上,直接把孩子反手一丢,丢进了太后的正殿,摔在地上,发出一声声响。

    倪寒念胆战心惊,连忙不顾宫规,抬脚跨进门,跪了下来,对着脸色阴沉沉的太后,请罪道:“念念参见姑母,姑母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后瞬间从座位上起身,让人把司青黛嘴巴给堵住,目光停留在掉在地上婴孩尸体的身上,声音充斥着凌厉:“这是什么?哪来的?”

    倪寒念俯趴在地,她还没开口说话,我就边跨过门槛边开口,狠狠的在太后心里火上浇油道:“启禀太后娘娘,您要找人,奴婢正好从青黛姑姑的房间里找来了这个,奴婢擅自做主把他抱来,却不料皇上恼羞成怒,说他是死人不吉利,便反手打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