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宫乱九锦 > 第289章 掳获
    “你是何人?”司宴庭出口问道:“找姜酒?我们这里没有姜酒,你认错人了。”

    姜媚儿妩媚一笑,伸手拍了一下脑门:“瞧我的记性,把人弄错了,那就把木九儿留下,你们可以走,我不为难你们。”

    “不可能。”司宴庭眼神锐利,一个翻身迅速的坐在了司祀子身侧,从她手中拿过马缰绳,一声暴喝,马缰绳狠狠的摔在马臀上。

    马儿吃痛奔腾起来。

    站在前方的姜媚儿动都没动,嘴角得意的笑越发的张狂,就在马儿快到她的面前时。

    蓦然间,两根巨大的绳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司宴庭见状想让马儿停下来,却是停不下来,两根绳子把奔跑的马儿绊倒。

    马车失去了控制,坐在马车里的我,如破布一般地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转瞬之间,姜媚儿手持着火把,来到我的面前,缓缓的蹲了下来,笑若朝阳明媚:“姐姐,妹妹真是该死,这么久没有把你认出来,你可得原谅妹妹呀。”

    我身上摔的生疼,忍着疼痛,手撑在地上,撑起身子,讽刺的说道:“你是谁的妹妹?您不是宫里的娘娘吗?”

    祈惊阙在搞什么东西?

    为什么会让她有这么多的自由?

    姜媚儿又怎么会知道我是死而复生。

    “姐姐。”姜媚儿抿唇一笑:“咱们明眼人就不要说瞎话了,我要是不知道你的身份,我也不会堵你。”

    “毕竟从北凌跑到这南疆西垂边境,上千里的路程,风餐露宿,很是辛苦。”

    看她的样子,已经完全肯定了我是姜酒。

    既然如此,我就不装了。

    我坐在地上,擦了一下因摔跤流出来的嘴角的鲜血:“妹妹,好久不见,你这脸蛋恢复的挺好。”

    “你的便宜的爹,对你也是好的,不知道妹妹千里迢迢的找我,所谓何事?”

    姜媚儿听到我承认,笑容越发的深,用手摸了摸我的脸:“从见你的第一眼开始就觉得你不舒服,就想把你给杀了。”

    “没想到你恢复了样貌,还是一个漂亮的人,更加没想到你是我那被火烧死的姐姐,不过这样也好,咱们说话就不用拐弯抹角了。”

    “不拐弯抹角,就让我坐在这地上?”我拍了拍手下的沙子,满眼嫌弃之情。

    姜媚儿摸着我脸的手,瞬间收了回去,故作自责道:“瞧瞧都是我的错,咱们另外上马车吧,姐姐请。”

    收回去的手,放在了我的面前,等着我放手上去拉我起来。

    她敢这样胸有成竹,我就顺了她的意,借着她的手从地上爬起来。首发

    从马车上甩下去的司祀子和司宴庭,从地上爬起来向我这里靠来。

    姜媚儿和王焕之带的人不少,堵住了司祀子他们俩。

    王焕之拱手抱拳道:“我知道两位身份尊贵,本事了得,可眼前的姑娘,是我们家小姐请的,就劳烦两位忍痛割爱了。”

    “强盗的言语,说的理直气壮,谁给你们的本事?”司祀子张口骂道:“既然知道我们身份尊贵,就该知道不应该惹了我们,这里是南疆边陲,有你们好看。”

    王焕之笑道:“就是因为这里是南疆边陲,我们才在这里动手,两位想把她弄到哪里去,只有两位心里最清楚,我们还有事先行告辞,两位会见。”

    “带着她得问问我手中的鞭子同不同意。”司祀子说着抽出一根鞭子,把鞭子狠狠的抽在地上,地上的沙子,飞扬起来。

    王焕之不把她的鞭子放在眼中,只是挥了挥手,周围拿着火把的人就围绕了过来。

    姜媚儿像个没事人似的邀请我:“姐姐,这么血腥的场面你还是别看,我们走吧。”

    我全身上下除了一盏琉璃灯,没有别的可以趁手威胁人的东西。

    识时务者为俊杰,为了自己少吃些苦头,我不可能现在跟她硬碰硬。

    跟在她身后,上了另外一辆马车。

    马车行走的方向跟司祀子他们带我走的方向截然相反,我心中有些不登底,他们这是要把我往回掳?

    掳我回去做什么?

    威胁赫连玺和祈惊阙么?

    他们两个现在瓜分江山,肯定不会为了我这个无关紧要的人,放弃自己快到手的权势。

    马车宽阔,堪比皇宫的马车……

    不,就是皇宫里的马车,只不过换了装饰。

    四颗夜明珠镶在马车的四角,照亮的马车如白昼一般。

    姜媚儿笑眯眯的从上把我打量到下,“自古以来死而复生,地狱的恶鬼爬起来占据别人的身体,只是在话本上流传,没想到是真的。”

    “姐姐,您回来了多久,下面是什么样子的,是怎么回来的啊?”

    如果她不是蛇蝎心肠,她这种好奇闲话家常般的言语,真的会让我误以为她是一个天真无邪,对一切充斥着好奇的小姑娘。

    “你想知道,我可以送你下去瞧瞧。”我冷冷的说道:“我很乐意为你效劳,妹妹。”

    姜媚儿嫣然一笑:“我没姐姐福气,死了还能复生,姐姐直接告诉我,也就行了。”

    她的笑容刺眼到极点,整个车厢里只有我和她,和身体一起俯,伸手扼住了她的脖子:“姜媚儿,到底是谁让你找我,找我做什么的?”

    姜媚儿一点都不怕,扭动了一下脖子,一扫眼中闪过的讨好和扭捏,脸上的笑容全部敛去,双眼犹如淬了毒一样的看着我:“找你做什么,还能做什么,你的死而复生,让我失去了一切。”

    “要不是我碰见我爹,我现在像沙子一样卑微,像草芥一样任人踩踏,我本是高高在上,你凭什么让我失去这一切?”

    我掐着她脖子的手用力,反问着她:“你凭什么让我失去一切?我只不过是正常反击,姜媚儿,我对你不薄,你怎么就下得了手,对我的父亲和我?”

    姜媚儿哈哈大笑起来,用手抠着我的手,把我的手抠破,痛恨欲绝地说道:“你对我不薄?你就不会抢我的赫连决,明明是我先认识他的,你却仗着自己是嫡女的身份,把他抢走,你说你该不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