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炼金手记 > 一百六十七:关键时刻的援手
    “代达罗法鲁……德因克……兹罗……”

    瑟华卓耳边响起隐约的低语,像是一架快报废的留声机发出的声音,锈迹斑斑。

    他跟从低语继续念诵道:“我使我的罪不着寸缕,被一万只眼睛看见。我不求赦免,愿我的双眼与汝同在。”

    随着他的祷词,灯光似乎愈发阴暗了。但过了一会儿也没发生什么。事实上这幅画并不完整,他还没给自己画上眼睛。

    沉默了一会,瑟华卓离开画架,看向窗外。在浓稠如墨的夜幕下所有颜色都被一视同仁,但灯塔火焰般灯光的港口在他眼中仍分外突兀。

    他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了,从半个月前开始他眼中的色彩便混乱不堪,这对一个画家来说是无法忍受的,但换种角度……

    “不失为新的灵感。”他自顾自地笑了。

    回到画架旁,他拿起调色盘,用笔刷给画布上的自己画上眼睛。和画里被绑在十字架上的自己对视,他有种别样的感觉。

    在照相机刚出现的时候,一些人神经兮兮地声称照相会夺走人的灵魂,而现在瑟华卓的感觉就是如此,自己的灵魂仿佛被这幅画夺走了,画里的他活了过来。

    灯光又暗了,或者说一团不可名状的阴影从画布背后浮现,瑟华卓立刻感到身负重担,并喘不过气来。

    空气变成了黏稠的胶体,堵塞的他的鼻腔,他越想努力呼吸,这些黏稠之物便把他的肺也堵塞。

    他的脸庞涨得发红,煤气灯的昏黄灯光从他身后照过来,随着灯光愈发暗淡,他自己投射在墙壁上的影子也越来越大。看着那道影子,恐惧在他心底油然而生。

    似乎有点莽撞了,妈的……他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早知道就不该可怜那个女人,他该拿先拿玛丽格特来试验的。或者干脆别干这作死的事,要是肯安分点的话,那他现在应该正搂着女人在床上睡觉。

    他干的事儿很危险,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不过一旦扣下扳机,子弹就不会后退半毫米,这是不容置疑的。是了,支撑他举行这诡异仪式的东西不过是一些若有若无的耳语和他的侥幸心理,他怎会如此鲁莽?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事实证明侥幸心理总会把人推向深渊,他清楚地看见,墙上的影子开始膨胀,那绝非是他……绝非人类的轮廓——一个莫可名状的东西出现在他身后,而画上那个他投来的眼神像是蛇发女妖的注视,让连简单的转头动作都没法完成。

    “等等……我不干了。”他在心底嘶吼,但涌入呼吸道的空气冰冷黏腻得就像软体动物,他感到自己的眼珠也快要涨破了。

    砰!

    突如其来的破门声短促有力,像是拍打礁岸的巨浪,凝涩的空气忽然能够流动,瑟华卓的嘶吼得以破喉而出!

    墙壁上的影子受惊般猛地缩小,恢复原状。

    瑟华卓猛力喘息,回头看去,没有预想中的怪物,一个男人正站在门口。

    黑色圆顶硬礼帽,帽檐下的眼神严肃而冷冽,黑风衣的衣领竖起挡住颔部,抬着手腕,腕部的护腕同样是漆黑的。

    雷紧紧盯着瑟华卓,谨慎地没有拿出枪,但已做好随时出枪射击的准备。

    在接近这个院子时,他带来的白鼠尾草便自焚成灰,希铁护腕更是变成了纯黑色,其反应比他近距离接触列奥娜时还强烈。

    毫无疑问,瑟华卓纵使还没成为邪物宿体,他也十分危险。

    瑟华卓惊愕地看着雷,他和雷只有过一面之缘,甚至不记得雷的名字。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出现在这里?

    没来得及疑惑,他忽然感到头晕目眩,嘀嗒,有什么液体落在他脚边,他低头看去——几滴蓝色的液体,紧接着他下意识看向天花板,却没发现液体的来源,但一线热流顺着他的檐角流入耳蜗,他怔了一下,摸了下眼角,手指便沾染了蓝色的液体。

    放在鼻尖一嗅,淡淡的血腥味。

    门口,雷谨慎地后退一步。瑟华卓眼眶流血,表情变得古怪起来,这种诡异的状态他曾在异变前的亚摩斯身上见过。

    但紧接着他眼神一凝。进门前他就滴了灵视药剂,现在瑟华卓的灵魂光芒正在迅速变淡。可以料想,他的灵魂光芒消失时,便会被邪物寄生。

    雷自身尚且没法对付邪物,更休提向他人施以援手了。但现在的情况下,他可以有所尝试。

    迅速掏出羊皮纸,雷将石像投影展示在瑟华卓眼前。

    “这边!”他喊了一声。

    瑟华卓投来眼神,淌血的眼眶里充斥着惊惧与疯狂,当他的目光落在投影信标上,这些情绪仿佛全被漩涡吞噬,他怔了一下,紧接着,体表的灵魂光芒消失了,倒地不起。

    尚不确定石像投影是否奏效将瑟华卓带到了升华之路上,雷谨慎地没有走进房间。他伸手,护腕变成利奎德,枪口指向瑟华卓的脑袋。

    “嘿。”

    瑟华卓没有反应。

    雷扣下扳机,一声猛烈的枪响,随着火花同时出现的是瑟华卓脑袋旁半尺距离处的一个弹孔。

    纵使险些被枪爆头,这家伙也没做出任何应激反应。雷这才双手握枪缓缓接近瑟华卓,用靴头拨了拨瑟华卓的身体,发现瑟华卓还有呼吸。

    “进入升华之路了。”雷心想。

    没有紧跟着进入升华之路,雷离开房间。

    院外,南希探出头来。

    “贝德维尔先生?”刚才的枪声让她十分紧张。

    “没事。”雷宽慰着南希,“跟我来。”

    把南希带到瑟华卓的房间里,南希见到倒地的瑟华卓与地上的血迹,又联想到刚才的枪声,以为雷把瑟华卓爆了头,不由掩嘴轻呼。

    这时雷拿出石像投影的信标。

    “帮我望风。”他说,“如果有什么人接近就把我叫醒。”

    虽然惊疑不定,南希还是攥紧手心,点了点头。

    “我不会让别人接近的。”

    “我很快回来。”

    雷说完便用灵魂激发了投影信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