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武侠江湖大冒险 > 035 变故
    苏青想了一夜。

    如今北方时势不妙,这“中华武士会”便似北方江湖的主心骨,倘若宫家一倒,各门各派势必为了争那魁首的位置自相残杀,内斗不止,分崩离析不过瞬间,多少英雄人杰的心血,至此付诸东流。

    “尚武”二字,也成了笑话。

    私怨是私怨,大义是大义,宫宝森竟然能忍了丧徒之痛,如今急流勇退,甘愿把名声送他,他苏青又岂会屈居人后,裤子一脱都是带把儿的爷们,谁也不输谁。

    可他怕就怕这是形意门给下的套子,要捧杀他,借刀杀人,到时候各门各派轮番上阵,他得死在金楼里。

    马三是他杀的,而马三又是宫宝森在北方搭手的人,算起来,宫家北方的名头确实是落在他身上,可那是擂台相见,生死斗,是仇家,想要得那名头,缺的是个名正言顺,倘若尚云祥代师收徒,那他的辈分就和马三一样,而且也成了“形意门”的人,这样便是内斗,成了自家的事。

    如此一来,宫家也能挽回一些颜面,如果是真的,就相当于他接了马三的东西,也能堵住那些各门各派的嘴。

    剩下的,自然就是打了。

    面子论完了,就得论里子,里子是啥,武夫的那个“武”字。

    一夜未眠。

    大清早的他做事都有些心不在焉。

    记忆里,这宫宝森隐退本是后年,送的是南方的名声,给了叶问,可如今多了个他,提前了不说,还横生了变故。

    刚开门,眼前天光忽暗,搭眼瞧去,尚云祥那老头又直挺挺的立在门口。

    他神情微凝,脸皮紧绷,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您老这又怎么了?”

    “你跟我来一下!”

    老人背着手,说了句话,便转身往右走。

    苏青听的丈二摸不着头脑,但看他这副模样还是对段小楼他们招呼了一句,跟着去了。

    “您别藏着掖着了,有事就说!”

    苏青见是往金楼的方向去,当下有些诧异,这还能有什么事和他有关啊。

    不想老人忽然扭头看向他,说了句让他愣在原地的话。

    “去瞧瞧那个叫小青的女娃吧!”

    苏青身子一顿,有些没听明白。

    “小青?她怎么了?”

    他想到了那个含羞带怯,笑容干净的姑娘。

    老人默然片刻,叹了口气。“今早上有人发现她昏死在路上,被人施了暗手!”

    苏青瞧着他,眉头皱了又展,展了又皱,神情有些茫然,嘴里“啊”了一声,眼神却呆住了,而后木然的喃喃道:“怎么会!”

    失神中,也不知道怎么跟着老人来到金楼的,在一个只有女人的雅间里,他就瞧见有个人爬在床上,嘴里大口呛血,背后的旗袍已被人剪开,光洁的背上,都被血染红了。

    女孩艰难的偏着头,像是难以动弹,明眸已成黯淡,她瞧见了门口有些怔楞茫然的苏青,豁然又似亮起,苍白的脸颊上强挤出个令人揪心苍白的笑。

    “苏——苏先——生——您——来了——”

    一开口,全是涌出来的血。

    床边一些个照顾她的姐妹个个哭个不停,垂泪不止,嘴里断断续续说着苏青听不懂的方言。

    无来由的,苏青竟有些畏缩迟疑,不敢上前。

    见他这般,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豁然站直,开口就骂:“臭男人,你良心让狗吃了,小青昨天可是给你送信去的,她这些天日日夜夜念叨着你,你撩拨了别人,倒走的干脆,我呸!”

    “你傲气个什么东西,下九流里,你老七,我们可是老二,再说了,小青可是只卖的艺,身子干净着嘞,你倒好,得了人家的心,一声不吭的就没影了!”

    “红菱姐……”

    “唉,行行行,我不说了!”

    那女人见小青一开口又吐着血,只愤愤的剜了眼苏青,又心疼的蹲下身去抹着泪。

    苏青这么多年已沉稳绵长的气息,此刻却有些发颤,他呼出一口气,走到女孩床边,伸手轻轻顺着女孩的背抚过,指尖触及,就好像摸到了一截脱了节长虫,脊骨竟被人以暗劲打散了。

    血水外溢,回天乏力。

    明明是萍水相逢,不过几次谋面,可不知道为什么,苏青心里此刻却莫名堵得慌,感受着指尖下微微抽搐的温热身子,想要张嘴,可一开口眼睛竟是先红了。

    眼泪这玩意,他都忘记自己多少年没流过了。

    “疼么?”

    他伸手取过一张白帕,擦着女孩口鼻内淌出的血。

    “算你还有些良心!”

    一旁的女人抹了把泪,瞧着床边的苏青,只招呼着其他人悄声走了出去,合上了门。

    “苏先生——你——怎么——哭了?”

    他这一哭女孩也跟着哭,是流血又流泪,凄婉的让人心碎。

    “不疼!”

    女孩忽然牵动嘴角一笑。

    “本来我都准备赎了身子去找你的!”

    “咳咳……唔……”

    她憋着一口气说完,代价就是呛的撕心裂肺,眼神却在躲闪,有些羞怯。

    苏青忙替她顺着气。

    “你去过南京么?我还想着领你去看看呢,哪里有六朝烟雨,秦淮夜景,可好看了,我就是秦淮边上的!”

    她的气息像是又顺了,脸上苍白褪去不少,眸子发亮,盯着苏青,脆声道:“你会跟我走么?堂子里的姐姐们都说,女人这辈子就该赎身子,过日子,生孩子,我都攒了不少了,加上你给的,再过几天就行了!”

    苏青见她面色复归红润,但觉心头发颤,伸手拢了拢她鬓角染血的青丝,笑道:“会啊,肯定会,一定会!”

    “她们说你是北边的戏魁,扮起角来连菩萨都要动心走下座来,我是弹筝的,本来还想着让你娶了我,给你伴曲儿呢!楼子上的角,唱的曲都不好听,苏先生,你能不能给我唱一曲啊?”

    重伤之躯,她说着话倏然匪夷所思的坐起,这身子都是光的,只娇羞的一裹衣裳,就直直瞧着苏青。

    迎着女孩明净期待的眸子,苏青没说什么,嘴唇颤了颤,张嘴只起调唱道:“欲送登高千里目,愁云低锁浔阳路。鱼书不至雁无凭,几番欲作悲秋赋。回首西山日又斜,天涯孤客真难度——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等唱到一半,苏青忽觉脸颊似被轻轻啄了一下,侧头瞧去,女孩倚肩而眠,嘴里念叨着:“这幅嗓子可真好听,苏先生往后还是别抽烟了——!”

    等唱完,女孩气息已毕,回光返照,就此而止。

    苏青揽着女孩犹有余温的身子,呆呆坐了半晌,而后轻声道:“那我以后就不抽了!”

    他抱着小青,然后推门走了出去,平淡视线一扫金楼里各位江湖武林同道,只瞧的人汗毛倒竖,头皮发麻。

    瞥了眼欲言又止的尚老头,苏青淡淡道:

    “帖子我接了!”

    “明儿个就拜师吧,今天我先把人葬了,咱们再好好论!”

    “论个生死高低!”

    说完,走出了堂子,众人豁然一瞪眼睛,无不耸然动容。

    只见苏青脚下,步步生印,每步踏下,无声无息,地上竟全然落下去三两寸深的脚印,八个脚印,八步,便出了金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