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直播凡人修仙传 > 第八章 余子童之死
    就在厉飞雨坐在门口碎碎念的时候,一团微弱的绿光从墨居仁身上挣扎着飞了出来,四处躲闪。

    “余子童?”看到那团绿光,厉飞雨瞬间紧张了起来。

    怎么把他给忘了。

    只见余子童元神所化的绿色光团在屋子里四处乱撞,似乎不受控制般。

    难道狗屎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对元神也有效?

    厉飞雨心里疑惑的想到,反正试试又不花钱。

    “去吧~臭狗屎!”

    余子童元神所在之处,突然凭空出现一堆狗屎紧接着余子童的元神就被一堆狗屎包裹住,但是狗屎又马上掉落在了地上,但是随着第一堆屎的掉落,第二堆狗屎马上补上了,就这样在一连十发的狗屎连击后后,余子童的元神似乎又微弱了一些。

    “有戏!”厉飞雨将掉落在地上的狗屎收回物品栏,随即又开始了第二轮的攻击。

    “狗屎瀑布!”厉飞雨做出一个自认为很美的POSS,神采飞扬!

    ……

    青元子:……

    胖子:……

    青元子:“胖子,咱们算不算助纣为虐?”

    胖子:“要不是你个牛鼻子老流氓提的建议,你信不信,他现在已经被墨大夫搞死了!”

    青元子:“咱说话得凭良心啊胖子!明明是你先打赏的狗屎!”

    胖子:“你大爷的你还怪我?要不是你提醒我,凭我的智商,我能想到用狗屎糊他?你说!”

    青元子:“……”

    胖子:“你大爷的,你倒是说话呀!”

    青元子:“贫道,无话可说。”

    胖子:“那你瞅啥?!”

    青元子用手指了指胖子的身后:“我瞅他像你大爷。”

    ……

    一盏茶的功夫后,余子童的元神终于完全消散在屋子里。

    曾经作为修仙者的余子童,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被一堆又一堆的狗屎弄死。其实余子童的元神倒不是真怕狗屎的臭味,而是对方的狗屎自带一种腐蚀的毒性,原本依附在墨大夫身上时就已经被毒了个七七八八,但是对方始终不离去,自己又不敢贸然现身。直到实在是忍不住了,才慌不择路的从墨大夫身上逃了出来,由于被毒了很久,自己元神的行动就有些不太受控制,然后刚一出现就又被对方的另一波狗屎武器不停的攻击。

    可怜的余子童就此成为了厉飞雨来到凡人世界后杀的第二个人。

    见到余子童的元神最终消失不见,厉飞雨兴奋的在门口转着圈圈。

    “这比火弹术厉害啊!”

    太出乎意料了,对于厉飞雨来说,这些狗屎的出现就像是饿到极度的胖子碰到了红烧肉,馋到了极点的青元子遇到了女流氓一般。

    正在此时,厉飞雨身后响起一个声音:“你是有多饿,这是刚炖完屎吗?”

    厉飞雨听到这句突兀出现的声音,一个旱地拔葱跃向一旁,手上的砍柴刀也护在了前胸处。

    “原来是韩兄。”厉飞雨轻舒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砍柴刀。

    “韩兄有何急事,怎么突然招呼也不打跑到我这里了?”

    韩立不紧不慢的从怀里掏出两本写着“七绝堂秘籍”字样的册子,冲厉飞雨微微一笑:“看来厉兄已经不需要这些了,原想着作为门内不多的好友,特地又想办法为厉兄借出来两本,哪知道这短短时间不见,竟独自干了一件好大的事。”

    “啊……难为韩兄想着厉某,这秘籍嘛,在下自然还是需要的。”厉飞雨讪讪地笑道:“嘿嘿,只是厉某身无长物,一时间恐怕难以凑齐韩兄所需的交换之物。你看能不能先欠着?等我攒齐了一块儿给你?”

    “厉兄倒是打的好主意!”韩立摸了摸鼻子,眼睛看了看屋内地上被狗屎覆盖的墨大夫,又瞟了一眼不远处的药田,向厉飞雨说道:“厉兄真当韩某是瞎子不成?不说里面躺着的这位,那药田里的又是何物?”

    “咳~你说这个呀!怪我怪我,韩兄有所不知,墨师刚才外门游历回来,不知从哪儿得着的一个偏门毒功,需借助一些特殊的外物锻体才能修炼,这不厉某正在这儿给师傅护法呢嘛。至于药田里的药草,我只是一个徒弟,现在师傅回来了,我也不敢做主,是不是。”

    韩立暗自翻了翻白眼,心说墨大夫人都死透了,说练功简直就是一派胡言,若不是用秘术探查之下发现墨大夫也曾是修炼之人,且身上还残存着一定数量的邪气,说不出是魔道还是鬼道之术,但绝非正经修士。

    反观厉飞雨,虽然法力低微,但是透出来的绝非邪门功法。结合邪道之人做事诡异,判断出厉飞雨极有可能是在墨大夫准备对其下黑手时进行了反杀。否则,这种欺师灭祖之人,就算自己平时最是不愿管闲事,也不介意出手将其除掉,那还会在此和其侃侃而谈。

    厉飞雨没想到这短短的时间内,韩立竟动了这么多的心思,露出一副担心的表情说道:“实不相瞒,墨师这样练功已经有多半个时辰了,我还真担心他老人家。”

    “不用担心了,我探查过,墨师已经仙去,厉兄还是准备给他料理后事吧。”韩立见厉飞雨还在兀自演戏,偏过头没好气的说道。

    “啊?墨……墨师已经死了?”听韩立如此说,厉飞雨露出一副惊愕的表情:“韩兄,真的吗?”

    “是真的,死的不能再死了。”

    “真死了!哈……啊啊啊啊~师傅啊~你咋就走了呢~徒弟还未身前尽孝~我的~师傅啊~”见韩立如此肯定,厉飞雨心里明白,墨大夫确实是死透了,长久以来自己的心腹大患终于没了。

    饶是韩立性格沉稳,此时也忍不住想抽厉飞雨两个巴掌,戏演的太过是招人烦的。“你还是赶紧处理一下的好,否则过一会儿,说不定韩某也得被熏死。”

    “啊,马上马上~”厉飞雨幸福的抹了一把鼻涕泡,颠颠儿的向屋内跑去,剩下一脸惊愕的韩立站在门外。

    “怕我和他抢吗?这家伙的口味还真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