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直播凡人修仙传 > 第十五章 圆滚滚、粉嘟嘟。
    任务完成......这就结束了?

    厉飞雨有点哭笑不得,这也太意外了吧,心说忘大编故事都不敢这么敷衍,要是哪个作者敢这么写故事,还不得被读者喷死?

    叮~

    【系统提示】:

    有神秘奖励,是否查收?

    【是/否】

    当然查收了!

    是!

    厉飞雨原以为就是一次普通的直播,最多收点打赏礼物就满足了,没成想居然还有收益。

    【神秘奖励】:

    墨蛟淫囊袋×1(这可是天降豪礼,来自于神秘的隐藏观众所赠。)

    厉飞雨看着物品栏里的奖励物品,一时之间还没回过神来,便又听到一声系统的提示音。

    叮~

    【系统提示】:

    触发隐藏任务请查收!

    【查收/查收】

    厉飞雨心里一个咯噔,这次系统都不给他选择的余地直接让自己查收,看来这次的任务想要完成不轻松。

    无奈中选择了查收,心说这不是脱裤子放屁么,既然这么搞我,直接把任务放出来不就得了......

    【隐藏任务】:

    墨蛟的淫囊袋可是个好东西,是多少修仙者都可遇不可求之物,既然得到了,快去使用它吧!

    任务一、一个时辰内,使用淫囊袋;

    任务二、至少留一个活口。

    任务奖励:房管卡×3

    厉飞雨看到第一个任务的时候就开始在心里骂开了:“男女之情两情相悦发生点什么故事本尚在情理之中、无伤大雅,你个系统居然要我现在就用这歹毒之物,我厉飞雨虽非君子,但此时此刻站在我眼前的是我将来相伴厮守的妻子,我要是听了你的,岂不是就和韩立那混蛋一样了么?”暗暗骂完系统,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任务,但是自己刚刚略有分心,没听真切,于是便切入系统界面查看了一下,方才看清楚。

    “至少留一个活口?什么意思。。。难道这东西药性太大,怕我和袖儿承受不了?”厉飞雨暗自琢磨了一下,忽然一个醒悟:“我明白了,韩立当初碰到这个东西,修为可比我现在高多了而南宫婉虽说尚在轮回期降低了修为,那也是实打实的金丹修士。”

    一想明白这件事,厉飞雨开始犯起难。

    “如此说来,至少留一个活口,可能是担心药力之下,我和袖儿有性命之忧。”自己毕竟是有修为的人,体能本就超出常人,如果在药力的加持下,且自己在昏迷中,一个不小心还真有可能造成两个人都丢掉性命。

    “不行,不能冒这个风险,无论如何,我得保得袖儿的周全才行。”厉飞雨终于下定了决心,向张袖儿正言说道:“你就在此处等我不要动,我去去就回。”说完,将手中的佩剑和洞箫扔到地上,转身向林外走去。

    张袖儿在哭泣中听厉飞雨独自低声絮絮叨叨了半天,根本没注意到对方都说了些什么,见突然对方冷冰冰的甩下一句话,就把自己的东西扔在了地上向外走去,一愣之下止住了哭,疑惑的看着其越走越远。

    只见厉飞雨在走出二三十步后便止住了脚,背对着自己将两手放在身前仿佛入定一般。

    张袖儿睁着一对弯弯的睫毛随着眼睛一眨一眨,好奇的看着远处那个既像二流子又像二愣子的人,不知对方在做什么。

    “厉飞雨......”张袖儿好好想了想,还是没想起来七玄门中有过这么个人,但他确实是穿着内门弟子才有的服饰。

    “难道是哪个供奉大人的关门弟子?”从刚才的打斗来看,这个叫厉飞雨的人功夫确实不错,起码跑功了得。

    “此处紧挨神手谷,会不会是墨神医的弟子?”张袖儿突然想到了什么:“如果是这样,那么墨神医就不光医术了得,从其弟子的身手看,他的功夫肯定更在厉飞雨之上。”

    直播空间中,墨居仁听到张袖儿的话,微微一仰头:“哼,老夫的功夫自然在这逆徒之上。”

    胖子闻言道:“还不是让那傻13拿狗屎给糊死了。”

    墨居仁:“......”

    青元子看着画面微微皱眉:“那厉飞雨干嘛去了?为什么画面光显示张袖儿,这小子不会又在出什么坏吧?”

    【系统提示】:厉飞雨此时的画面过于低俗,系统已自动为你们屏蔽。

    青元子:“......嗯?”

    胖子:“老牛鼻子,系统说的啥意思?”

    “我、贫道也不知道。”青元子恨恨的咬了咬牙,在心里骂道:“厉飞雨,你真不是个男人,这么好的姑娘在身边,你居然去做这种不齿之事,你太过分了,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

    厉飞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成了,不想让河流淹没农田,就提前放些水,也许这样可以降低农田的损失吧。

    满意的整理好衣服,便转身向张袖儿走去。

    在张袖儿看来,厉飞雨只是背对着自己独自站立了几十个呼吸的时间,然后又转身往回走了过来,心里狐疑之下,赶忙捡起地上自己的佩剑护在了身前斥道:“你别过来,今日之事,念在你我同门之谊,本姑娘不与你计较便是。”

    见对方没有停住脚步,自己便向后挪了一步:“别以为本姑娘怕了你,若是真动起手来,信不信我真的杀了你!”

    厉飞雨在距离几步远的地方停下来,从地上捡起洞箫,轻轻递给张袖儿,柔声说道:“洞箫不要了?”

    “额......啊?”张袖儿愣了一下,随即右手持剑护着自己,左手向前探出将洞箫接了过来。

    厉飞雨此时头脑异常清醒,微微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你这妮子,我又不吃你。”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正式介绍一下,在下厉飞雨,神手谷墨师座下关门弟子。初次相见,便与袖儿姑娘闹了一场误会,实是不该,厉某愿再次给袖儿姑娘赔礼,看在同门之谊,还望能够不计前嫌,原谅在下。”说完,便一个抱拳躬身弯下了腰。

    张袖儿听到对方果然如自己所想,是神手谷的弟子,又听得对方诚恳的道歉,想了想,这个叫厉飞雨的家伙刚才也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太过过分的事,便撤回了佩剑,仰头说道:“既如此,本姑娘饶了你便是。”

    厉飞雨闻言大喜:“多谢袖儿姑娘原谅,为了弥补在下刚才的过失,厉某送你一件礼物,还望袖儿姑娘不要嫌弃。”说完,厉飞雨一抬右手,只见掌中多一个圆滚滚粉嘟嘟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