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直播凡人修仙传 > 第二十二章 门主,你怎么看?
    神手谷内。

    厉飞雨尽管施展了罗烟步,但最终还是不敌韩立,被其按到在地上卡着脖子顶着腰动弹不得。

    “韩…韩兄,有话好说,这样会死人的…”厉飞雨的脖子被韩立用力的勒着,顿时觉得喘不过气来。

    韩立瞪着充满血丝的双眸怒道:“早弄死就好了!也省的你今日害我!”

    厉飞雨:“韩兄,我可没招你害你!红口白牙的污蔑我,上来就动手。”挣扎着喘了口气又说道:“就在今天,我还送了一份功劳,你可不能恩将仇报!”

    韩立咬着牙一声冷笑:“恩将仇报?韩某自打第一天遇见你,就被你害的余毒复发,现在又当着门内那么多人的面,颜面扫地。这些还不都是因你而起?”

    厉飞雨用手拍着地面:“韩兄,那第一次碰面,我只知道你是抽髓丸的毒性发作了,当时只顾着救你,我哪儿知道其他的事儿?再者说了,后面的解药还不都是我给你配的么?我要想害你早就害了,还能等到今日?”

    韩立:“那今日的事儿怎么说?!”

    厉飞雨:“你能不能放开我再说,我快没气儿了…”

    韩立哼了一身,把两手松开站了起来。

    厉飞雨咳嗽着翻过身坐在地上,眼睛撇了撇韩立,一脸幽怨道:“我说,你是属狗的吧?”

    韩立愣了愣:“什么意思?”

    厉飞雨:“你翻脸比翻书都快!”

    韩立冷笑一声:“你不把事情说清楚,信不信我咬死你?”

    厉飞雨满脸愁容道:“你让我说什么呀?我今天就是帮门里解决了几个潜入的探子,你要去汇报你就去,功劳都是你的,结果呢,对我一点点的感谢之意都没有,到这儿就是对我一顿掐。你是个人吗?”

    韩立闻言,脸上盖了一层寒霜:“功劳?你知道我刚才在那些高层面前丢了多大的脸吗?!我问你,为什么你杀死的那三个探子,全是光着身子的?”冷笑了一声又接着道:“你别告诉我,他们的衣服是被你厉飞雨扒下来卖钱去了。还有,其中有一人的膝盖、大腿根等身上的几处伤是怎么回事?厉兄,跟我去给门内高层解释清楚了,这份功劳,谁愿意要谁要去!”说完,便冷冷的站立在一旁看着远处静静的站着。

    厉飞雨张大了嘴:“你还真让人把他们给挖出来了?”

    韩立白了一眼:“不然呢?门内高层不能光凭我空口白牙一张嘴说逮住杀死了几个探子就全信了吧。有没有点脑子?”

    厉飞雨佯怒道:“韩兄说这话有点过分了啊~当时不是情况特殊嘛,我是一门心思的全是奶…额,脑子!”

    站起身围着韩立走了两步,厉飞雨慷慨激昂道:“外敌入侵,以寡敌众我决然不是对手,但是身为七玄弟子,我也不能独善其身呐!于是~”厉飞雨用手一指屋内,瞪着两眼向韩立说道:“我只好对他们下药,想用墨师留下的药把他们迷晕了再说。”

    韩立:“哼,厉兄果然好手段。想必把他们迷晕后厉兄挺销魂的吧?”

    厉飞雨瞪了一眼:“韩兄莫开玩笑。”

    正当两人争论间,听得谷口一阵钟声响起,不多时,马副门主便率着几个门内高层走了进来。

    韩立见状连忙上前见礼,厉飞雨心下暗自纳闷这神手谷不是不能随便进的吗?这几人怎么回事。疑惑中也跟着上前躬身施礼。

    马副门主挺着大大的肚子:“墨大夫回来一些日子了吧?不知现在是否在谷内啊?”

    厉飞雨连忙回道:“回副门主,墨师前些日子回来,小住了月余,昨日一早便又出谷去了。”

    “又走了?”马副门主微微一皱眉:“墨大夫这次可说明去多久了吗?”

    厉飞雨低头答道:“未提,只是留下一封书信,弟子还未来得及转交门内,副门主若要,弟子这便去取来。”

    马副门主轻轻点了点头,厉飞雨便转身向屋内走去。

    “马门主!”韩立站在其身后一抱拳,刚刚张嘴要说什么,就对方轻轻一摆手止住了。

    不多时,厉飞雨两手托着一封书信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恭敬的将其交给马副门主,然后退了两步站在了一旁。

    马副门主将封皮拆开,取出书信一手拿着看了起来。

    旁边众人也不言语,都静静的看着马夫门主。

    不大会儿功夫,马副门主合上书信,看着厉飞雨问了一句让众人大吃一惊的话:“老夫若是没说错的话,桃林外那三具尸体,是你下的毒吧?”

    “下毒?”

    “什么?”

    “那三人不是被韩立…杀死的吗?”

    马副门主带来的几个人闻言窃窃私语起来,似乎对于这个说法有些不信。

    不待厉飞雨回答,马副门主转过头,冲着韩立说了一句:“那三人先是被他下毒,但却是死于你手。我说的可对?”

    “马副门主,他们…”韩立明显愣了一下,刚要出言解释,就被马副门主的话再次打断。

    “你是想问我怎么知道的,对吗?”只见马副门主在原地踱了几步,慢悠悠的接着说道:“这个并不难,有些东西虽然不太明显,但是却逃不过我的眼睛,从他们身上的血迹来看,这三人都是中了剧毒在身,血色发暗,靠的近了,还有隐隐的香气。这种毒,就算是余毒,一个不慎也会让人中招。”

    “果真是中毒在先!”

    “马门主都如此肯定,那这事就错不了!”

    “余毒都这么危险!”

    听到众人的言语,马副门主微微露出一丝笑容:“可惜这下毒之人虽有灭敌之意,怎奈却手无缚鸡之力,这种毒药只会对人产生一定的迷幻作用,却不能马上致人死亡,于是,慌乱之下只能暂避锋芒或者去向门内求助。”

    马副门主看向厉飞雨:“我说的对不对呀?厉飞雨,厉小大夫?”

    “啊?”厉飞雨听这位马大副门主絮叨了半天,合着又把事儿绕道了自己身上,不由得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