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可以无限装备 > 第七章 大清洗
    回到家的老陈,被方才的遭遇震住。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啊,没道理…苏檀就算担心我此行遇到危险编谎话吓我,也不可能这么巧合吧。”老陈心中五味杂陈。

    十多年的相处,苏檀有多少本事老陈还看不出来?

    说得好听点苏檀是算命的半仙,说得难听点…那就是骗人的把戏。

    十里八乡,谁心里没点底?

    寻常人家到他那里算命,可并不是因为他真有什么本事,而是遇到的事情实在棘手,没办法了,想听点悦耳的话骗一下自个,讨个吉利,他算得准不准,大家也都知道。

    在老陈的认知里,苏檀哪里会真正算命?

    不过刚才…也实在太古怪了吧。

    …

    老陈的纠结,苏檀就不知道了。

    送走村长,他又开始摸索房里的环境。

    每一块地板,每一面墙,房前屋后,房间的摆设等等,他都不止摸了一遍。

    当然,他不介意多摸几次。

    对房间越熟悉,生活也就越方便,杂物间,卧室,客厅,庭院,茅厕…

    苏檀越来越熟悉。

    尤其是茅厕,经过特殊改造,适合盲人方便。

    说到这里,第一天苏檀没有询问茅厕的位置,差点把肚子都憋坏了。

    后来询问村长,虽然村长对苏檀突然找不到厕所在哪,也有那么一瞬的疑惑,但他也并没有过多的追问。

    一遍又一遍的摸索,让苏檀对房屋的结构相当熟悉。

    只要不把东西弄乱,他完全可以随心所欲地行动。

    房间里的物件,如杯子,碗,水在哪等…都了如指掌。

    他脑海里,也自行脑补了这栋房子的形状。

    一栋木瓦房。

    古代建筑。

    拥有两个卧室,一个客厅,一个厨房,一个杂物间,还有厕所。

    房子外面,有一个篱笆围墙,把房子围起来,篱笆墙外,就是一条大路,进出村子的大道…不过苏檀并不知道这条路是不是唯一的一条道。

    门前还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有两个花坛,也是用篱笆围成的,里面种植着不知名的花,也不知道是老陈家给苏瞎子种的,还是苏瞎子自己种的。

    花香很好闻。

    除此之外,庭院里还有一颗大树,大树下有桌椅。

    平时的时候,苏檀喜欢躺在院子长椅上,听着鸟语,闻着花香,感受着清新的空气,感受着阳光…

    看不见,但是他脑海里,会自动脑补出蓝天白云,鸟语花香,小桥流水人家,树下瞎子乘凉…

    将周围的环境弄熟悉之后,苏檀心里终于多出了几许的安全感。

    什么能给人安全感?

    无疑就是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

    若是不考虑食物来源,苏檀有把握在这栋房子里,不依靠视觉也能活下去。

    当然,会有点无聊。

    瞎子很无聊,不能看书,一切有关于视觉的活动,都与他无缘。

    他的面前,除了系统给得画面,其他的都是黑色的,空洞的。

    在完全熟悉了房子后,苏檀觉得自己将来有必要走出房子,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亦或者找一些事情做,不然他会无聊死。

    苏檀知道自己目前的情况,现在他肯定不能出去,出去的话,恐怕连回来的路都找不到。

    所以,只能找一些事情做。

    他自己摸索着,把床上用品,还有衣服等整理出来,准备洗一洗。

    苏檀有轻度的洁癖。

    不喜欢邋遢脏。

    不过喜欢干净…似乎也并不是什么缺点。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苏檀就对自己的衣服,还有被子,床褥很有成见。

    当初连房间里的环境都没摸清楚,洗衣服这些肯定是不可能,现在…他确实忍不了。

    摸着床,把被套和床单拔下来,这点事情,就算没有眼睛也能做得很好。

    抱着床上用品,蹑手蹑脚摸到井边,把它们放到木盆中,又蹑手蹑脚走回房,把所有脏衣服收过来。

    摸索房间环境时,苏檀已经知道这些东西摆在哪。

    “苏瞎子还真一点也不注重边幅!”苏檀无奈,对身体前主人成见颇深。

    那家伙的衣服,就没有一件干净的。

    洗衣服这件事,对于目前的苏檀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从井里面打水,衣服浸水,再用那包苏瞎子也不知道多少没使用,都已经落了灰的“清洗末”,仔细揉搓。

    唰唰唰~!

    苏檀也不知道哪里脏,那里不脏,都是感觉洗的。

    但以他的直觉来看,这些东西,似乎就没有哪里是干净的,索性全方位清洗。

    这可是大工程。

    洗衣服耗费了他大量的时间,衣服五件,裤子三件,再加上床上用品,鞋子等,耗费了苏檀大量的时间。

    “忙得腰酸背痛,也不知道洗干净了没有。”

    “再怎么说,也比之前干净吧!”苏檀检查一下院子里晾衣服的竹竿,很久没人用了,到它的功能还在。

    他把衣服,床单,一件件挂在竹竿上。

    一股清洗末的香味扑鼻。

    苏檀站在院子里,笑了。

    洗衣服对其他人来说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小事,可对他来说,却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尤其是第一次以盲人的身份洗衣服,更是一件具有成就感的事情。

    “今天的温度不低,到了晚上,应该可以晒干了!”

    晒衣服的地方,阳光充足。

    苏檀转身把木盆还有清洗末等东西放回原处,舒舒服服躺在大树下休息,不知不觉…他居然睡着了,一觉睡到晚上。

    还是老陈家的小孙子过来送饭,苏檀才醒过来。

    吃完饭,摸着自己洗的东西已经晒干,上面还有一股阳光的味道,苏檀欣喜地把床铺好,衣服放好。

    “终于有个干净的地方睡觉,希望能有一个好觉!”

    到了晚上,苏檀准备睡觉,不过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不配睡这么干净的床,想了想,他去洗了一个澡,才上床。

    “干净的床就是舒服。”

    这一夜,苏檀睡得很好。

    或许是他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节奏,或许他已经接受了瞎子的事实,还可能是因为这床是他亲自洗的,所以很有安全感。

    一夜到天明。

    得到干净床铺的苏檀仿佛一下子释放了心中洁癖症。

    他越来越看不惯房子里脏东西。

    桌子,椅子,门窗,柜子…

    都看不惯,苏檀端起水,将房间里能清洗的都清洗了。

    反正也没什么事,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打扫卫生,给自己一个干净的地方住。

    一两天,清洗房子的事情肯定干不完,苏檀也不打算在短时间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清理,慢慢来,反正他有的是时间。

    苏檀的努力不是没有效果,经常用的东西,都被他清洗了。

    不知道肉眼观察有什么变化,不过苏檀自己感觉还不错,比之前好了太多。

    …

    这天清晨,苏檀依旧一如既往起得很早。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起来打扰,而是坐在床上。

    “算算时间…陈村长的劫应该快到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苏檀心中担忧。

    这几日,每次陈家人来送饭,他都会刻意嘱咐几句,让他们告诉老村长多注意,也不知道他听进去了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