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 第265章 上元乱与神都
    陆州并未进屋,也不转身,道:“确定?”

    “确定。”

    潘离天笑道:“李云召乃是皇太后身边的当红太监……此人出自道门,后来不知道练了什么邪门的功夫,走火入魔,反而因祸得福,修为大进。道门顾及颜面,便将他逐出师门……多年以后,突然成了大内高手。”

    陆州有些意外。

    宫内有众多高手,他不奇怪……

    以前他也去过宫中,次数不多。

    也没有跟宫中高手较量过。

    或许是忌惮他这天下第一大魔头的名头,也或许束缚于宫墙内的规矩。

    只不过,李云召居然是个当红太监,倒是出乎预料。

    如此高手……吃香喝辣,哪怕只是太监,也有不少权贵阿谀奉承,竭力巴结。

    可惜……

    不是真的男人,终究是人生一大憾事。

    陆州说道:

    “李云召打伤你,却又在这时候找你……有何目的?”

    “徒儿,不知。”

    昭月体内的寒毒刚退,尚且虚弱,回答亦是有气无力。

    陆州摇摇头说道:“罢了,静心修养两日。”

    说完。

    他便拂袖朝着东阁外走去。

    昭月艰难起身,来到门口,看到师父远去的背影,怔怔出神。

    刚才那番话,让她非常惊讶。

    师父他老人家,竟然也会关心人了?

    咳咳。

    昭月又咳嗽了两下,气息逐渐稳定。

    她返回屋中,感知了下体内的寒毒……

    “没了?”

    这让她大感意外。

    在这之前,她压根不知道那是寒毒,还以为是修炼明玉功所产生的效果,一寒一热,正好符合明玉功的特点,修炼极致,皮肤表层结出冰霜,具备驻颜的效果。

    没想到那居然是玄阴掌印的寒毒。

    她再次调动元气,通过奇经八脉,非常顺畅,没了拥堵的感觉,元气的自我疗伤效果也比以前强上不少。

    回想起师父离开所说的话,心中更是惭愧。

    与这些相比,以前所受的苦……倒显得微不足道了。

    【叮,调教昭月,奖励200功德。】

    何为调教长辈指导晚辈,强势一方教导弱势一方,是为调教。

    陆州听到这声提示的时候,除了些许意外,倒也觉得在情理之中。

    回到大殿中。

    潘离天和潘重也跟着一同走了进去。

    陆州来到大殿上缓缓坐下。

    “潘长老,你可了解李云召?”陆州问道。

    潘离天拱手:“老朽离开净明道以后,的确与宫中有所来往……实不相瞒,那些年,老朽从了军,上了战场。于戎西之地杀敌无数!故此,很少接触宫墙内的人,对李云召了解不多……”

    潘重闻言,有些错愕。

    这其貌不扬的老乞丐,竟有这么一段值得炫耀的传奇?

    修行者从军的并不少见。

    但更多的修行者,专心于修行大道……

    一支万人的队伍,往往可能只有五六名修行者,一名大修行者,一些千夫长,百夫长等,没有修行上的天赋,或者只进行了淬体,通玄,便选择从军建立功勋。

    只是没想到,潘离天也会去。

    “以你的修为,足以扭转局势……边陲战争建立战功,岂不是手到擒来?”陆州说道,言外之意是,有战功在身,为何还是老乞丐。

    “老朽离开净明道以后,修为锐减大半……已不是高手。”潘离天说道。

    潘重惊讶道:“老潘,净明道害你?”

    潘离天早已习惯了他的称谓,说道:“不提也罢。”

    陆州说道:

    “如此说来,本座要亲自去一趟神都了。”

    潘离天闻言道:“老朽愿一同前往。”

    陆州点点头说道:“退下吧。”

    “老朽告退。”

    “晚辈告退。”

    两人一老一少,恭恭敬敬离开了大殿。

    陆州一边抚须一边看着二人。

    还真别说,二人这身份的转变,很自然,没有任何障碍。

    与之前相比,这才是魔天阁中人该有的态度。

    “鸢儿。”陆州轻轻唤了一声。

    “师父。”

    小鸢儿从外面蹦蹦跳跳跑了进来,手中甩着梵天绫。

    “老四可有消息?”

    “没有消息,不过,四师兄一早就去了上元城……这会应该到了吧。”小鸢儿说道。

    陆州抚须点头。

    缓缓坐了下去。

    “为师累了。”

    “哦……徒儿告退。”

    刚才使用非凡之力帮昭月祛除了寒毒,浪费了一些……他需要在这两天时间内,把非凡之力补回来。

    没有道具卡的话,这天书神通,便是他当前最大依仗。

    至于昭月的身世,那就只能等后续在去查清楚了。

    上元城。

    长风酒楼,三楼房间内。

    司无涯靠着窗户,俯瞰整个上元城……

    上元城,曾经的大炎陪都,如今已不复当年繁华。

    五鼠把上元闹翻天,加上叛军作乱,几乎毁了这个城市。

    可惜如今……

    要再燃烽烟。

    “教主,我们的人已经安插到位,只需教主一声令下,便会全体出动。”灰袍修行者躬身道。

    司无涯看了他一眼,便又看向窗台之外,说道:“知行,你跟随我,多久了?”

    叶知行微怔一下,不知教主为何突然问这个问题,但他还是回答道:“十年了。”

    “转眼便是十年了……”

    “属下誓死追随教主。”叶知行说道。

    司无涯叹息摇头:“知行……你说……我会不会犯错?”

    叶知行连忙躬身说道:“教主何出此言……时至今日,暗网能走到今日,全靠教主。是教主,阻止了戎北数万修行者;是教主一手扶持了大先生如今的幽冥教;也是教主,一把火烧了黑木森……“

    司无涯抬起手,打断了叶知行的话,每次说到这些,叶知行便像是如数家珍似的,提及曾经的辉煌。

    “可能是我的错觉……最近,发生了太多脱离掌控的事……”

    叶知行眼神复杂地看着司无涯,说道:“你不能失去自信……”

    他改变了称呼。

    单膝下跪!

    噌!

    拔出长剑!

    “教主让我杀谁,我便杀谁……哪怕是上……魔天阁!”叶知行面无表情说道。

    司无涯眉头一皱,说道:“大胆。”

    “属下不敢对魔天阁无礼,一时口不择言,望教主恕罪。”

    “起来吧。”司无涯又怎么可能惩罚他的心腹部下……整个暗网,能有今天,他身边这些核心人员,起了巨大的作用。

    “谢,教主!”

    司无涯再次看向窗外。

    “上元五鼠……何时能到?”

    叶知行躬身道:“约好是今天上午。不过……属下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五鼠未经教主的同意拿走了八先生的宝禅衣,此事必定惊动老前辈。八先生一向……”叶知行顿了下,想要找个很委婉的词语形容胆小二字,却又找不到,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担心老八出卖联络点?”司无涯说道。

    “教主英明。”

    叶知行拱手,“教主与八先生走得近,一些常用联络点不得不停止使用。属下担心,老前辈雷霆震怒,派人前来……”

    司无涯笑道:“只有四师兄最难对付,但他奈何不了我。”

    “若是老前辈亲自来呢?”

    “逃便是。”

    说这三个字的时候,风轻云淡,丝毫没有障碍。

    叶知行一想也是,在老前辈这样的绝顶高手面前,逃跑,一点都不可耻。

    一个人影恰在这时,从对面的房顶掠过。

    似乎是故意从司无涯的视野中出现,其他人却丝毫没有发现。

    一闪即逝。

    “来了?”司无涯的目光从窗外收回,指着桌子对面道,“请坐。”

    人影再次闪过。

    一连串的残影,像是一阵风似的,出现又消失。

    人影定格在对面。

    “教主好眼力。”略带八字须,戴着一副黑手套的男子,吊儿郎当地坐在地面。

    “卢林……就你一人来?”司无涯问道。

    “我一人就够了。老大说了……你这人太过阴险,搞不好在这设下陷阱,把我们哥五个一网打尽!”

    这坐在地面的,便是五鼠之一,号称钻天者,卢林。

    司无涯说道:

    “说吧,想要怎么解决?”

    “按照我们五鼠的规矩,不管成败,都要支付报酬。”卢林笑着说道。

    叶知行轻哼道:“按照暗网的规矩,任务失败者,需接受惩罚。还敢妄想报酬?”

    “我又不是你们暗网的人……别拿你们的规矩约束我。”

    “我们也不是你五鼠的人,别拿你五鼠的规矩,约束暗网。”叶知行道。

    “嘿……抬杠是吧?”

    噌!

    叶知行把剑。

    剑刃上划过寒芒,折射到卢林脸上。

    卢林又坐了回去,嘿嘿道:“别别别……闹着玩呢……两位何必动刀动剑的呢?”

    司无涯开口说道:“交出宝禅衣。”

    “宝禅衣在老大那……不在我身上……别这么看着我啊,我来只是跟你打声招呼。您可是魔天阁的弟子,我们招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从今往后,咱们一刀两断,各别天涯,两不相欠。”卢林说道。

    司无涯闻言,面无表情道:

    “我之所以找你们,是看重你们的能力……也希望你们能为我所用……”

    “嗯?”

    卢林听得出来司无涯的声音变得有些奇怪。

    “魔天阁的任务失败,我本打算不与你们计较……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拿走宝禅衣。”

    “什么意思?”

    司无涯将手中的酒杯,弹了出去。

    酒杯在空中做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坠落在大街上。

    啪。

    碎了。

    叶知行眼神一冷,手中长剑颤动。

    噌!

    整个包间,都被一股特殊的能量包围。

    卢林脸色大变,双脚一踩,身形如电,跃出窗台。

    在他的手上,闪过一道绿色的光芒,将挡住包间的能量划破!

    与此同时。

    又有两道灰袍身影,从对面袭来。

    砰!

    卢林下坠,竟像泥鳅似的,穿过了房顶。

    叶知行惊讶道:“不愧是五鼠之一……”

    司无涯并不着急,在座位上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可以动手了。”

    “遵命。”

    叶知行从腰间取出一样黑色的长筒物体,对着窗外点燃,发射。

    刺耳的鸣叫声,以及光圈,传了出去。

    街道上的行人,百姓,都看到了这一幕。

    全部驻足观看。

    数十支修行者小队,在各个角落中,活动了起来。

    他们不对普通人下手……有组织有计划地,奔袭各个场所。

    上元城,大乱!

    五鼠之一的卢林,落地的瞬间,便看到上方的两道灰袍修行者跟来。

    “司无涯……你给我等着!”

    话音刚落。

    卢林一扭头和他人撞了个满怀。

    一个身着异域服装,带着更长的八字须的男子,抓住了卢林的手臂,用不太熟练的大炎语言道:“你,你,你,撞我?”

    “别挡道,快滚。”

    咔擦。

    异域服装男子一用力。

    啊

    卢林感觉手臂像是被人捏碎了似的。

    异域服装男子连忙道:“不,不,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滴。”

    卢林要哭了!

    他不是傻子。

    能这么轻松捏碎经过淬体的修行者,这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但他来不及计较,后有追兵,随时要完蛋。

    掉头就要跑!

    “别,别,别跑!”异域服装男子不松手。

    卢林哭丧着脸道:“这位大哥……撒手,赶紧撒手!”

    “撒,撒撒不了!”

    灰袍修行者已经落地,来到二人身旁,一左一右。

    卢林见势不妙,手中绿芒一划。

    异域服装的男子两眼一瞪:“妈呀,杀人啦……”手上却更加用力

    咔擦!

    这一用力。

    卢林整个手臂都被捏碎了!

    手中刀片落地。

    刀片上还泛着诡异的光华。

    卢林一声惨叫!想动,已经动弹不了。

    无论他怎么拽,都拽不动自己的手臂,想走也走不动。

    “多谢壮士出手!”灰袍修行者拱手。

    异域男子摆手道:“小,小,小事。”

    “敢问壮士尊姓大名……壮士帮抓了此贼,他日登门拜谢。”

    “不,不客气……我,我姓日。”

    这一个“日”字刚说出来。

    长风酒楼上,叶知行搀扶着司无涯,踏空而出,缓缓落地。

    卢林泪流满面,强忍着手臂的疼痛说道:“壮,壮士……有,有话好好说。”

    啪!

    异域男子一巴掌扇在了卢林的脸上,说道:“没,没话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