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111) in /data/wwwroot/www/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ata/wwwroot/www/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三十三章 世界过往_反派就很无敌_都市言情_笔趣阁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反派就很无敌 > 第三十三章 世界过往

第三十三章 世界过往

 热门推荐:
    呦你个大头鬼啊!

    对此任务还有许多疑问的麦凡,现在还急需弄清楚另外一个问题。‘我在任务世界的时间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是怎么换算的。’

    ‘我曾经数次在日记中找寻答案,但它一直也没有给出确切的回答。’

    ‘若是按照这个世界的时间线计算的话,我现实世界已经过去了接近五年的时间了。’

    ‘一个世界我就要花费这么长的时间,就算是我每个世界都百分之一百的完成任务。’

    ‘等到我攒够了让我爷爷回归现实的能量,我算算他老人家的寿数啊,别到时候给我一捧骨灰啊!’

    ‘那你们这就太欺负人了!’

    这不是拉人做白工嘛!

    其实,以前的日记本不回答这个问题,是因为那块代表着任务完成的手表……没有出现。

    现在,第一个世界的任务已经基本完成,那么这个问题就能给麦凡一个明确的解答了。

    日记本很敬业的给出了确切的反馈:‘黄粱一梦,一梦黄粱。’

    ‘任务者要经历的世界有可能只需要一天就算完成了,也有可能是需要一辈子。’

    ‘但是无论他在任务的世界里生活了多久,等到他成功回归了之后,在任务者的现实世界里也不过是一瞬罢了。’

    ‘这就是最强反派任务的神奇之处。’

    ‘能让任务执行人体验不同的世界大反派们日天日地的生活,这种感受,一般人我们都不带着玩儿的!’

    听到这里,麦凡就放心了。

    那么他目前最担心的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答案得到了解决的麦凡,将那块黑色的表盘暂时留在了酒馆之中,他带着日记本,就打算离开这里。

    ‘哎哎哎!’

    日记本急的隐隐发烫:‘你别走啊,你不打算选择回归吗?’

    麦凡却停下脚步,笑的特别的狡猾:‘对于我爷爷来说,我七十岁回归跟我现在回归有什么区别吗?’

    ‘虽然你一直在跟我灌输着,这里只是任务的世界。’

    ‘但是在这个世界里生活过的我却知道,能被人为改变的道路,那肯定都是活生生的人所存在的世界啊。’

    ‘你看,现在,在我的身边,出现了曾经的反派身边没出现的人。’

    ‘这不恰恰说明了,这个世界是完善的个体,是不同于我的世界的存在吗?’

    ‘所以,我是不会选择现在就离开的。’

    ‘我在这个世界,还有一个牵挂我的人在等我呢。’

    ‘为了米粒,我也愿意在这里体验一把慢慢变老的人生。’

    这个世界没有网络,条件也不怎么发达。

    但是有一个等着麦凡回家的人,一个他离开后会伤心欲绝的人,只是因为这个……就足够让他留下了。

    麦凡的话音落下,小酒馆中再无半分的响动,日记本又变得普普通通。

    抽离了思想的麦凡在驾驶室中睁开了眼睛。

    他摸着崭新的方向盘,笑的踏实又满足。

    他要见米粒儿,立刻,马上。

    这一天的米粒十分的奇怪。

    因为她的男朋友总是瞧着她傻乐,好像,两个人之间最后的那一点窗户纸被捅破了。

    他的胆子好像变得很大,他的态度也变得十分的亲近。

    这个时候的麦凡让她感觉的到,他是真的真的……很喜欢她。

    米粒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欢喜却快要满溢在心间了。

    她美滋滋的看着饭桌上的麦凡非常诚恳的让她的父母放心,看着麦凡恳求将她交到他的手中。

    她知道,她的未来有他,生活一定会过的十分幸福。

    米粒的这些预感……

    经过了十年,二十年,乃至一辈子时间的检验。

    在她白发苍苍歪在病床时,她的爱人也没有放开她的双手。

    ……

    人对于自己的生命走向尽头……总会有一些感应的。

    ……

    今天如同昨天一般,温暖平和,甚至窗外的小花开的更艳,可一直静静的歪靠在枕头上的米粒却是突然开了口:“麦凡?”

    “嗯?”

    “你说现在的场景,你有没有觉得熟悉?”

    坐在床边拿着一本书正慢慢诵读的麦凡停了下来。

    此时的他已经白发苍苍,岁月留给他的却是儒雅的气质与翩翩的风度。

    这个帅气的老头就像是米粒第一天见到他一般坏坏的笑着,回答了他的妻子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情话:“记得,我怎么会忘记呢?”

    “那还是我最难的时候吧,我们才认识几个月?”

    “那样的苦,你都陪着我一起过来了,现在这般的甜,你怎么能放在一起比较呢?”

    米粒再一次被逗笑了,她的胸有些闷闷的,笑的有些喘。

    “麦凡啊,屋外的迎春花开了,你不是总说,我跟迎春花很像吗?”

    “怎么,今年没见你给我折一直迎春花呢?”

    这老夫老妻了,妻子依然如同小女孩一般的烂漫。

    麦凡无奈的摇摇头,将手中的书本放下,转身离开了病房。

    这样真好啊,这么多年的相濡以沫,他真喜欢米粒这种纯直的性格。

    就在麦凡溜达到医院后院的小花园,打算偷偷摸摸的辣手摧花的时候,突然,就被人从后面给喊住:“哎!那个老头!你干嘛呢!”

    “这花园里的花可都是医院里边自己养的!谁让你折了?”

    糟了,被人抓包了。

    麦凡嘿嘿的笑着,转身想要跟身后的人解释一下,谁成想这一转头,他发现在他面前的人……竟然是一个多年不见的老熟人。

    “是你?”

    “你是何文娟?”

    麦凡的语气实在是太不确定了,那个呵斥他的人,此时穿着一身临时工装,手里还拿着一套园丁的工具。

    而被麦凡一口喊出名字的何文娟,先是眯着眼睛盯着麦凡看了很久……后才像是对上了记忆一样,露出了一个恍然的表情。

    “哦,原来是你啊……”

    “你这你在这里干嘛呢?”

    麦凡带着一种被人戳破坏事儿的心虚嘿嘿的笑着:“没啥,我爱人在这里住院,看着外面的花开的很好,想要拿一朵上去瞧瞧。”

    “喏,就在这住院部的五层。”

    麦凡往上指了指,何文娟跟着看了过去,再开口,口气里的酸就掩不住了:“那可是VIP病房,一天就要好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