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111) in /data/wwwroot/www/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ata/wwwroot/www/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三十四章 故事的后续_反派就很无敌_都市言情_笔趣阁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反派就很无敌 > 第三十四章 故事的后续

第三十四章 故事的后续

 热门推荐:
    “看来,你在卸任了粮油公司的总经理之后,也过的挺好?”

    “那个时候人们都说,你是犯事儿被撸了。”

    “原来不是这么回事儿的吗?”

    这话编的,听得麦凡都乐了:“嗨!这哪跟哪儿啊,反正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倒是你,咱们得有三十多年没见到了吧?”

    “你过的咋样?”

    过的好能这样吗?

    若是时间能够倒退到五分钟之前,麦凡一定不会多余外的去问这最后一句话。

    你看现在这结果,倒霉的他就要傻乎乎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在他的眼前大倒苦水。

    何文娟声泪俱下的诉说着当年被秦墨退婚的不如意,说着后来工作的没前途,说着后来的遇人不淑,说着现在如今的儿女不孝。

    说的麦凡头疼欲裂。

    他趁着对方沉浸在自己的激动中时,背着手从身后的迎春枝杈上偷偷的摘下了一朵小花。

    然后在何文娟话语停顿的那一瞬,找到了插话的时机,干脆利落的跟这位早陌生无比的老熟人道了别:“再见!”

    嗖,人就溜了。

    急得何文娟:“哎哎哎,你别走啊!你听我说完啊…….”

    我还有许多许多的苦楚想要倾诉,但是没有人愿意去听的。

    我只是,我只是想要找一个能够说得上话的人听听我的唠叨罢了。

    麦凡哪有时间跟对方叙旧?他老伴儿还等着他的花儿呢!

    麦凡就算是这么大的岁数了,那腿脚灵便的依然像是一只兔子。

    他鼠窜回了米粒儿的病房内,看着他的妻子对着他露出一个如同以往般灿烂的笑容。

    “我听到楼下的声儿了,你看到人了?”

    麦凡一愣,他将这朵娇颤颤的迎春小花别再了米粒儿的耳边问到:“你早知道何文娟在这里干临时工了?”

    米粒点点头:“你不会怪我吧?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这个人你从未对她表示出任何的特殊,但是咱们俩当初确认关系了之后,她可是跑到我面前说了好多酸话的。”

    听到这里的麦凡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他有些宠溺的笑着:“你也真是能憋着,当时为什么不跟我说,哪怕是问我一句也好啊?”

    米粒儿此时却是有些得意,她对着麦凡眨眨眼:“因为我知道,对自己足够自信的女人,是不用通过向男人告状来解决情敌的。”

    “何文娟跳的再高啊,我也只觉得她可笑。”

    “再说了,若是我跟你说了,让你替我去出头,那岂不是又给她一次单独与你见面的机会吗?”

    “我傻吗?我不傻。”

    说到这里米粒儿有些倦了,她感觉到自己的气力正在慢慢的消散……

    来了吗?

    米粒儿有些依恋的看了一眼她眼前的男人,用最后一点力气将手抚上了鬓边的小花。

    “麦凡,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这一生很幸福。”

    “嗯,说过,你每天都在跟我重复这句话。”

    “是吗,幸福的我想要睡了。”

    “那你睡吧,我就在旁边陪着你。”

    麦凡感受到了他爱人的虚弱,他没有离开,他就坐在床头静静的等待。

    等到米粒如同熟睡一般的闭上眼睛……

    麦凡就将神识沉浸在了那个酒馆当中。

    ‘滴答,滴答……’

    小酒馆内的时间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

    那块黑色的表盘静静的躺在收银台的中央。

    麦凡啪的一下打开了这块表盘,看着那唯一存在的1和0.

    他把手指伸了过去,把指在1上面的指针播回到了0。

    “咔嗒”

    手表涌现出了光芒……

    站在酒馆内的麦凡身旁弥漫起了点点的星光。

    这些星光汇聚成一张大网,将麦凡整个人笼罩起来,下一秒钟,嗖的一下,拉着麦凡消失在了这一方天地之间。

    神识之外,这个世界曾经的反派,那个名叫麦凡,那个穿着POLO衫,一派洋气的老头子,挂着幸福的笑容,歪倒在了他老伴的病床之上。

    这个场景,从门外看过去,就好像是一对相爱的恋人,相拥在了一起。

    他们就这么安静的待着,直到巡房的护士,发现了他们两个人的异样。

    “来人啊!快通知病人家属!”

    在一番兵荒马乱之后,麦凡与米粒的孩子们,冲到了病床前,看到了父母相拥的这一幕。

    “爸!妈!”

    他们在哭泣,却紧紧是因为失去父母的悲伤。

    他们遗憾并没有太多,因为孩子们都知道……对于他们老两口来说,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我与你白头,我与你偕老,我与你共死。

    这是我与你的承诺。

    ……

    在短暂的混乱之后,这个世界终究是回到了原本的轨道。

    可麦凡在这个世界留下的足迹,却是难以磨灭的。

    ……

    走廊的那一头,正在打扫卫生的何文娟听说了这个病房内刚才发生的感人的事情。

    她的嘴往上咧了一下,却是笑的比哭还难看。

    ……

    “我跟你说,那个老人家的身体可健康了,前一阵还在咱们医院进行过一次体检呢。”

    “可不是吗?可越是这样,越是感人啊!”

    “我能大胆的猜测,他是因为他老伴的离去,过度悲伤,身体机能一下子没跟上,就跟着走了吗?”

    “否则你怎么解释就一起闭眼了呢!!”

    护士们议论纷纷,等到医院给出的死亡证明上的内容一公开,所有人都证明了自己的推测。

    ‘脑死亡’

    “看吧!”

    “气血上涌,悲伤欲绝,心胆俱裂!”

    一时间,一个感人的故事,一个动人的传说,一个可以被传颂的爱情,就在医院的病人与医护之间传了开来。

    然后,等到这位与妻子一起去世的老人家的身份被新闻宣告了之后,整个医院都沸腾了起来。

    “我的个妈妈!你们听说了吗?”

    “听说了!听说了!”

    “我的天呢,这位麦先生,竟然是我们国家为数不多的经济学的院士!我印象中的科学院的院士们不都是理工类的居多吗?”

    “经济学分类的学者能被评上院士的也实在是太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