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111) in /data/wwwroot/www/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ata/wwwroot/www/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一百零七章 第三个世界(被抓了)_反派就很无敌_都市言情_笔趣阁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反派就很无敌 > 第一百零七章 第三个世界(被抓了)

第一百零七章 第三个世界(被抓了)

 热门推荐:
    花莹莹仿佛很不好意思一样,应了一声:是,带着麦凡就往草丛的深处走去。

    两个人越走越深,杂草都快没过了两个人的腿弯的时候,麦凡轻喝了一句:“跑!”

    两个人撒丫子的……就往小树林的深处蹿去,头也不回,唯恐被身后的车夫给追了过来。

    ‘呼哧,呼哧…….’

    可是他们怎么发觉的那么快?

    不多时,身后就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站住!”

    “这小兔崽子还真狡猾啊!”

    “别废话!赶紧追!”

    通过声音可判断,这明显不止一个人在追着他们。

    麦凡骂了一句:‘艹!’拽着莹莹的手又紧了几分:“快走!”

    可是……

    “少爷,小凡哥,我跑不动了?”

    麦凡一回头,就发现跟在他身后的花莹莹,她穿着的阔脚裤边上已经被周围的杂草给拉的血迹斑斑。

    趁着麦凡这一愣神,花莹莹一把将麦凡的手甩开:“少爷快跑!”

    说完,她就开始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开。

    花莹莹一边跑着,还一边故意的大喊着:“少爷,你快跑!不要管我!!”

    “莹莹帮你挡住他们。”

    麦凡看见那个穿着鹅黄色褂子的姑娘,在另外一个方向里又蹦又跳,想要将追击的人引过去。

    “你是不是傻!”

    麦凡一咬牙,弯下身子,从小酒馆中又顺出了那把手枪,打算从一侧绕过去,跟那些歹人,来一次正面的交锋。

    谁成想,他才弯下腰,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黑影,在麦凡的脑海中闪现出了:‘等回去了我一定要去学一下格斗术’的念头之时……

    砰,麦凡眼前一黑,被人击晕了过去。

    ‘刷拉’

    一个黑色的罩子从麦凡的头顶套过去,不远处的花莹莹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几个身手矫健的人,刷拉拉从草从中站了起来。

    他们互相看看彼此,发现对方的肩膀上也扛上了‘货物’之后,就点点头,一起行动,将这两个黑麻袋,抗到了路边早就准备好的三轮车内。

    还然是那个拉着麦凡的车夫,吱吱嘎嘎的,载着这两个袋子,朝着一开始就要去的目的地而去。

    ……

    等到麦凡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他一个激灵,翻身起床,接着就被后脑勺传来的刺痛……给扯了个龇牙咧嘴。

    “艹!下手真是狠啊,肿起来这么大一个包?”

    麦凡揉着后脑勺,借着屋内昏黄的灯光,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处有些简陋的房间。

    七八平米大,一张床,一台床头柜,一把椅子。

    门窗挨在一起,看起来就是一处瓦房。

    房门口处立着一木制的脸盆架与衣帽钩,上面摆着一套普普通通的洗漱用品。

    很有点旧时候军队的作风。

    麦凡从床上起身,他大概猜到了,自己被带到了哪里。

    在他去找花莹莹的线索之前,麦凡先往自己的身上摸索了一下。

    果然,他的枪已经不在他的身上了。

    吱呀,房门在此时被人给推了开来。

    顾先生站在门前,笑的相当坦荡。

    麦凡叹口气:“这可是赤裸裸的绑架。我父母给我留下的仆役可是还在公寓那边等着我回去呢。”

    “你就不怕惊动了我的家人,让他们动用关系,直接告你一状?”

    被威胁了的顾慎言却是毫无惧意,他用手套拭了一下麦凡面前的椅子,轻飘飘的坐在了麦凡的面前。

    “不怕,因为在请麦少爷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提前与令堂通过了电话。”

    “令堂对于自己的爱子能够拜在我的门下,是十分激动且深感荣幸的。”

    “他同意了你平常在香城大学中读书,周末来我学院深造的建议。”

    “还将你的监护权全权委托到了我这个老师的手中。”

    “你看,在正确的道路选择方面,你的父亲可是比你强多了。”

    “你的家人对此是支持的,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麦凡惊疑不信:“这怎么可能,你怕是诳我的吧?”

    “虽然我父亲出身不高,可也是风浪之中打滚过来的。”

    “而且,这事情被我的母亲知道,依照她疼爱我的劲头,她是不可能答应的。”

    听到这里,顾慎言笑了。他从怀中掏出一板儿精致的烟夹,抽出一根香烟叼在了嘴上,然后朝着麦凡抖了抖嘴上的烟卷:“给点上?”

    点上!

    麦凡划开洋火,给这位派头十足的先生续上烟,等着对方的答案。

    顾先生说到:“还能是因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的父母有些小小的惊人啊。”

    “我是真没想到,你们麦家人,无论是你的父亲还是你的母亲,这胆子……都大到没边儿了。”

    “也不知道你的母亲知不知道,你的父亲利用内河漕运与北派的钱粮帮……做过走私的行当?”

    “而你的父亲利用这群黑帮的大旗,在暗地里做着八方见不得光的生意。”

    “这门路广啊,广到我这个做情报的人都心动了。”

    “原本想着是不是把你们家的行路给拿过来,后来一想,我何必去将这层窗户纸捅破呢?”

    “只要让你成为我的学生了,你的,不也就是我的了嘛…….”

    听完这番话,麦凡惊呆了。

    他惊讶的是……面前的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的无耻,可是他还有事儿没弄明白:

    “可是这事儿跟我的母亲又有什么关系?她从来不掺和我父亲的生意的。”

    顾慎言咬了一下哈德门的过滤嘴,笑得高深莫测:“你的母亲?比之你的父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所能制造的麻烦更多。”

    “我是从未想过,麦家人的乐善好施,会覆盖到那么远的范围。你母亲组织了一个慈善基金会,她会定期的往那个挂着慈幼会名义的组织里打一笔为数不少的慈善捐款。”

    “当然了,这些款项是用来做什么了,都是无法摆在明面上说的事情。”

    “可是你知道,像是做我们这一行的人,最会的就是无中生有与捏造证据了。”

    “当我给你的父母分别去了一个电话,只是提了一下彼此的丰功伟绩了之后…….”

    “他们的感情果真是深厚,为了替对方遮掩,就立刻将你托付给我来照顾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