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111) in /data/wwwroot/www/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ata/wwwroot/www/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一百一十八章第三个世界(事情起)_反派就很无敌_都市言情_笔趣阁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反派就很无敌 > 第一百一十八章第三个世界(事情起)

第一百一十八章第三个世界(事情起)

 热门推荐:
    至于被兰梦瑶被不停的揣摩与设想的麦凡,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就要成为对方攻克的目标了。

    他与花莹莹十分随意的溜达在车水马龙的海上市区,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聊着最重要的事情。

    “我想要找的人有消息了?”

    “白浅浅通知你的?我怎么这么不相信呢?”

    花莹莹摇摇头:“不是,还不是前一阵你让我查的军政两方面与红党有可能秘密往来的名单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能有线索了。”

    “在哪里?”

    “在庆重,是原戴先生的手下,八大金刚之中的老六。”

    “如果不是我们由原来的军统改为现在的保密局,最高长官也变成了顾先生的上官郑先生的话,可能我们还查不到对方的头上。”

    “还有,长官你一定想不到,这位排名第六的能人现在的名字竟然只是他的化名,他真正的名字是,丁群。”

    听到这里,麦凡停了下来,他搂着花莹莹走到路边,从怀中掏出了最爱的卷烟,花莹莹替麦凡将烟点着,看着这个她崇拜的不行的男人在烟雾中缓缓的说出了接下来的猜测。

    “老六就是丁然的弟弟?”

    “我怎么记得八大金刚的老六是姓郑的。”

    花莹莹一脸的敬佩:“是假名,来到内陆之后,顾先生替他改了名字。”

    “给了他一个新的身份,让他跟在了当初如日中天的戴老板的身旁。”

    “顾先生真的厉害,那个时候他可是与戴老板面和心不合的敌对着呢。”

    “而且我听说,现在这位老六与红色党派方面交往甚密,也是顾先生的安排。”

    “总感觉顾先生将他派在那样的位置,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听到这里的麦凡心想到,若不是他从丁然手中拿到了他的兄弟的线索。

    这些事情他跟旁人一样,是一无所知的。

    麦凡在回到海上市了之后,就依照着丁然一方的线索开始查询他这位兄弟的下落的。

    也正是如此,他才能查到别人都不知晓的源头。

    除了他和莹莹再没有人知道郑耀先也就是丁群的真正身份了。

    “这件事儿,”麦凡将香烟扔到了地上,用鞋底儿将其碾灭:“你不要再查下去了。”

    “我会另外派人去接着往下接触。”

    “你之前过去的时候,没有露了行迹吧?”

    花莹莹摇摇头:“放心,我用的是咱们自己的私线,并没有走保密局对公的情报站。”

    “那就好!”麦凡将风衣整理好,再次将莹莹搂在了怀中:“别再继续了,不能暴露你,所有人都知道你跟我的关系,都知晓你是我的人。”

    “这条线,既然所有人都不知道,那么我们也就假装不晓吧。”

    “走!我们回保密局,只将你发现的这位老六曾经接触的咱们内部的高官名单整理出来。”

    “眼看着又是一年的年底了,我负责的情报处,总是要往上面交一些业绩的。”

    “我还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往庆重市‘政府’的中心调一调呢,也好让我们的最高长官认一认我这个青年才俊的脸。”

    说完,麦凡哈哈大笑,带着花莹莹上了就近的黄包车,直奔着保密局的大楼而去。

    在这个世界里,不会有女人说他臭不要脸,就会吹牛了。

    因为他麦凡,现在就是一个公认的.......很有本事的人呢。

    .......

    花莹莹搂着麦凡的腰,去享受这份儿难得的亲近。

    因为等到黄包车停到了保密局的大门前,她就从麦凡的怀中退了出来,走在麦长官的身后,再一次恢复成为了一名下属的身份。

    对于此,麦凡有些心疼,可是这样对他们两个都好。

    他要趁着那位上面派下来的专员没有抵达之前,去整理一份‘名单’。

    替他真正想要隐藏的人做一番掩护。

    就在麦凡开始忙碌的时候,一场灾难正悄无声息的发生在另外一个城市。

    与初韶雪有联系的红区,有人给她发来了求助。

    今年的革命区内迎来了一场罕见的寒冬。

    作为被封锁的一方,物资紧缺严重。

    他们需要大量可以御寒的衣物,同时,还需要一批可以救命的药品。

    对于革命区的要求,初韶雪感到从未有过的棘手。

    御寒的衣物解决起来并不是难事儿,就算是药品,只要肯花大价钱,她也有办法搞到手。

    可是,怎么将它们运送出去呢?

    最近的风声十分紧张,麦家惯走的内漕码头,还有经常出入的陆路运输,都受到了不少的阻挠。

    明面上,马队,船队,没有人敢接没有条子的黑货了。

    哪怕是少量的夹私,掌柜的也是连连摆手。

    想要让他们运送东西,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那就是拿到保密局的批条,也就是许可证。

    可是自己要运的这些东西……不用想,就算是麦凡是自己的亲儿子,对方也不可能批的。

    就在初韶雪犯愁的时候,她的好闺蜜,也是与她一起给红区提供物资的明镜,却是拿来了一张空白的运输单。

    初韶雪很是惊喜:“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

    明镜语气里略有得意:“从我弟弟的房间里偷出来的。”

    “少几张他察觉不出来的。”

    初韶雪这才想起来,明镜的弟弟也是在政府要紧的部门内任高官的。

    他虽然与自己的儿子所在的系统不同,但是也是一个手握重权的人物。

    “那咱们赶紧跟那边儿联络?”

    明镜按住了初韶雪的手腕:“不行,这事儿可不能明晃晃的用你们家的运输路线了。”

    “虽然明面上我们有了条子,但是这偷来的就是假的。”

    “一旦被人查出来,咱们两家人不但要背负一个私运违禁物资的罪名,还要担负起偷窃政府公文的罪行。”

    “所以,这事儿不能找你们家老麦,我们要防止被一锅端啊。”

    “咱们走黑道吧,让那些做惯了私运的人来办。”

    “他们平常都敢夹带私货,现在我们把这张单子给他们,作为交换的条件,让他们运送自己的违禁货品时夹带上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