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111) in /data/wwwroot/www/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ata/wwwroot/www/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天空上的浮云和我最白的打赏加更_反派就很无敌_都市言情_笔趣阁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反派就很无敌 > 天空上的浮云和我最白的打赏加更

天空上的浮云和我最白的打赏加更

 热门推荐:
    麦凡应了声是,堂而皇之的给自己的秘书拨了一个电话,白浅浅这几天不假手于人,一直盯着电话机,在听到电话铃响的那一瞬间,就把电话给接了起来。

    “麦长官。”

    “是浅浅啊,你帮我去食堂订一份菜,就说要魏红魏厨子亲自动手。”

    “至于食材,我最近想吃点鲜的,你就跟她说,从高级市场里直接让人送,我要吃鲟鱼,素什锦,砗磲,再配上一壶梨花白,最合适了。”

    “哦,菜肴尽量做辣一些,行动处的明长官,喜欢吃辣的。”

    白浅浅应了一声是,挂了电话就去了食堂。

    她不明白自己的长官为什么会为了点个餐,非要让她天天的守在电话面前。

    但是她每次成功的完成了麦凡的命令都能拿到一大笔的佣金......

    就冲着这个,她也不会去深究。

    下了楼的白浅浅对着食堂的窗口说完了麦凡的要求之后,纪中原的妻子魏红,只是一愣,就挂上了老实又质朴的笑容。

    “好的,白小姐,我这就去做。”

    “还有现在已经是饭点儿了,我这里刚才做好的甜汤,白小姐用完了再走?”

    白浅浅想到了她上次在这里吃到的奶酪,深感这位魏厨子的手艺,只想了一下,也就应了下来。

    等到她喝完了甜汤,没忍住又在这里用完了饭,魏厨子替麦长官几个人准备的午饭也就备好了。

    白浅浅拎着饭盒,与76号院门口的警卫进行了交接,她在今天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

    ……..

    饭盒运送的过程十分的顺利,长官的盒饭,没有人会去过多的检查。

    此时,关子健,明台都在办公桌前,麦凡当着他们面将餐盒打了开来。

    “哎呦,今天的餐后水果怎么是柿子?”

    “这个季节,柿子已经下树了吗?”

    麦凡的嘴角挑了一下,将这几个黄橙橙的柿子放在一边,把他点的小炒,摆在了众人的面前。

    鲟鱼是酸辣的,砗磲里的蛤喇肉被挑了出来,片成一片一片的,配上芥末油,清爽又刺激。

    素什锦是炒出来的,火候地道,三个人配着稻米饭,将盘子里的菜吃了一个干净。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几个人很有默契的起身,径直往牢房走去。

    这个时候,就算是有栅栏的阻隔,也无法阻挡杜若松与他老家的妻子抱在了一起。

    两个人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也许是骨肉亲情,也许是杜若松本身就不想死,当麦凡他们三个人走过来了之后,这个前期被反复拷打过的也没有招供的男人,此时,就这么背叛了他的信仰。

    这让了解过对方的生平的麦凡,在心里啧啧称奇。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让杜若松与他老家的妻子有了不同于以往的交集呢?

    在反派的世界里,杜若松和兰梦瑶在此时已经结成了革命的伴侣了。

    可是现在,兰梦瑶与杜若松只是暧昧,而他老家的妻子看起来......却是将这个男人吃的死死的了。

    正因为这点怀疑,麦凡对杜若松这个从未曾出现过名字的妻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他发现这个女人在劝服她的丈夫投降的时候,脸上带着的表情满是疑惑与不解。

    明明害怕的不行,却好像是有什么能成为她的底气一样,让她坚强的支撑了下去。

    就好像,她认为她的丈夫能够发达?

    在什么情况下才会给一个乡下女人这样的错觉呢?

    以己度人,麦凡想到了一种可能。

    重生。

    这个没有现代女子气息的传统女性,之所以能占得先机,一定是掌握了曾经的剧情。

    而当这个剧情有所偏离的时候,她也只能用对未来的信心支撑下去了。

    这也正好说明了,男女主的感情线为什么会偏离的如此之大。

    想到这里的麦凡看向那监狱对面被单独关押的兰梦瑶的时候,他的脸上就带上了同情。

    “我真是没想到啊,我以为你们两个人之间,最先扛不住的应该是你。”

    “没想到我们的关特派员竟然还能挖掘出杜若松隐藏很深的一条线索,从而撬开了他的嘴巴。”

    “可是我怎么记得,你跟杜若松不是两情相悦的吗?”

    “你们感情好到,他都可以为了你…….”麦凡指指自己的鼻尖:“对我痛下杀手呢。”

    “可是现在,两年过去了,你们还在暧昧,而他却是连老婆孩子都有了。”

    “我们学校的女神,现在也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了吗?”

    此时,抓着栏杆的兰梦瑶比麦凡更加的难以置信。

    直到麦凡说完这番话,她才从恍然的状态中转醒。

    兰梦瑶如同做了一场梦,脸上全是讽刺与自嘲。

    她侧头看向麦凡,口气中全是难以置信的疑问:“他怎么就这么招了?他连挣扎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吗?”

    “老婆孩子对于他就这么重要吗?”

    “那他当初干嘛出来干革命呢?而我,我又算是什么呢?”

    “我们在培训的时候,在红旗底下发下的誓言,都是随便说说的吗?”

    “那之前做的那么多,对他来说,又算是什么呢?”

    麦凡没法给兰梦瑶任何的答案,选择这种东西,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没有一个固定的答案。

    同一个人,不同的时间,甚至只是一瞬间的心情,都会让人做出与前面截然相反的选择,更何况,他又不是杜若松,他当然不会明白这个男人此时的心情啊。

    可是看到兰梦瑶此时的状态,麦凡还是想要多说一句,这是他作为一个情报处长应该干的事情:“我说,兰梦瑶,你的同伙都已经招供了,你再死扛着嘴硬,就没有什么必要了吧?”

    “你要知道,我们的人对于没有利用价值的人的态度。”

    “当杜若松将一切都说出来了之后,你就会成为那个被舍弃的无用之人。”

    麦凡以为,他面前的女人将会溃不成军,最后也会背叛她的组织与信仰。

    谁成想,这个在学校中只因为自己纠缠于他,就能痛下杀手的女人,在此时,却对自己同样的狠厉。

    她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突然昂起头,朝着栅栏的对面狠狠的啐了一口,混合着血渍的唾液,落到了杜若松和他妻子的面前。

    那个乡下的女人,在面对兰梦瑶时,眼睛里全是畏缩,而此时的杜若松,则满是恼羞成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