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小七的捉妖日常 > 第二百三十三章:果
    如果有可能,她现在真想从肚子里掏出肠子看看,是不是都青了。

    ……

    那幽呢?

    与土地公在一起的人是幽?

    想着之前“宸樾”的神态,再看着面前的宸樾,小七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宸樾身上的法力没有全部恢复,自然是打不过蜈蚣精的。她当时还在疑惑,怎么幽会变得这么弱,连一个蜈蚣精都打不过,原来如此。

    小七渡了真气给兔子精,见兔子精好了一些,但脸色仍是有些铁青的看着宸樾:“那现在怎么办?”

    宸樾目光又在小七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忽然眉头一皱,抬手手心之上便多了一缕白气,在他掌心转动了两圈,然后消散于无。

    看着脸色阴沉的宸樾,小七开口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

    宸樾看向小七,神色一如既往的清冷:“他们被抓走了。”

    小[55小说网 www.55xs.vip]七一怔:“你是说土地公和幽被抓走了?”

    宸樾不置可否,小七正要说什么,此时怀里的兔子精身子动了动,她低头看去,兔子精双眼勉强睁开了一条缝隙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那现在……”

    宸樾转身向一处走去:“等。”

    “等?”

    小七快走了两步,跟在宸樾后面:“你就不怕去晚了,他们两个会死吗?”

    宸樾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一处挂满白布,门窗紧闭的客栈门前,站在门外还能隐隐听见里面的哭声。

    小七站在宸樾身后,只见宸樾抬手敲了敲门,屋内哭声渐小。

    一阵门栓响,一个面容枯槁,身形佝偻,身披素白的中年妇人站在门内。看到门外两个人也是一愣:“二位是……”

    小七看向妇人身后,只见里面昏暗无光,明火忽明忽暗,这怎么还在客栈里烧上纸钱了?

    宸樾淡淡的回道:“我们夫妻路过此地,眼见天色不早,又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不知能否住在这里一晚,银钱好说。”

    “……”

    夫妻?!

    小七见宸樾说谎也面不改色,随即抽搐了两下嘴角……谁要跟他是夫妻,恐怕不是短命就是不得好死!!

    妇人神情有些为难,又探头看了眼宸樾身后的小七,沉吟了一会儿,才勉为其难的点点头:“先进来吧。”

    “多谢。”

    宸樾点了点头,随即抬脚迈入屋内。

    小七跟在后面。

    进到这间客栈之中,小七看到原本应该是摆满桌案的大堂,桌椅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正中放了一个火盆,火盆的旁边放了一堆还未燃烧的纸钱。

    妇人将门栓插上,然后走到宸樾和小七的面前,低声慢语的说道:“如今城中死了很多人,我这客栈数日前便人去楼空,做饭食得伙计也没有,就委屈二位一下了。”

    “无妨。”宸樾从胸口掏出两锭银子,递给妇人:“是我们夫妻叨扰了。”

    见妇人看了过来,小七皮笑肉不笑的对妇人点了点头。

    “这……”妇人说道:“公子给的银钱太多了。”

    宸樾不语,一直伸着手。

    就在小七还在等着见识幽的真本事时。

    只见蜈蚣精双手突然变换出一把短刀,插入幽的胸口!小七一惊,蜈蚣精见自己占了上风,身上妖气顿时暴涨,另一只手快速的向幽的胸口上掏去。

    幽身上的真气,迅速的从胸口飞出,附着在蜈蚣精的短刀之上,最后被蜈蚣精吸入体内。

    小七纵身一跃,青霜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剑气,向蜈蚣精身上挥去。

    就在剑气打到蜈蚣精身上时,蜈蚣精抽出已伸进幽胸口半截的手,快速后退。

    没了力气支撑,幽跪倒在地,一只手勉强撑住身子,胸口的血染红了前襟。

    小七来不及去看幽此时怎么样了,飞身继续向蜈蚣精攻去。

    蜈蚣精对小七不屑的一笑。

    现如今蜈蚣精吸了幽身上的法力,小七对付他很是吃力。

    就在她分神的时候,一道真气重重的打在小七的胸口,小七便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她喉咙一热,然后吐出一口鲜血。

    看着缓步走来的蜈蚣精,小七手拄着青霜剑,站了起来。

    “你先走。”

    小七一愣,看着幽向蜈蚣精冲去,速度快到她都来不及看幽脸上的表情。

    来不及细想,她抓起地上兔子精的后脖颈,提起来放进怀中。连退几步,然后转身将青霜剑一扔,顿时青霜剑变大数倍,她纵身跃上青霜剑剑身,此时蜈蚣精被幽牵制住,布下的结界被她轻松的破解掉。

    耳边传来呼啸的风声,周围的的景色飞速的后退,瞬间便出了荼城地界。

    怀中一动,兔子精从小七的怀里抬起头,看着小七紧紧抿着的嘴唇:“不要回去,心软了也不要回去。”

    小七一愣,低头看向怀中的兔子精,胸膛里就像被一个锥子柔柔的捅了一下,不是很痛,又似很痛。

    青霜剑停在半空中,小七紧抿着双唇不语,随即御剑在空中回转,快速的向一处飞去。

    合着风声,兔子精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入小七耳中:“你回去了,日后会后悔的。”

    就算听见了,她也还是要回去,幽身受重伤,明显不敌蜈蚣精,却又在紧要关头,让她先走,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抛下他!

    半空中,小七隐隐的看见幽躺在地上,心中一急,大声喊道:“看我今天不杀了你这个蜈蚣精!”

    蜈蚣精一顿,仰头看向半空中的人,待看清何人后,冷声笑道:“少了两个精元,我还可惜来着,想不到你竟还敢前来送死~”

    幽转头看向半空中小七,眸色幽深。

    就在小七使用法力的时候,突然眼前景象开始出现变化,看着蜈蚣精眼中的惊诧,趁着这个时候,小七急忙用法术拖起幽的身体,蜈蚣精想要追上来,可面前哪里还有那两个人。

    小七看着熟悉的地方:“这是……”

    幽一手捂着胸口,看着小七怀里的兔子精。小七也顺着目光看去,只见她怀里的兔子精一身纯白色的毛,突然变得枯黄暗淡,双眼紧闭,奄奄一息。

    是它……?

    小七眼带询问的看向幽,却被炙热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仍是问道:“是这兔子精救了我们?”

    幽:“我给了你机会,以后,你再也走不了了。”

    小七一怔,直直的看着幽,随即幽在她的目光下变成一身白袍,姿容绝世的男人。

    “宸樾?”

    离开前,土地公告诉了大概的方位,所以也不用她费力气的寻找。

    “喂,”小七双眼四下查看,嘴里跟着幽说道:“你不回去看看你尊主吗?毕竟他现在的法力,一般小妖都能对付的了他。”

    此处街上比她们吃面的那里更显得寂静诡异,就连哭声也渐渐弱了下来。

    小七不甘心的看着前面的幽:“看来你也没有多衷心嘛。”

    就在这时!

    小七突然闻到一股妖气,手掌微动,青霜剑现于手上,沉声说道:“跟我来!”

    说完快速的向一旁纵身一跃,青霜剑破空一挥,一阵惨叫传来,一个白色毛茸茸的东西掉落在地上。

    小七一愣,走近一看:“兔子?!”

    身受重伤的兔子一身白色的绒毛被鲜血染红,半睁着眼睛看着小七。

    小七看了一眼幽,见他慢悠悠的走过来,脸上云淡风轻,她就气不打一出来!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

    “你一个兔子精来这里做什么?”小七见这兔子精,毛无杂色,眼瞳不浑浊,心中不忍道。

    兔子精浑身痛的打着颤,哼哼了两声,竟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小七手腕微动,青霜剑消失不见,随即伸出二指在自己的眉心一点,又将一道真气渡进兔子精的体内。

    兔子精身上的伤口肉眼可见的迅速被医治好,只是内里被青霜剑的剑气所伤,还需修养一些时日才能恢复如初。连忙从地上起身,两个爪子在身前合十,冲着小七拜了又拜:“多谢姐姐不杀之恩,多谢姐姐不杀之恩。”

    接着声音带着委屈的说道:“小妖听家中的族长说这人间的荼城出了事情,因这里有小妖的亲人,不放心,所以想来看看。”

    原来是这样,那她可真的是伤害无辜了……

    小七内疚的蹲下身子,看着地上一身白毛被鲜血染红的兔子精:“都怪我不好……不然你……”

    兔子精又是一番道谢:“哪里是姐姐错了,小妖谢姐姐肯听我一言。”

    这人间有三六九等,在仙界,妖借,乃至精怪之中更是尤甚,都崇尚法力强大之人。

    “这城里不安全,你要去哪里?不如先跟着我们。”

    兔子精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幽,然后快速的蹦到小七身后,只漏出两个兔子耳朵和一双眼睛。

    小七看了一眼幽,然后疑惑的摸了摸兔子精毛绒绒的头:“你怎么了?”

    兔子精睁着一双红彤彤的双眼看了小七一会儿:“好啊,谢谢姐姐。”

    这小兔子精可真是可爱,小七笑着将兔子精从地上抱进怀中,看向面前的幽:“你主子让我们一起过来,你总不能不办事儿,坐享其成吧?”幽的法力可是比她强多了,真当她是傻子吗?

    “你怕我?”

    一路沉默不语的幽看着小七怀抱中的兔子精,双眸如同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兔子精一声不吭地在小七怀抱中挪了挪身子,将自己的兔头埋进小七的胳膊里。

    小七感受到兔子精浑身的轻颤,抬手安慰地不停抚着它后背的毛。

    蜈蚣精定睛一看,只见一身白袍的男子站在对面,轻易的就将土地公、土地婆二人救起。

    他心中一沉,借着这个空隙化成一缕黑烟,仓皇逃走,消失的无影无踪。

    土地公劫后余生,一手扶着土地婆连连道谢,真情流露时欲跪在地上谢救命之恩。

    最后还是在这姿容绝世的少年人阻止下,才没有跪下,细问之下,才知道这少年人名唤宸樾。

    ——

    小七心中了然,怪不得这土地公会对一个蛇妖另眼相待,原来是救命恩人……

    眼下没了好奇,便又想到一会儿去人间要办的事了,这人间的凡人离奇失踪、死亡,定与宸樾逃脱不了干系。想着宸樾在天上来人之前,怎么处理此事。

    “姑娘?”

    小七被土地公从愣神中唤了回来,便看到土地公一件慈善和蔼的模样看着她说道:“我琢磨了姑娘的面相良久,有一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小七无所谓的回道:“您老人家请讲便是。”

    土地公又是沉吟了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罢了,一切自有定数,我又何故托大。”

    ……

    看着一脸沉重为难的土地公,小七不禁抬手摸了摸脸:“怎么了?我面相不好吗?”

    土地公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姑娘的面相是极好的,日后定能有大际遇。”

    这土地公说了好话,小七反倒是有些不开心了,她刚刚怎么还给忘了,如今这肉身是竹眠不知道从哪里弄的,可跟她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

    撇撇嘴有些闷闷不乐的说道:“等以后有机会,劳烦土地公帮我的好友看看面相。”

    土地公似是松了一口气,恢复如常的笑着点点头:“却之不恭。”

    等到她有一日拿回自己的肉身,再让土地公给瞧瞧。再怎么说,这土地公也是一个神仙,虽说是地仙……但好歹也比她自己强不是。

    又与土地公闲聊了半晌,宸樾与幽二人便走了过来,看着宸樾的面色,确实是好了些,不至于看着那般虚弱。

    就是不知道,宸樾要何时将她身上的法力夺回……

    同样是被宸樾囚禁在身边,还是有法术要好一点,起码她不会那么快死在宸樾手上,更不可能死在别人的手上。

    虽然想法很没出息,但……暂时只能认命。

    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土地公的住处一路到人间,宸樾都没有看她一眼,难道……他终于不执着于折磨自己了?

    来不及多想,她们一行人便来到了人间的荼城。站在城外,恢复法力的小七看着城中上空飘着的一团黑气皱了皱眉头。

    然后随着土地公向城内走去。只见刚走进城内,这城中的一幕却让小七心中一沉。

    城中凡是房屋皆是挂着白灯,立着白幡。就连门上的牌匾或是屋檐都用长长的白布遮盖了起来。

    地上堆积一层厚厚的纸钱,人走在上面发出纸张摩擦的声音。

    耳中听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哭声,街上偶有行人也是面色蜡黄,步履匆匆。但凡是入眼之人,皆是老弱,年轻的一律不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