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一只哥斯拉的时空之旅 > 第三十七章 生命的奇迹
    (中午第二更,求推求收!感谢“假面舞天”的打赏!)

    行了大约半天有余,程凡站在一座长着青绿苔藓的山岗上,见到了此生难以忘记的一幕。

    大地上,数不尽的老鼠汇成一股浩瀚洪流,从南而来,往北而去,遇山过山,遇水涉水,似永不停息一般,往着北边急匆匆赶去。

    准确地说,这些数量惊人的家伙不是老鼠,而是北极旅鼠!

    它们形似田鼠,却比田鼠更肥更大,毛色也不呈田鼠的灰黑或棕,而是鲜艳的桔红,在黄昏的天光映照下,仿佛无数团小型火焰燃烧在大地,汇成一条红色长河。

    山谷中、草原上、山岭间,全是密密麻麻、数量惊人的旅鼠。

    它们悍不畏死,无惧黑暗,在不知是谁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奔赴未知的前方……

    程凡记得,在前世上学时,学过一篇文章,里面就介绍旅鼠大量繁殖后,大规模迁移,集体奔赴死亡……

    至于是不是真去跳海自杀,程凡并不知道,只不过眼下看来,旅鼠会集体大规模迁移倒是不假!

    到了这里,程凡已经明白近几日北极狐和北极狼为何都在往这方向靠近,原来是此地有一场盛宴正在开张。

    山谷口、草原上,来了许许多多的猎食者,从北极狐到北极狼,还有一只只体态肥硕的北极熊远道而来,天空中更有许多程凡叫不出名字的飞禽。

    此时的旅鼠几乎是疯了,它们汇成洪流,不顾一切的前行,甚至敢于向昔日的天敌发动进攻!

    北极狐、北极狼和北极熊此刻正忙着捕食,彼此相安无事。

    平日里,它们之间过得可并不融洽,就连不同的北极狼群,也会因为食物和领地的原因起纷争。

    但在此一刻,诸多的猎食者都忙着捕食这难以计数的旅鼠,一时间竟相互和谐地共存了下来。

    果然,生物斗争多源于对生存资料的争夺!

    天空传来厉鸣,一种似鹰似雕、伸展白色羽翼,具体程凡也说不上名字的飞鸟,从空飞落,尖爪往地上一抓,就是一只肥硕的旅鼠。

    可是这不过沧海一粟,这里的旅鼠实在太多了!

    今年是旅鼠繁殖的丰年,现在则正是旅鼠迁移的季节,也是猎食者们几年难得一遇的饕餮盛宴!

    程凡站在山岗上静静地看着,除了感叹自然造化的神奇之外,心里倒是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要是那愚公一家有旅鼠这般旺盛的生殖能力,可能不止能搬走太行、王吾二山,连整片安第斯山脉(世界最长山脉)也能给愚公一家搬走。

    既然不是天材地宝出世,程凡也没呆下去的兴致,他看了眼手腕处的指南针,跑下山岗,准备往南继续赶路。

    只是临跑路前,他跑到草原上逮了几只旅鼠,要一品旅鼠肉味,为他世界吃货之旅的食谱上再添一个物种!

    告别迁移的旅鼠大军,程凡继续南行,越往南,生机越发繁盛,从时间和地点来算,大致情景如下:

    刚进入格陵兰岛的北方时,程凡见到的是无尽冰川和雪原。山覆白雪,千里一色,湖泊和河流俱是结冰,海面漂浮着终年不化的冰山,几乎不见绿色,活动的动物稀少得可怜。

    等再往南行一些,湖泊和河流的积雪开始消融,雪化后形成的小河小溪漫过荒野,在雪之下的苔原开始初露的春色,活动的动物渐多,不过诸多山川仍旧雪覆,不见森林和草原。

    而等到了程凡目前的位置,草原已经足够茂盛,绿色的野草长满一片大地,青绿的波涛充满了生机,草叶间有一朵朵小花开遍,灌木正在山岭和原野上发芽,小河湖泊荡漾碧波,再配些天上的蓝天白云,这是一片自然纯净而美好的天地!

    在草原和森林交界的灌木丛地带,程凡又遇见了一种生活在北极的动物。

    这是一种兔子,体型很大,比寻常家兔要大得多,浑身生覆雪一般的白毛,当它趴在雪中一动不动时,若不仔细观察,还会以为这是一坨普通雪球立在那里。

    这兔子学名为北极兔,程凡本是不知晓这个名字,但他将遇到的这种兔子称为“北极兔”,却恰好符合了人类对它们的称呼。

    北极兔的体色很容易和环境混杂,难以分辨。

    程凡在第一次发现它们时,就是因为远处没有认出,以为那是雪原上下雪后积落的雪球,不以为意,还准备过去踢上一脚。

    然而等他走得快要近了,数十团“雪球”突然动了,拔动四腿,在雪地上撒丫子狂奔,瞬间跑了个没影。

    他这才明白过来,这丫居然是一种奇葩的兔子。

    北极兔成功引起了程凡的兴趣,他连续花了几天时间在灌木丛地带晃悠,追逐兔子,研究兔子,最后……吃掉兔子。

    北极兔身体不小,但由于它们脚掌宽且有厚毛,既适应冰冷的雪地,也方便在雪地上奔跑跳动,并且能够有效的减少脚掌的受压程度,而不至于在移动时有太大的下陷问题,因此在雪中速度飞快,毫无顾忌,反倒是程凡追逐它们时,好几次差点掉进冰窟窿里爬不出来。

    北极兔是一种群居动物,一个北极兔群有几十到数百只兔子不等,若一个兔群的北极兔在同一地方一起趴着,就会看到好多的“雪球”立在雪中。

    程凡便是根据这个特点,发现北极兔群,然后研究捕食它们。

    穿过了灌木丛地带,更远的地方,开始出现了寒带森林,森林中树木的种类虽然稀少,但已能称得上森林。

    林间树木并不茂盛,森林中活动的动物比格陵兰岛其它地方要多,阳光透过树梢,尽管没有一点温暖的感觉,但纯洁干净,不带一丝杂色,这样的气氛使程凡感到十分舒服。

    纯洁纯净,自然之美!

    鸟儿在森林中鸣叫,偶尔还能看到不知道什么学名的松鼠在枝头跳跃,也不知道这些小家伙们是怎么在这严苛的地方生活下来,还能在此壮大生息?

    北极狼在森林中出没,隐伏林间,借由丛林的色彩进行掩护。

    林间有积雪未化,但青草之叶从雪中生出,绿叶染白雪,给人一种别致的美感。

    当然,越向南行,人类活动的痕迹也逐渐越多,有时能在野外看见人为废弃的小屋。

    走到这里,程凡面临一个选择,是继续往南进入海洋,还是往东或者往西,从那里进入海洋?

    往南进入海洋,无疑是向南的最佳捷径,可是南方人类活动频繁,遇到人类的可能性也大为增加,虽说格陵兰岛生活的人少,岛上也不太可能有威胁到他的武器存在,但他并不想这样大摇大摆出现在人类世界。

    程凡最终选择了往东行,准备从那里的海岸进入大西洋。

    一路无话,程凡奔行了几天,从东面拂来的冷风里带着海的腥味。

    他站在一座山丘上远望,听着海涛拍过海岸的声音。

    不远处,海天相接,天无尽,海无涯,一眼看不尽这两个平面相交的尽头。

    海滩边,裸立着一颗颗奇形怪状的礁石,水浪一叠一叠冲刷岸边,在礁石上又轻轻碎成一抹抹洁白的水沫。

    离海滩不远的地上生长着耐寒植被,现已入夏,绿色的小草在此生长茂盛,绿意连绵成片,铺满海滩,再配着蔚蓝的天空、洁白的海浪,给人一种纯净安宁的美感。

    草甸里生长着许多小花,或呈紫色、或呈黄色,如点点繁星点缀在绿色的汪洋,随着从海洋吹来的寒风,尽管颤颤巍巍地摇动,却又昂然而立,生命竟是如此的不屈!

    “咦?”

    程凡突然惊咦了一声,他的眼睛睁得老大,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极为有趣的东西?

    他快速跑下山丘,朝着海岸的一边跑去,在那处海岸,一头庞然大物横陈在沙滩上。

    等到近了,他发现这是一头鲸鱼,具体的名字,程凡叫不上来,反正肯定不是虎鲸和白鲸!

    鲸鱼有十多米长,搁浅在沙滩上,虽尚未死去,但也已经气息奄奄,唯有等海浪冲上来时,硕大的鲸尾才会无力地拍打一下。

    可惜,冲上来的海水实在太少了,根本无法让它回到海中。

    鲸鱼口中不停发出低呜,像是在求救,又似是一个可怜的小孩在无助的哭泣。

    如果它不是被程凡遇到,怕是也活不了多久。

    搁浅的鲸鱼无力地睁着眼睛,看着面前这头的奇怪的怪兽围着它的身体打转。

    怪兽眼中冒着好奇的光芒,时而用爪子戳戳它的身体,时而扯扯它的鳍,或者跑到它的背上,研究一番它的鼻孔,甚至这奇怪的家伙还尝试过把它翻个身,想要研究它的生理构造……

    它要是能开口说话,恐怕早得大叫“救命啊,有流氓啊,有兽非礼鲸啦!”

    程凡围着这头鲸鱼转了几个圈,简单研究了鲸鱼的身体结构,他脸上露出一丝遗憾,不能把鲸鱼翻过来,看看它的生(和谐)殖器官,也就无法判断这头鲸鱼是公是母。

    毕竟,这厮前世为人,不是什么生物学家,也没专研过鲸类,很难从外表判断一头鲸是公是母,所以最好的办法当然是看鲸的小丁丁了!

    不是说鲸鱼是哺乳动物吗?那么必然身怀“大器”!

    这方法既简单又直接,就是有点吃鲸豆腐、耍流氓的味道。

    不得不说,程凡这家伙恶趣味十足,他想知道鲸这种庞然大物的性(和谐)器官究竟是得有多大,一米?或是两米?比之肤黑根硕的黑仔如何?

    研究了一圈,程凡立在那里,对着鲸鱼,摸着下巴思考一个严重的问题,是杀了这头倒霉的鲸鱼吃肉呢,还是做一回好兽,放鲸归海?

    鲸鱼双眼盯着他,嘴中不断发出低声可怜的呜咽,丝毫不知眼前这家伙在琢磨是不是要宰了它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