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一章 幸存者
    谷雨在一片金色的沙滩上醒来。
    初秋的太阳依旧滚烫。
    麻木的四肢恢复了直觉,已经能够感受到那无数小伤口的疼痛。
    饥饿在醒来那一刻便开始折磨他的神经。
    求生的本能,让谷雨来不及完全睁开眼睛,便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然而,他的身体就好像不属于他,根本不接受大脑的指挥,一动也不能动。
    一只小到只比硬币大不多少的蟹子似乎把谷雨半张的嘴巴当成了某种天然洞穴,竟然横行着爬过来,转动着溜圆的眼珠,爬过谷雨干裂肿胀的嘴唇,来到牙齿之间。
    谷雨几乎毫不犹豫的合上了牙齿,在嘎嘣嘎嘣的脆响下,嚼碎了小蟹子的外骨骼,品尝到了蕴藏在甲壳里面的血肉。
    那血很腥,但漫过味蕾,却让谷雨舒服的一阵战栗。
    他咀嚼的如此仔细,到最后连骨头渣都没吐出来一丝,全都费力的咽进了肚皮。
    很少的一块血肉,但却让谷雨的身体醒了过来。
    他终于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坐在柔软的沙子上,望向四周。
    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平静的如同亘古便是如此。
    身边是长不过百米,宽不过四五十米的小沙滩,在沙滩延伸向内的尽头处,是郁郁葱葱的植被。
    刚刚入秋,北半球的太平洋深处,温度依旧适宜植物生长。
    入目,谷雨没有找到自己最希望看到的椰子树,但却在不远处发现了一个同样落难的女性乘客,趴伏在沙滩上,不知是死是活。
    “有人!”
    谷雨心中一喜,却站不起来,只能四肢着地,朝着对方爬去。大约二十米的距离,却足足爬了五分钟。
    到了近前,才发现这个女人身材曲线夸张得惊心动魄。
    不过谷雨没有任何心思,他爬个二十米都费劲。再好的女人,现在都不如一只螃蟹有价值。
    努力将对方翻过身来。
    薄纱材质的睡裙因为浸水已经完全贴合在身上了。
    她的脖子上还挎着手机带,想来是海浪冲刷,反将这跨带卷到了她的腋窝下,才得以幸运保留。
    “朱莉!”
    她并不是谷雨的朋友,但谷雨对她却相当了解。
    他硬盘的大部分空间都给了对方。
    世界顶级模特,各大商场的巨幅海报上都印着她的肖像。
    谷雨定了定神,把耳朵贴在朱莉的胸腔上倾听着,没有“嘶嘶啦啦”的杂音,呼吸顺畅,并没有溺水,仅仅是因为疲惫昏睡过去。
    “还活着!还活着!”
    但如果继续这样晒下去,就不一定了。
    谷雨的后背被毒辣的阳光灸烤的滚烫,身体里的水份在飞速流失。
    他鼓起一口气,拖着朱莉往前方不远处的树林里爬去。
    这举动几乎耗尽了那一个小螃蟹给予的热量,让谷雨靠在一颗大树上喘着粗气。
    缓了口气后,他挣扎着又爬起来。
    “不能休息,必须找到一些食物,活下去。”
    谷雨内心警告着自己,四肢着地的爬进旁边茂密的植被之中,如野生动物一样行走,能够最大的节省体力。
    这应该是海岸丛林里,最贫瘠的一个,椰子树都不见一根。
    好在,谷雨在进入丛林二三十米处,一个潮湿阴暗的沟里发现了一截长了不少木耳和蘑菇的枯木。
    木耳是不会认错的,但是对于蘑菇,谷雨没有信心确定其是否有毒。
    他想到了一种相对靠谱的验毒方式,那就是把蘑菇碾碎,将里面的汁液涂抹在鼻粘膜上。
    如果有毒,那么很快鼻粘膜就会感受到强烈的刺激。
    十分钟后,鼻子毫无不适感的谷雨,用手摞下一把青白色的蘑菇,毫不犹豫的塞进嘴里,咀嚼着,吞咽着。
    五脏六腑随着食物的填补,顿时活跃起来,紊乱的心跳开始慢慢恢复沉稳有力,将血液泵进四肢百骸。
    **************
    天黑月明,一个晴朗的夜晚。
    朱莉缓缓睁开眼皮,海风的阴冷让她禁不住蜷了一下身体。
    坐起来那一刻,她还是懵的,处于一种失忆的状态,她不知道自己在何处,怎么来到这里。
    随着游轮遇难的记忆回到脑子里,她开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自己很幸运,在海难之中活了下来。
    而紧接着,这种幸运感被恐惧挤出体外。
    她几乎下意识的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手机,这段时间她常在水中玩,给手机贴了360度的防水贴膜,这无疑是幸运的。
    手机的屏幕亮了起来,但是却没有丝毫的信号。
    “一定还有其他幸存者,这里距离海边很远,不可能是海浪把我冲到这里!”
    面对着月色下青黑的世界,她正准备用自己本就不多的力气呼救,但就在扬起脸,面对大海的瞬间,她看到距离自己几十米外,那干净的海滩上,一个人影正趴在地上,不知道在忙活着什么。
    月色很亮,虽然看不清人脸,但朱莉很确信,那是个男人。
    她做的第一件事是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闭目感受了一下体感,确认自己没有在昏睡的时候侵犯。
    于是,谷雨的地位上升为,应该比较安全可靠的伙伴。
    朱莉想要站起来,但是腿软脚软,她能做的,也如同谷雨一般,爬着前行。
    谷雨聚精会神的把脸贴在地面上,看着远空,丝毫没有发现身边多了个女人。
    而地面上,埋着一只手表,表盘一半埋在沙子里,一半露在外面。
    谷雨在看着远空的时候,手还在非常细微的调整着分针的位置。
    很快,他似乎完成了某种工作,坐起来长舒了半口气,后半口气呛回去了,因为他看到了身边突然多了一个跪坐着的女人。
    他被吓了一跳。
    “你醒了。”
    废话的开场白。
    朱莉点了点头,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句话,于是便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你也是空中花园号的幸存者?”
    谷雨点了点头,把手表重新戴在了手腕上。
    “你刚才在做什么?”
    面对朱莉的提问,谷雨指了指天边的一颗星,说道:
    “计算我们这里和北极星的夹角,确定我们所在的纬度,再用黄道十二星的位置确定我们所在的大概经度。”
    朱莉很好奇,她从不知道,还能用这种方法确定自己所在的位置。
    “那,我们现在在哪里?”
    谷雨指了指天空的北极星,说道:
    “我们这里与北极星的夹角,刚好是手表一个小时的格子长度,也就是说咱们在北纬30度位置。现在的月份是室女座,时间是夜里十二点,你看与室女座相对的双鱼座的位置,几乎在正南方向,没有任何偏角,所以如果猜的没错的话,我们在东经180度左右位置。
    我们很幸运,并没有偏离游轮遇难处多远,如果有搜救队到来,我们应该极大可能获救,但有一个问题,在我的地理知识了解下,这个经纬度乃至于其附近,没有岛屿,那么我们脚下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