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八章 渴
    清晨。
    清冷的露水湿透了衣衫。
    朱莉在睡梦之中醒来,刺目三竿的阳光晃得她一阵眩晕。
    适应了一下这份明亮,摆脱了半梦的状态。眼看着谷雨还在沉睡,一脸疲惫,她便能猜到,对方在自己睡沉后,一定守夜很久。
    于是她放轻了脚步,避免吵醒谷雨,给篝火的殘烬加了一些干柴,然后开始在周围的树叶上寻找能够补充能量的食物。
    快到中午的时候,谷雨才抹着眼屎醒来。
    几个小时的睡眠,让他恢复了体力,更重要的是冷静的脑力。
    昨夜的慌乱和紧张完全消失不见,谷雨的眼神之中,又恢复了以往的自信。
    朱莉没有找到太多昆虫,数量很少,但总不至于饿死。
    谷雨一醒来,就吃到了顶级模特精品烤制的半焦虫串,忍着焦苦,连赞好吃。
    朱莉~应该信以为真了,从眼神来看。
    响晴的太阳,在午餐之后,就让俩人嗓子里火一般的冒着烟,刺痛难受。
    然而他们身边,只剩下不到半瓶红酒,这是他们最后的水源。
    俩人把最后的这点红酒喝掉,缓解了嗓子的干痒,然后开始继续赶路。
    此时此刻,他们俩已经不苛求回到海岸线,只希望找到一处水源,能让他们生存下去。
    至于搜救队的到来是否能发现他们,谷雨也在夜里想过了应对方法。
    那就是在建造避身所的周围,把树枝清干净,然后绑上越多越好的火把。
    这样,别说是夜里,就是白天,搜救队的无人机也能俯瞰到。
    谷雨认为这不是问题,自信满满,但他的潜意识里可能才知道,这仅仅是他对环境的妥协。
    妥协不是懦弱,因为那本就是人这种生物,在进化之中获得的,不同于低等动物的生存智慧。
    不包含智慧的妥协,才是懦弱。
    一路上,朱莉就像是个小鸟雀,眼明手快的将发现的蜗牛昆虫收集到阔叶包内,以备晚餐之用。
    谷雨则是不断告诫自己,忘记海岸线,忘记那片柔软的沙滩,将注意力完全放在寻找水源上。
    水,往低处走,所以谷雨一路上,都在寻找那种山包间的凹陷处,寻找个可能存在于某一处的水源。
    至于回头找昨日的水源,他们在一开始就尝试过了。
    一如寻找海岸线,你以为存在的,却永远也找不到。
    所以,谷雨才在赶路两个小时后,将寻找新的水源,作为今日里最大的目标工作。
    这很重要,因为俩人的嘴唇都已经开始干裂泛白,再不补充水分,他们可能无法再坚持一个这样响晴的大热天。
    俩人走到下午三四点钟左右,已经被这丛林内的闷热蒸得汗流浃背,今天这太阳也不知怎了,分外毒辣,而且林子里没有一丝风。
    走着,朱莉叫住了谷雨,对着旁边一小丛灌木指了指。
    每一次,朱莉要去小解的时候,都会这样做。
    于是谷雨停下来,背对着灌木丛站定等待。
    朱莉刚走两步,谷雨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回头道:
    “慢着,等一下,把这个拿着。”
    朱莉看着谷雨用手递过来的红酒瓶子,一脸莫名其妙。
    “嗯~~~干嘛?”
    谷雨指了指瓶子,说道:
    “别浪费,用瓶子把尿接着,趁新鲜直接喝了,咱们这么出汗,必须补充水分,否则脱水到一定程度,就是找到水源,都没用了。”
    尿液在流落荒野缺水的情况下,可以救命,但不能依赖,同时必须新鲜喝。
    很显然,朱莉在这一刻有过思想斗争。
    但是,这种纠结很短暂,她就果断的接过红酒瓶子,去到灌木丛后。
    这是一个能够理智面对现实的女人,如果不是十几岁出道做了模特明星,被一群人围绕着保护着,相信她在其它行业里,也一定能够获得成功。
    因为,时间就是一切,而不纠结的人,总是有着更多的时间。
    不大一会后,谷雨看到朱莉手拎着空酒瓶走了出来。
    没错,酒瓶是空的,但是朱莉的手却是湿漉漉的。
    谷雨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把自己排出的体液,大半重新输送回了肠胃,而她不希望被别人看到这一幕,所以自己在灌木丛后,把这一切做完。
    看到她紧要的牙关,就能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内心里忍受着怎么的恶心。
    谷雨在朱莉的手里拿过来空酒瓶,随手拽了一片阔叶包裹了瓶口,重新放回了背包。
    然后顺手把一颗形状很奇怪的青草尖叶摘下来,递给朱莉,说道:
    “这个叫黄瓜香,含在嘴里,比口香糖还舒服。”
    朱莉眼圈里憋着眼泪,结果嫩叶含在嘴里,立即感受到那股很像青瓜的香气,肠胃的翻滚终算减轻了一些。
    “谢谢你!”
    谷雨摆了摆手,张嘴指了指自己舌头上的黄瓜香,又指了指自己手里的空瓶,朱莉心里的一点尴尬荡然无存,因为谷雨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会心一笑,俩人继续上路。
    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比如水源。
    海滩是俩人的目标时,他们回不去海滩,水源成为目标时,便找不到了水源。
    暮色黄昏,俩人已经筋疲力尽。
    为了安全起见,谷雨在太阳落山之际选择停了下来。
    背靠着一棵大树,在前面燃起了两队篝火。
    朱莉用舌头舔着干裂的嘴唇,然而同样干涩的舌头,丝毫不能滋润哪怕一丝丝嘴唇的裂痛。
    她打开阔叶,里面装着路上收集的昆虫,准备用草梗串串,却被谷雨阻止。
    “我们不能吃这些东西了,吸收这些高蛋白,需要消耗体内大量的水份,我们现在承受不了这种损耗。”
    说着,谷雨身体有些摇晃的扶着树杆站起来,在周围走了一圈,摞回了不少的野菜嫩叶。
    “咱们今天只能吃这个,虽然这些东西热量很少,但却能补充一点点水分和大量维生素。”
    苦涩略带清香的蒲公英,荠菜,金银花,在嘴里咀嚼,朱莉学着谷雨,把嚼碎的野菜用舌尖推到嘴唇上,滋润干裂的嘴唇。
    然而,野菜里的这点水分,对俩人现在缺水的身体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朱莉斜靠在大树根部,目光有些呆滞。
    “谷雨,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
    谷雨笑了笑,但却牵动了嘴唇的伤痕,疼的一呲牙,道:
    “别胡思乱想,再过一会,就有水喝了,别急,总是死不了的。”
    朱莉看着谷雨,笑得有点苦,低声道:
    “谢谢你,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安慰我。”
    她很清楚,这只能是谷雨的安慰,因为这是个晴天,不会下雨,那么自然不会凭空出现淡水给他们解渴。
    谷雨没解释什么,让朱莉闭上眼睛休息,他自己也靠在树杆上闭目养神。
    太阳完全沉入了地平线,秋天的清冷再次降临丛林之间。
    谷雨起身,给篝火填了填柴,然后在周围转了一圈。
    大约又等了半个小时左右,他叫醒了睡沉的朱莉:
    “朱莉,起来,我们去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