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九章 嘀嘀
    朱莉睡眼朦胧,一脸倦怠。
    听到谷雨说“喝水”二字,立马眼睛放光,噌的一下扶着树杆爬起来。
    “水!在哪?”
    谷雨勾了勾手,来到篝火外围的树丛边。
    这里生长着很多类似龟背竹和滴水观音的阔叶植物。
    谷雨用手托起一片阔叶,对着朱莉笑道:
    “你看,这上面是什么?”
    火光照耀下,那清脆的阔叶上,反射着晶莹的光。
    “水滴!天呐,是水滴!”
    谷雨嘿嘿一笑,道:
    “是的,水滴,秋天的露水,来把它喝掉。”
    朱莉哪里还不明白谷雨的意思,忙走过去,用舌尖轻轻一舔,便把那滴露珠卷进了嘴里。
    而谷雨,也拿起旁边的阔叶,开始舔食。
    这一大片的阔叶植物,一点一滴的秋露,让俩人干涸的身体慢慢重新焕发了生机。
    金生水,秋属金气为主,所以秋天的露,总是四季之中,最旺盛的。
    俩人补充了水分后,甚至还一滴一滴的把露水接进红酒瓶子里,足足小半瓶。
    “现在,可以补充蛋白质了。”
    他们放心的吃下了那些烤虫子,不用担心消耗体内的水份,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个夜里,周围的阔叶,会源源不断的产生露珠,一直到天明。
    “谷雨,我们连夜寻找水源吧!这样不用担心体力,然后我们白天休息。”
    谷雨突然觉得,这是个很不错的注意。
    于是俩人弄了一些棕榈树叶,卷在枯木上做成火把,抖擞精神,继续出发。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一双阴冷的眼睛低伏在树丛内,无声的跟在俩人身后。
    走了两个多小时,午夜时分。
    俩人随时用露珠点滴补充水分,加之夜里清凉,此时丝毫不觉得疲累。
    正走着,朱莉突然停了下来,拽住谷雨的胳膊,低声道:
    “听,这是什么声音?”
    谷雨侧耳倾听半天,无奈道:
    “我的耳朵之前应该是灌进了海水,这几天一直耳鸣闷疼,听力减退许多,听不到你说的声音。”
    朱莉也发现了这一点,因为这两天,她和谷雨说话,谷雨总是转动脖子,用耳轮对着自己的方向,这是耳背的人,才会下意识的举动。
    而且这种情况似乎越来越严重。
    朱莉倾听片刻,确定声音传来的方向,拽着谷雨的胳膊,又向侧前方走了十几米。
    “呜~~~呜呜~~~呜~~~”
    谷雨终于听见这似风声拂过,又像是女人咒怨的哭声。
    而在这扭曲的声音里,还夹杂着“嘀嘀...嘀嘀...”有节奏的电子音。
    “难道有人...”
    朱莉话说到一半,谷雨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他的耳朵虽然听力因伤减退,但在这寂静的丛林里,距离声源又近,此时也已经听得清楚。
    这声音在蛮荒的孤岛丛林里,显得甚是诡异,谷雨无法判断那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应该是电子产品,但如果这里有电子产品,那么是不是应该还有人影才对?
    这几天被海岛诸多诡异弄得魂不守舍的谷雨,现在已经对纯唯物论产生了某种怀疑。
    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鬼神在心里扎根,那么但凡遇到怪事,首先都会想到邪性的一面。
    谷雨走在前面,用身体遮挡着后面的朱莉,小心翼翼的往前慢走,同时侧耳倾听。
    那声音越来越清晰,分明就是某种电器发出的报警声。
    又向前走了二十几米,谷雨发现,声音似乎落在了俩人的身后。
    “奇怪,我们已经过了声源的位置,但是怎么什么都没看到?”
    谷雨疑惑着转身回头,望向身后。
    入目,除了稀疏的树木,再无其他。
    “谷雨,声音在我们身后了,可发声的东西在哪?”
    谷雨把目光锁定一颗差不多四人环抱的大树,低声道:
    “似乎,是在那棵大树的位置。”
    朱莉顺着谷雨的手,转身回头,看向那棵大树,然后俩人下意识的抬头,仰起脖子,向着黑漆漆的树冠看去。
    也就在这时,一阵山风吹过,树影婆娑,一直跟在俩人身后,那双阴冷的双眸突然一窄,紧盯着朱莉扬起来的脖颈,还有那白皙脖颈两侧跳动的动脉。
    “嗖!”
    黑影自草丛内拔地而起,流着涎的大嘴喷着腥气,直奔朱莉的脖颈咬过去。
    “小心!”
    谷雨在余光里发现了黑影窜出,反应极快的一把将朱莉甩到身侧,左臂抬起,护住自己的脖子。
    这是他在这极短的时间内,能够做到的一切。
    自己受伤在所难免,但却不至于身死,同时保住了朱莉的命。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那棵声音传来处的大树上,树冠因为山风一阵摇晃,一道黑影自上而下垂落,正砸在袭击朱莉的那道影子上。
    “嗷呜”一声惨叫。
    袭击朱莉的那道黑影在两米高处被拦腰砸落,直接趴在地上。
    谷雨在这一瞬间,看出了树上落下来的是个人影,而被砸落的,是一只孤狼。
    树上落下来的人影在距离地面一米左右时,不再下落,而是悬在半空。
    谷雨脑子里闪过两个名词“鬼”“狼”。
    这都是能让他撒腿就逃的恐惧。
    但他却清楚,自己不能逃。
    狼和狗一样,对上它,那就必须直面它,敢转身逃跑,必死无疑。
    于是,他只有唯一一条生路,那就是拼。
    那只孤狼摔懵的一瞬,甩了甩脑袋,正要爬起来时,却见谷雨跳起来,直接一屁股坐在狼身上,双手作揖般抱拳一处,使劲由上而下,砸在狼腰上。
    铜头铁骨豆腐腰,这是犬科动物的特点,腰骨正是它们的死穴。
    嘴里还发出野兽般的怒吼。
    一下!两下!三下!
    直到那孤狼的尾巴落地,后腿一动不动后,谷雨才停下来,一翻身滚到旁边,喘着粗气,与那只充满了惊慌的狼眼对视。
    这畜生的腰被他砸脱节了,逃无可逃,注定会成为他们的食物。
    谷雨喘了两口气,顺手捡起一块石头,论起手臂砸向狼头。
    嗷呜惨叫之中,孤狼爬动着前腿,想要逃进茂密的树丛,然而没有了腰力,它的速度不比蜗牛强多少,只能在原地打转。
    朱莉咬着银牙,也在地上捡起石头,使劲的扔向孤狼,这东西刚才差点要了她的命。
    几石头下去,那孤狼已经只能趴在地上哼哼,一只眼睛被朱莉扔的石头打得冒出来,另一只眼睛,则是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和对二人的祈求。
    而那独目迎来的,是谷雨手拿着石头砸向自己的脑袋。
    孤狼死了。
    俩人才把目光放在那依旧悬在半空,随着山风飘荡的人影身上。
    “嘀嘀...嘀嘀...”的声响,正是在这人影身上传出来。
    “是人?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