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十章 搜救队
    人,死人!
    确定这不是鬼后,谷雨来到悬挂的尸体身侧,用手摆动了一下,发现其如木桩坚硬。
    于是沉声道:
    “身体完全僵硬,没有回软,死亡时间不超过三十个小时。”
    说着,他跳起来,抓住尸体的腰部使劲往下拽了拽,但是尸体只是上下忽悠两下,却没能被谷雨彻底拽下来。
    但他的手却在尸体的腰部触摸到一处坚硬的东西。
    仔细触摸,谷雨顺手一抽,拔出来一把锋利的伞兵刀。
    黑夜里看不清楚树冠方向的一切,不过通过这把刀,谷雨猜测,尸体之所以悬空,是因为挂在树冠上的降落伞。
    他松开尸体的腰,落下身来,先在狼脖子上补了一刀,确定万无一失。
    然后对着朱莉道:
    “你在这生起篝火,我爬到树上去把挂着尸体的伞绳切断。”
    刚刚与谷雨合作杀死了一只狼,朱莉还处在一种难言的情绪亢奋之中,这会反而忘记了害怕,麻利的拽了几把干草,用落在地上还没熄灭的火把点起了篝火。
    “噗通!”
    尸体跌落在地上。
    不大一会功夫,谷雨腰间缠着一捆绳索爬下数来。
    “可惜了,树冠顶端我上不去,那伞布拿不下来,否则正好能用来做帐篷,不过总算弄到了几根伞绳,也足够我们绑一个木架的避身所了。”
    说着话,谷雨把尸体拖到篝火旁边。
    这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男性,非常强壮。
    谷雨打开这遇难者的背包,在里面发现了搜救队专用的护目镜,抢险救援手套,护肘护膝,月球灯等物品,还有一个药物急救箱。
    “是搜救队的医疗组成员。”
    一般的搜救队,医疗成员其实就一个人,所谓组名不符实。
    听到搜救队三个字,朱莉眼睛明显一亮。
    这意味着希望。
    “搜救队来了吗?可是这里怎么只有一个人?”
    谷雨摇了摇头,他也判断不出原因所在。
    朱莉则用手拢成喇叭状,开始对着四周高呼:
    “有人吗?我们在这里......”
    声音在林间回荡,在这寂静的夜,可以穿出很远。
    然而,久久却没有任何回应。
    谷雨放弃背包,开始在死者身上寻找那发声的东西。
    首先找到了一个对讲机,但是已经摔成两半,估计这个人是砸在树杆上时撞坏的。
    最后他找到了那个“嘀嘀”响个不停的东西。
    “局域定位仪。”
    这东西不需要外在网络覆盖,而是机器与机器之间,在十千米距离内,可以发现持有同样定位仪之人的位置,能确保队伍本身不会走散。
    谷雨打开定位仪,看着上面比智能手机略大的屏幕,上面有十几个闪烁的绿点。
    每个绿点下面,还有标示。
    “朱莉,你看,整个搜救队,散落的各处都是,搜救队长在我们正前方四千米左右,保障员在我们右侧,营救组五名成员东南西北都有,他们怎么才能这样着陆的?”
    看着这天女散花般的营救队成员位置,朱莉也一脑门的问号。
    “对讲机不能使用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谷雨看了看定位仪,指着一个绿点说道:
    “我们去这里,这个搜救犬训导员距离我们最近,只有不到三千米,只要与其中任何一个汇合,我们应该就得救了。”
    “嗯!那我们快点出发吧!”
    朱莉眼睛闪亮,充满了对未来的期望。
    谷雨点头,把这名殉职的医疗员的背包背在身上,想了想,又脱掉了他的鞋子,递给朱莉道:
    “穿上这个。”
    朱莉摇了摇头,说道:
    “你穿,你更重要。”
    谷雨硬塞到朱莉手中,说道:
    “别废话,穿上。”
    朱莉这才解开脚上已经破烂的毛巾,把这双相对于她的脚,大的离谱的抢险救援靴穿好。
    穿好后一抬头,看到谷雨正在脱这医疗员的防风衣。
    果然,脱下来后,谷雨直接披在了朱莉的身上。
    随后,谷雨把自己一直当褡裢的睡袍解开,严肃且郑重的轻轻盖在死者的脸上身上。
    可是,火光一闪,谷雨眸子一缩,猛地又把刚盖上的睡袍掀开,然后紧紧盯着死者脖子的侧面。
    若不是脱掉了尸体的防风衣,他还真不一定能发现这个位置。
    朱莉顺着谷雨的目光看过去,也是一愣。
    借着火光,能够看到,尸体的脖子侧面,动脉的位置,有两个很明显的点状伤口。
    伤口上下,都是凝固干涸的血痂。
    “是蛇咬的伤口!我小时候被蛇咬过,就是这样的。”
    朱莉一见到那伤口,就很自信的判断道。
    没想到,谷雨却缓缓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知道是什么动物咬的,但可以肯定,不是蛇。”
    朱莉又看了一眼那伤口,她是如此笃信,这就是蛇咬的伤口,于是问道:
    “为什么不是蛇?”
    谷雨看着伤口,低声道:
    “因为蛇不会飞。”
    说着,他用手指着伤口上下的血痂说道:
    “你看,伤口上下的血痂都很厚重,但是左右却很少,能在伤口的上部形成血痂,就证明死者是在快速下坠的过程里被咬伤,也就是在空中。
    当他落在树上顿住后,血液才开始向着伤口下部流动,形成了这种伤口上下厚重的血痂。”
    朱莉恍然大悟。
    “是啊,这样的话,就不可能是蛇,而是会飞的动物。”
    谷雨看着那些血痂,甚至已经蔓延到死者衬衣底部,快到腰的位置,沉声道:
    “甚至,这个人不是摔死的,而是被咬死的,这咬人的东西,可能有剧烈的血循环毒,导致大动脉出血不止。”
    这一瞬间,俩人都意识到,这座诡异的孤岛上,危险的不仅仅是偷袭人的野狼,还有飞在半空,俩人一直没有遇到过的危险生物。
    谷雨站起身来,对着朱莉说道:
    “你把里面的睡袍脱下来给我,只穿防风衣。”
    说着,背过身去。
    朱莉明白谷雨要做什么,淅淅索索,很快把贴身的睡袍脱下来,重新穿好防风衣,并且带上了防风衣连体的帽子,彻底把脖子和脑袋护住。
    谷雨接过睡袍,把带着朱莉体温的睡袍围在脖子上,扎紧。
    这个他们不知道的生物,他们还没遇到的未知生物,已经化为恐惧重重的压在俩人心头。
    “走吧朱莉,我们去找救援队的其他成员,人多了,才会更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