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十二章 团灭
    这堆篝火未免太大了些。
    而且,已经接近殘烬。
    看剩余的框架,这堆篝火原本应该是一架直升机。
    尤其是直升机旁边不远处,半截尸体和扭曲的螺旋桨,更加确认了谷雨的猜测。
    谷雨看着手里的定位仪,走到那半截尸体旁边。
    “他就是搜救犬训导员。”
    这具半截尸体是被直升机的螺旋桨斩断,以至于他连降落伞包都没来得及打开。
    谷雨用手解开尸体防风衣的领子衣扣,看向他的脖子侧面。
    不出所料的,又看到了两个点状的伤口。
    谷雨闭上眼睛,脑子里模拟这些人当时所遇到的情况。
    直升机来到孤岛之上,突然遭遇到莫名飞行生物袭击坠落,众人仓皇之中纷纷跳伞自救。
    结果在半空里依旧难免这些未知生物的袭杀。
    这也是为什么,搜救队员分布位置会如此的散乱,毕竟跳伞的出口就那么两个。
    谷雨一边说着自己的猜测,一边掏出背包里的月球灯找到了尸体的下半截。
    把两截尸体放在一处,解开尸体身上已经破损的防风衣,盖在尸体的脸上。
    然后脱下这具尸体的鞋子,给自己千疮百孔的脚穿上。
    “如果按照你的猜测,那么这些搜救队员可能都死了。”
    朱莉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如果真的如此,俩人获救的时间,将会大大的延长,那么他们便不得不去面对那些会飞吸人血的可怕生物。
    谷雨看到朱莉嘴唇开合,但却没有听到她说什么,于是侧着耳朵,问道:
    “朱莉,你刚刚说什么?我一个字也没听到。”
    朱莉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说的话,谷雨木然的看着那轻启开合的朱唇惨然一笑,道:
    “我怕是要聋了,这么近都听不清你在说什么。”
    说着,谷雨在背包里抽出一根雪茄,借着旁边直升机的殘烬点燃,那一堆的黑灰,应该是搜救队带来的所有物资。
    食物,水,探测仪,卫星通讯设备等等,应该都随着大火化成了灰。
    朱莉脸上一阵黯然,她知道,在这荒野里,耳聋会对谷雨造成多大的打击。
    眼睛能看到的,只有身前的危险,而耳朵却能听到八面风,在荒野里躲避危机,耳朵与眼睛同样重要。
    “谷雨,别担心,应该只是发炎了,会好起来的。”
    说到这,她意识到谷雨听不见,这才抓起谷雨的手,准备用手指在他掌心写字。
    没想到谷雨摇了摇头,说道:
    “没关系,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虽然我听不太清楚,这要感谢小时候家里不让看电视,我写作业的时候,爸妈看电视,我就会利用门上的玻璃反射偷看,但是因为距离远,听不到电视上说什么,就靠着里面人物的嘴型判断台词。
    所以,你说话的时候慢一点,在我视线内,我就能知道你大概说什么的。”
    看到谷雨还能笑得出来,朱莉心里的担忧减轻了几分。
    “我刚才是想和你说,会不会搜救队的人,都已经死了。”
    谷雨眼睛盯着朱莉的口型,猜到了大概,说道:
    “不管怎样,我们必须先确认这一点。”
    也就是说,他们必须把这些绿点的位置走一遍。
    俩人在烧毁的直升机周围找了一圈,除了一个佩戴式防爆照明灯以外,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甚至连搜救犬的尸体都没找到。
    随后俩人抓紧时间,继续跟随着定位仪,去寻找其他搜救队的成员。
    走不多久,朱莉一把拉住谷雨。
    谷雨知道,朱莉一定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于是急忙停下来,看着朱莉。
    朱莉侧耳倾听,似乎在寻找声音的来源。
    不大一会后,她把目光锁定一棵大树的上面。
    谷雨顺着朱莉的目光看过去,就见这棵差不多两人合抱的大树上,挂着一个银色的降落伞,降落伞下面的伞绳上,绑着一个不大的金属笼子。
    那笼子还在不断的摇晃,声音正是从那笼子内传出来。
    谷雨手里拿着的月球灯是散光,适合赶路,能够看清楚周边360度的情况,但是望远就不行了。
    于是他打开了刚才找到的防爆照明灯,这玩意儿大多是安装在抢险救援头盔上,谷雨没找到头盔,就把这东西绑在手腕上,举起来照向树上的笼子。
    灯光照射过去,那笼子晃了晃,立马出现了两点鬼火般的眸子,闪烁着,盯着两人。
    俩人被这突然出现的眼睛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俩人适应了光线,认出来这笼子里的东西。
    “是那只搜救犬,没想到它竟然活了下来。”
    很显然,飞机遇难之时,搜救犬训导员首先是给装狗的笼子打开降落伞投到地面上去,然后他自己才跳出飞机,但是为时已晚,甚至没来得及打开降落伞,就一命呜呼。
    谷雨走到笼子下面,研究怎么把这个笼子弄下来,还不至于摔伤里面的搜救犬。
    直接割断伞绳是肯定不行的,这笼子距离地面五六米高,这么摔下来,搞不好都能把狗摔死。
    想了一会,他把之前收集的伞绳都拿出来,彼此相接,连成一根长绳,足有二十几米长,然后他对着朱莉说道:
    “你拽住绳子这一头,千万别松手,我一会先用绳索绕过树枝绑住笼子,然后切开伞绳,你别让笼子直接摔下来就可以。”
    那笼子很明显是铝合金打造的,骨架很细,最多也不超过三十斤重,加上里面的狗也到不了六十斤,朱莉完全拽得住。
    朱莉接过绳子,打了一个OK的手势后,谷雨用老方法,牛皮腰带拧成8字环套在双脚掌上,手脚并用,几秒钟就到了树上段的枝丫处。
    他把绳索绕过最粗的一根树枝,然后爬到笼子上方,用自己的绳索绑住笼子,里面的搜救犬对着谷雨“汪汪”叫了两声,使劲的摇着尾巴。
    这是一只纯种边牧,七白到位。
    足够高的智商,让这只搜救犬能够明白,谷雨是来救它的,于是摇尾示好。
    当笼子安稳落地,谷雨在树上爬下来,打开笼子后,这只边牧搜救犬对着谷雨和朱莉使劲摇晃着尾巴,汪汪汪的叫唤了几声,然后一转身,朝着俩人身后来路跑去。
    朱莉见到狗往后面跑去,急忙对着身后叫道:
    “回来!回来!”
    谷雨对着朱莉摇了摇头,说道:
    “别叫了,它闻到了主人的味道,总是要去寻找的,我们阻止不了,如果这只搜救犬足够聪明,那么过段时间,它会重新找到我们或者是其它的搜救队员,不用担心它,在荒野里,它比我们的生存能力强大。”
    朱莉似乎还有些不舍,但却也知道自己无法阻止这只搜救犬去寻找自己已经死去的主人,于是点了点头,跟在谷雨身侧,俩人朝着下一个最近的目标而去。
    天明时分,俩人用防风衣遮盖了搜救破拆员的尸体。
    到此为止,他们已经寻找了每一个定位仪上的绿点,无一例外的,全都是尸体,而且颈侧皆有咬痕。
    整支搜救队全军覆没。
    短期内获救的希望破灭了。
    他们俩不得不停下来,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