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十六章 伤口
    朱莉见谷雨在疯狂的奔跑下停了下来,当下急忙扭腰晃臀,让谷雨知道她已经醒了。
    谷雨见状,急忙把朱莉轻轻放在身边一块平坦干燥的白色结晶岩上。
    这里的石头很多,大小不一,应该是瀑布上面形成过塌方。
    朱莉左右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看着谷雨,声音很平静:
    “我们,被困住了吗?”
    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让朱莉对困境的来临感觉到麻木。
    谷雨摇了摇头,说道:
    “还不清楚,我去瀑布下面看看,希望这瀑布冲击出来的是个斜坡而不是立陡,正好顺便去洗个澡。”
    那些活死人很显然是没法再爬起来了,否则不会到现在还没动静,当然不排除他们拥有复原能力,但最起码暂时来说,俩人还是安全的。
    谷雨扛着朱莉一路狂奔,早就汗流浃背,全身黏糊糊的难受,看到这般清水,哪里还能忍住沐浴一番的冲动。
    不说他,就是朱莉,看到这白帘的瀑布,也禁不住想要沐浴个痛快,俩人自从迷路以来,几天的时间,别说洗澡,连饮用水都要靠露水。
    这个爱干净的女人,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我也要去洗一下,你去左面,我去右面。”
    谷雨打了一个OK的手势,俩人一左一右,来到瀑布下的水潭内。
    水潭深度只有一米多,里面还能看到一些青黑色脊背的鳟鱼。
    这可让谷雨喜上心头,因为这意味着可口的食物。
    然而,还没等他为这食物感谢上天的仁慈,他立马又发现了更大的恩典。
    就在这小瀑布的后面,掩盖着一个黑咕隆咚的山洞。
    这山洞垂直的镶嵌在岩壁上,高差不多三米有余,宽度几乎与这深沟相等,差不多六米左右。
    谷雨急忙顺水游到洞口处爬了上去,这洞口最底部距离水面还有半米有余,导致洞内除了洞口外,内部非常干净,不见潮湿。
    目测了一下石洞的深度,大约也就是六米,但是地面平坦,简直就是一处天然的小公寓。
    再看石洞的上方,可能因为是刚刚塌方过,所以水瀑漫过的石块并没有摩擦的滚圆光滑,而是一个个嶙峋凸起,好似天然的台阶。
    “朱莉!快看这里,有个能住人的石洞,咱们还可以通过石洞上面的石头爬到瀑布上面去,这可真是太完美了。”
    谷雨呼喊着,下意识的回头望向瀑布的右侧。
    当那香艳的景色贯入眼帘后,谷雨几乎屏住了呼吸。
    朱莉正用垂落的小瀑布冲洗长发,即没听到谷雨的呼喊,也没发现自己被偷窥了。
    几分钟后,朱莉洗浴完毕,重新穿好了衣服。
    当她得知可以从这里爬到瀑布上面去,而且这里还有个适宜居住,安全的石洞后,整个人也雀跃了。
    久违的运气,似乎终于回到了俩人的身上。
    “短期内,这些天然的石台阶肯定不会被瀑布冲刷的光滑,咱们可以往来上下,在瀑布上方制作醒目的火把求救标识,然后在石洞内居住等待。
    这潭水里的河虾和鳟鱼,应该够养活我们俩好几天了。”
    朱莉看着潭水里青黑脊背,肥肥胖胖的鳟鱼,舔了舔嘴唇。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忙说道:
    “可是,下游还有哪些可怕的活死人,他们要是爬过来该怎么办?”
    谷雨打了个响指,笑道:
    “那些东西似乎没有什么智商,这沟也不宽,只有五六米,咱们俩用潭水边那些石头垒一个墙,再在墙头上燃起不灭的篝火,如果他们真的还能爬动,这样的防御,足够阻挡他们一阵,咱们俩可以从容离开。
    不过,他们在那么高的峭壁上摔下去,估计全身骨头没几根是好的,想要爬起来可不容易。”
    一切,都开始变得美好起来。
    说干就干。
    谷雨和朱莉爬到瀑布上方,先是弄些干柴扔到瀑布下方,深沟边缘干燥的河岸,然后寻了一棵大树,绑上一根安全绳垂到石洞口,这样他们在瀑布上攀爬的时候,也更安全,速度也更快。
    同时又在瀑布上方的河岸两侧,弄了几堆枯木干枝,燃起了老大的篝火,这是他们的求救信号。
    当他们再次回到石洞前时,天色已经被夕阳染成金黄。
    谷雨开始用石头垒墙,而朱莉则穿着内衣裤,在潭水里摸鱼。
    石墙不需要太高,真正起到阻碍作用的,是石墙上的篝火。
    一米半的石墙,墙根处都是大石头,彼此间缝隙较大,便与溪水流通,整个石墙下宽上窄,看起来就是一条横贯的石头堆,谷雨在上面点起了一条的篝火,成了火墙。
    而当谷雨完成石墙的防御工事之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星月当空,石洞内烤鳟鱼的香气弥漫浓郁,朱莉已经做好了俩人来到这里以来,最丰盛的一顿晚餐。
    火墙上的火光,透过薄薄的瀑布,照射进石洞内,让这三十几平米的空间充满了暖洋洋的光。
    俩人坐在铺好的干草上,吃着外焦里嫩的烤鱼,脸上带着满足的笑。
    这真是一个好运的日子,晴朗的天空下,这些篝火的光,可以传出很远,很远,如果真的有第二波搜救队到来,一定能够通过无人机发现他们的存在。
    朱莉以后一定是个贤妻良母,这女人竟然聪明的把一个搜救头盔的内部拆掉,用外面的金属壳做锅,炖了一锅鱼汤。
    牛奶一般颜色的鱼汤喝下肚子,暖洋洋的,引来了困意。
    “休息吧朱莉,这么晴朗的夜,不用担心篝火被大雨熄灭,我们应该是安全的,放心睡吧。”
    朱莉点了点头,笑看着谷雨,道:
    “那我先睡,等会起来我守夜,你再休息。”
    谷雨笑着点了点头。
    或许真的是饱暖思,终于第一次吃饱的俩人,此时此刻,言语都开始变得越来越温柔,软的好像那瀑布的水。
    朱莉很快便进入了梦乡,睡得很沉,这几天的疲累和惊恐,让这女人急需充足的睡眠来修复身体。
    谷雨也一样,他坐在篝火边,被温煦的火光烤着,暖洋洋的,不知不觉间,竟然也靠在石壁上睡了过去。
    似乎,他还做了一个梦,梦到那些跌落深沟的活死人依旧在原地挣扎,呼喇呼喇的吼叫着,无可奈何。
    也不知何时,脚踝边传来一阵奇痒,让谷雨在睡梦之中醒来。
    然而,让他惊奇的是,虽然醒了,但是那活死人在原地挣扎的梦境依旧还在自己的脑海里演绎着,延续着。
    他看向自己的左脚。
    失去了鞋子的左脚上面遍布着摩擦的水泡和荆棘刺破的伤口。
    散发着奇痒的伤口,在内踝骨的位置。
    那个伤口如此的与众不同,别的伤口或者渗血或者结痂,只有这里的伤口处,呈现紫黑色。
    谷雨回忆树上的一幕,心里咯噔一下:
    “这...会不会是被那个活死人抓破的伤口?”
    想到这个可能,他下意识的想要唤醒朱莉,但当他一抬头看到睡梦之中的朱莉后,吸引他目光的不再是那完美的凸凹,而是那脖颈处跳动的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