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十七章 羔羊
    这种渴望,不属于异性之间的吸引,而是食物。
    谷雨的脑海里想着的,竟然是那跳动的动脉内,滚烫腥甜的味道。
    “完了,我被感染了!”
    仅凭这种Y望,谷雨就断定,内踝骨上的伤口,铁定是被活死人抓破,而他则是倒霉的感染了那种让人嗜血疯魔的变异。
    “朱莉!醒来!”
    谷雨不敢爬过去,因为朱莉颈侧血脉的跳动让他几乎不能自抑,于是便用脚在朱莉的腰臀处蹬了两下。
    朱莉睡眼朦胧,软乎乎的爬起来,看向谷雨,嘟囔道:
    “嗯~~嗯,你睡,我守夜。”
    她以为谷雨喊她起来是要她值夜。
    谷雨看着朱莉,眼眸里的情绪是复杂的。
    他们两个都是可怜人,倒霉的在这荒岛遇难。
    今天,是他们俩唯一一次真正吃饱,唯一一次睡在遮风挡雨的空间里。
    美好才刚刚开始便宣告结束,如此短暂,他甚至有些不忍心,把自己的悲剧告诉朱莉。
    但,又不能不说。
    好在,朱莉揉了揉睡眼,借着火光看向谷雨后,突然诧异道:
    “谷雨,你是不是病了?你的眼睛很红,还有点...鼓起来。”
    谷雨没有镜子,还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变成什么模样,但是听到朱莉的形容,自己这副尊容,应该正在向着那些活死人的特征迈进。
    眼珠子甲亢似的鼓出去,布满了猩红的血丝。
    谷雨沉吟着,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自己。
    杀了自己,这是他绝对做不出来的事情。
    而让朱莉趁自己还有意识逃走,那也没啥用,因为谷雨已经明白那些活死人为什么能够在千米外准确锁定俩人的位置,那就是凭借声音。
    自己刚才以为自己是梦到那些活死人在水溪里挣扎,而事实上并不是,而是他听到了,所以才能在醒来后,依旧有着清晰的画面。
    就比如现在,那些远在千米外的活死人在水溪里的一举一动,在谷雨的脑海里,都是极为清晰地,就好像是黑白色的3D视频。
    在这种能力下,朱莉如何逃,都毫无意义,因为完全失去理智后的谷雨,一定能够找到她,并喝掉她的血。
    那么,只剩下唯一的办法。
    “朱莉,用绳子把我绑起来,绑在石洞外随便一块足够大的石头上。”
    朱莉完全懵了。
    “你在说什么?为什么绑你?你怎么了?”
    谷雨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难以压抑那种对鲜血的迫切,时间紧迫,哪里来得及解释,于是便第一次对这个女人吼道:
    “我让你绑,你就绑,别废话,不想死就快点!”
    朱莉有生以来,头一次被人如此吼骂。
    一直以来,在无数次的恐惧危难之下,都没哭的她,眼眶子一下子就浸满了眼泪。
    但她并不傻,她能看出谷雨要她做的这件事,是极为重要且紧急的。
    于是,这个女人忍着眼泪,拿起绳索,把谷雨拦腰绑住,没绑双手,再牵出石洞,找了一块比人还高的大石头绑在上面。
    谷雨挣了挣,绑的很结实,这才舒了一口气,瞠着猩红的眼珠子看着朱莉,笑道:
    “朱莉,我的腿被那些怪物抓伤了,感染了那些活死人的病毒,现在满脑子都是滚烫美味的鲜血,我不确定我的意识还能留存多久,但相信不会太久。
    你接下来要做的,是多打点鱼,烤熟了备用,然后沿着溪水一直朝着上游走,溪水的上游一定是走向海岸的方向。
    等到了溪水的源头后,你用树枝制作一个简单的木弓,把轻型绳绑在木箭的尾部,朝着一个方向攒射,保持两点一线,用这种方式,你可以走出接近直线而到达海岸。”
    可怜谷雨,是在拥有了那种奇特的俯瞰世界的听力时,才想到了这种离开海岛到达海岸的方法。
    朱莉听到这一切后,刚被呵骂的委屈不见了,心里被一阵痛和酸浸满,她下意识的走向谷雨,使劲的摇着头,也不知道是否定谷雨的话,还是不想一个人离开。
    感觉到自己意识的慢慢抽离,谷雨最后看了一眼朱莉,叮嘱道:
    “千万别靠近我......”
    这句话一出口,刚走出几步的朱莉直接委顿与地,第一次在这里,放声大哭起来。
    而旁边,完全泯灭了意识的谷雨,则是“呼喇呼喇”的留着涎,与朱莉的哭声应和着。
    天放亮。
    朱莉抹掉了眼泪,在溪水里洗了一下水肿的眼眶,安静的脱下衣服,走进潭水里,用一根削尖的木头,把一条条傻乎乎的鳟鱼叉到岸上。
    她把一条烤好的鱼送到谷雨的嘴边,用一根长长的树枝。
    然而谷雨理都不理,只是瞪着猩红的眼睛,对着朱莉的脖颈流口水。
    随后,朱莉换了一条活鱼,用绳子绑在木棍上,递到谷雨的嘴边。
    结果一如之前,谷雨还是理都不理。
    两天后。
    朱莉积攒了十条烤鱼,全都用阔叶包好,放在背包里。
    然后,她在石墙上最后添加了一次木柴,好能让这篝火烧的更久一些。
    最后,将唯一的太阳能电板连接在月球灯上,放在谷雨的身边。
    这样,只要是晴天,这个月球灯就能保持二十四小时明亮。
    朱莉怕黑,所以她不想让谷雨在夜里的时候,身边只有漆黑。
    做好了这一切,朱莉看着两天两夜滴水未进的谷雨,他的脸颊已经深陷,皮肤上布满了青紫色的血管。
    “谷雨,我走了,如果我找到了搜救队,一定会回来找你,烤鱼和生鱼就挂在你嘴边,你要吃点东西,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中的毒,一定可以治疗的,你得活着。”
    两天没吃东西的谷雨,似乎也没了那种腥狂的力气,这是瞪着依旧血红的眼睛,看着朱莉,而他的目光锁定之处,依旧是颈侧的动脉。
    朱莉离开了。
    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生命的抽离。
    这一刻,她才明白,或许谷雨对她来说,不仅仅是荒野里的安全感。
    沿着谷雨意识泯灭前给她安排好的路线,朱莉顺着绳索和石阶爬上了瀑布,逆着河流向前,但身后就好像有一道无形的线拉扯着她的身体,让她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
    天色阴沉,大雨袭来。
    朱莉看了看天色,脸上木然,没有去寻找躲雨之处,也没有想过给自己搭建一个避身所,而是依旧沉重的迈着步子走在风雨之中。
    瓢泼的大雨下了两个小时,小溪的水足足涨了一倍。
    朱莉全身湿透,依旧走着,眼前的天空之中,嵌着一道如此醒目的彩虹。
    在朱莉生长的环境里,彩虹是神与人的承诺。
    承诺再也不会用洪水湮灭这个世界。
    朱莉望着彩虹,停下脚步,缓缓的跪倒在地上,对着彩虹虔诚祈祷。
    “伟大的慈爱的神啊!求您救救谷雨,救救他......”
    “咩~~~”
    一声羔羊的轻叫,牵引了朱莉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