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十八章 植物羊
    羔羊,在任何地区任何文明的古老神话传说里,都是唯一的也是最佳的对神的祭品。
    就连因为绝地天通,而导致神仙存在感最低的华夏文明里,也把羊作为十二生肖之一。
    十二生肖各有其用,羊在这里代表的不是食物,而是祭品,代表食物丰足的是猪。
    所以,华夏地区的人常会说,属羊之人大多天生悲悯,智慧出众但命运多磨。
    朱莉顺着叫声转过眸子望过去。
    那不是幻听,而是真实存在的一只羊,洁白无瑕,就在她左前方三十几米处,正在啃食脚下的一小片青草地。
    在孤岛上见到一只孤狼,已经足够诡异,而见到一只羊,那就是离谱。
    朱莉现在就处于一种虚幻与现实的不确定下。
    她使劲的掐了一把自己的蛮腰,疼得一个激灵。
    “是真的!真的有一只羔羊。”
    朱莉爬起来,小跑着走向那只小羊。
    走得近了,她看到那只小羊身上似乎牵着一根绳子,而绳子的另一端似乎是绑在一根很细小的小树上。
    而当她完全来到小羊的身边时,整个人惊呆了。
    她看到的以为的绳索,并不是绳索,而是这只小羊的脐带。
    而这连接在小羊肚脐处的脐带,也不是绑在旁边长相奇特的小树上,而是连接。
    一只小羊的脐带,连接在一棵小树上。
    这种连接,只能是生养的关系。
    那么,到底是这只小羊生育了这棵树,还是这棵树生育了这只小羊?
    小羊全身洁白,没有一根杂色。
    它悠闲的吃着身边的青草,很认真很仔细,对于朱莉的到来,仅仅是抬头看了一眼,丝毫没有逃离的意思。
    或许是,它也知道自己无法逃离,因为那根还没剪断的脐带。
    脐带并不长,脚下的青草也并不多。
    这只小羊看了看被自己都嚼掉嫩尖的青草,抬起眸子看着那些自己根本够不到的青草,似乎有些无奈。
    朱莉看懂了小羊的意思,急忙用手拽着不远处的青草,递给小羊。
    同时,她脸上带着一丝不忍和愧疚,说着:
    “吃吧,多吃点。”
    朱莉的手触碰到羔羊时,她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谷雨不吃生鱼的原因,会不会因为那是冷血,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这只羔羊的血,谷雨一定会喜欢。
    哪怕谷雨现在已经变成了没有意识的怪物,但是朱莉眼中,他依旧是谷雨,那个一路上帮助自己,救过自己好几次的谷雨。
    她希望能让谷雨活下去,那么就要让他吃东西,所以对于这只可爱洁白的羔羊,朱莉心里充满了内疚。
    “咩~~~”
    这只小羊欢快的吃了一口,只有一口。
    吃过朱莉递过来的青草一口之后,小羊“咩~~~”的叫了一声,转回头,咬住了自己的脐带,左右拉扯,三两下便即咬断,然后顺着河流,甩开小蹄子,小跑而去。
    朱莉一愣神的功夫,羔羊已经跑出去好几米,她猛然醒悟过来,急忙在后面追上去,嘴里还喊着:
    “别跑,别跑,我需要你......”
    很明显,小羔羊一点也不傻,没有听朱莉的话停下来,而是小短腿一个劲的捣动,沿着河岸向着下游奔去。
    朱莉则是在后面穷追不舍。
    这女人,为了给谷雨弄口热乎血尝尝,把装着自己生存物资的背包都扔河沟里不理。
    小羊跑得并不快,但却与朱莉的速度不相上下。
    这一追一赶良久,小羔羊终于停下了脚步,因为它到了瀑布的边缘,在这里它甚至能看到下面一块石头上绑着的谷雨。
    朱莉追了上来,看到羔羊停下了脚步,她急忙放轻了步伐,缓缓靠近,生怕自己动作太大,吓得小羊朝着侧面跑去,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奔跑追赶。
    近了,更近了!
    眼看距离小羊只有一米距离,朱莉只需要一伸手就能把小羔羊捉进怀里,但也就在这时,小羔羊“咩~~~”的叫了一声,四蹄发力,整个从瀑布上跳下去。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羔羊倒霉,这小家伙在瀑布上抛物线飞落,落点正好是谷雨的位置。
    谷雨已经饿得脸颊深陷,双目赤红且无神。
    但,当羔羊半空里出现在谷雨的视线内时,谷雨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那双血红的眸子散发着猩红的光,嘴里的涎又流了下来,一双手臂僵直有力的伸了出去,一把抓住落在自己身前的羔羊,照着羊脖子就咬了过去。
    瀑布上,朱莉看到这一幕,跪在浅溪之中,眼泪漫过脸颊。
    这茹毛饮血的场面,让朱莉彻底明白,谷雨已经不是谷雨,他已经是一个嗜血的怪物。
    “谷雨,希望这些血能让你活得更久,这次,我真的走了,走了......”
    淌着泪,朱莉最后一次与谷雨道别,理智告诉她,谷雨不再是谷雨之后,那根无形的牵扯着朱莉的绳子不见了。
    她转身快步离开,在半路捡起躺在水里的背包,来到小羊咬断脐带的地方,把那已经快速枯萎的植物挖了一个坑埋葬好。
    朱莉相信,这奇怪的小羊和奇怪的植物,一定是自己祈祷的结果,否则那小羊为何会自己跑去谷雨的怀里?她感激神的恩赐让谷雨能够活得更久一些,哪怕那已经不是谷雨。
    同时悲悯与羔羊的牺牲,而她能做的,或者说能表达自己心里的,就是埋葬这剩下的枯萎的脐带和连着的枯萎的植物。
    *************
    瀑布下。
    一股股滚烫的血液流入谷雨的口腔,顺着食道滑入胃肠。
    那暖流迅速在肠胃内辐射开来,让他木然冰冷的身体开始变暖。
    他期待热血,就是因为身体的冰凉。
    随着越来越滚烫的鲜血流入他的体内,谷雨那猩红的眸子渐渐褪色,鼓起老高的眼珠也开始慢慢缩回原位。
    当羔羊的伤口内再没有鲜血涌出,谷雨就那么软软的垂下头,昏死过去,嘴里依旧咬着羔羊没有撒口。
    几个小时后。
    “咯~”
    打了一个饱嗝之后,谷雨彻底清醒过来。
    首先他看到了手里抱着的纯白的羔羊,还有那染满血的双手,然后是满口的腥咸。
    “啊!”
    他吓了一跳,把羔羊扔出老远,想要跑到泉水边去漱口洗手,但这一动才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块老高的大石头上。
    好在没有绑谷雨的双手双臂,他在腰间抽出那把伞兵刀,切断了绳索,跑到水边洗了个干净。
    左右找了找,没有发现朱莉的行踪。
    谷雨回想起自己迷失意识之前与朱莉说的话,相信朱莉一定是沿着河流朝着水源处而去。
    当下也没迟疑,扛起已经被喝干了血而死的羔羊,顺着绳子爬上瀑布,逆着河流大步而去。
    谷雨脸上,手上,口腔内的羔羊血,融入溪流之中,顺水而下,流入一座漆黑的水溶洞。
    几乎在第一丝羔羊的血腥气顺着溪流进入水溶洞那一刻,那漆黑不见五指的溶洞顶上,亮起了无数拳头大小,猩红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