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十九章 次声波
    谷雨赶路的速度很快,虽然他只有一只鞋子,但是河岸的河沙很柔软。
    他处于一种亢奋之中。
    不是因为那让他嗜血的病毒莫名消失了,而是因为他的耳朵又能听到声音了。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声音,空间感很强,谷雨自己深切的知道那是声音,但表现在脑海里的,却是没有颜色的一个个动态轮廓组成的空间。
    比如他穿着靴子的右脚踩在地面上,他听到的不是声音,而是脑海里形成了自己身体周围十几米甚至二十几米的空间动态,360度无死角那一种,因为就连他脚下泥土里的蚯蚓蠕动,在他鞋底落地那一刻,也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连续不断的走,这些空间动态就会不间断的在他脑海里演绎,甚至如果不是追求颜色,他完全可以闭上眼睛享受这种玩第三人称游戏才能有的全方位视角,上帝视角。
    谷雨非常兴奋,因为这种观看世界的方式,让他觉得很新奇且更加精细,远比眼睛可以收集的讯息要多得多。
    他向前走着,却能清晰的知道身后的小溪里小鱼逆着水浪,知道身后十米外一棵大树被风吹得左右摇摆,知道脚下土地里,一直老鼠在造型奇特的洞里一动不动,警觉的倾听着地面上谷雨的脚步。
    “我在中毒失去意识之前,似乎就有了这种能力,只是那时候听到的画面更广阔,甚至可以知道千米之外那些活死人在挣扎。
    但是现在,只能听到周身几十米,用力跺脚或者大风的时候,才能听到更远一些,这是不是那种怪异病毒的后遗症?这种能力会不会随着我痊愈而消失?”
    想到这,谷雨有些担忧,他有点害怕失去这种全角度观看世界的能力,因为这个角度看世界,很美。
    他依旧不能听到正常说话的声音,比如他自言自语,在他的耳朵里,毫无振动反应。
    但是那些风吹草动,脚踏地面,水流摩擦河沙的音波,却能清晰的被他的耳朵捕捉,然后汇聚成全息的图案映射在他的脑海里。
    “或许,我能听到的是次声波,少数婴幼儿才能听到的音波频段。”
    传说里,六岁以下的一些婴幼儿可以看到大人看不见的东西,后来有人研究发现,处于这个年龄段的小孩,有一部分可以听到频率低于20赫兹的次声波。
    次声波振动频率很低,不似超声波遇到障碍物就会被阻挠,次声波不会,它会轻易的穿透物体,故此次声波的空间感很强,极易在能听到的人脑海里形成全息的图影。
    谷雨不是个物理学家,这些仅仅是他的猜测,他担忧自己以后会失去这种能力的同时,也对自己肩头扛着的羔羊满脑子疑惑。
    在荒岛上有一只纯白的小羔羊,这很离谱。
    但是谷雨对于羔羊出现在自己怀里这件事,并不觉得奇怪,他相信,这一定是朱莉弄来给他吸血的。
    他很好奇,朱莉是在哪里弄到这样一只小羊。
    不过很快,他把所有的这些疑惑都抛之脑后,包括他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恢复了意识,全都不予思考,因为想不通。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追上朱莉,俩人回到海岸边,建造一个避身所,乖乖的等待搜救队的到来,如果搜救队不来,那么他不排除会自己建造一个大的木筏,冒险出海。
    朱莉逆着溪流而上,在天色擦黑时,来到了这九转弯弯的溪流源头。
    这里是一处不大的小湖,长宽不过一二百米,水波清澈见底,周围水草丰盈。
    天色有些阴沉,朱莉担心会有大雨,但却不知道如何制作一个能够遮风挡雨的避身所。
    她寻找了半天,最终在一棵阔叶芭蕉树下安营。
    芭蕉叶足够大,和小雨伞似的,朱莉觉得能够遮蔽大雨。
    背包内有现成的烤鳟鱼,拿出一条来果腹,用那没有内衬的头盔称了湖水生饮。
    打火机在谷雨的包内,而朱莉不敢靠近感染了病毒的谷雨,所以身上没有携带火种。
    天色大黑,星月无光。
    朱莉坐在芭蕉树下,把身上的两盏射灯全都打开,期望用光明来驱散恐惧和孤独。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她依旧恐惧,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她心惊肉跳,但却不敢叫出声来宣泄,只好用嘴巴咬住自己的手,生生忍着。
    “这个时候,如果谷雨在,他一定会弄一个狭小的避身所,很简陋但是很有安全感,两个人挤在一起,暖暖的。”
    朱莉抱着肩,想着想着,已经是泪流满面。
    这个金丝雀般长大的女人,第一次体验了什么叫做孤独无助,什么叫做无能为力。
    无风的世界,突然袭来了一阵阴冷,卷动着芭蕉叶啪啪作响。
    紧接着,冰冷的大雨万箭齐发,砸在这个漆黑的世界里。
    芭蕉叶被大雨砸的颓了,哪怕朱莉用手撑住那些阔叶,但是几乎在大雨开始十几秒钟后,她便全身湿透。
    朱莉放弃了这毫无意义的举动,松开了芭蕉叶,任凭大雨直接倾洒在身上。
    长发打着绺贴着脸颊,让雨顺顺着发丝流进脖颈,漫过防风衣内的身体。
    安静的世界里,朱莉忍住不敢哭,但是过了一会,她似被环境折磨得似乎忘记了恐惧,伴着风声雨声,大声的哭骂起来。
    大声的哭,大声的骂。
    原来,这个文静的女人,其实会说很多很多脏话,阴阳顿挫,动词十足,很有气势。
    就在朱莉F遍了她能想到的所有名词之后,头顶的雨突然停住了。
    她有点懵:
    “嗯~大雨被我的气势折服了?不对,只有我头顶的雨停了,前面射灯照射的地方,依旧下着大雨呢!”
    朱莉瞬间意识到了什么,那就是她的头顶一定有东西。
    大雨的喧嚣让她没有意识到有东西靠近,甚至已经落在了她的头顶上。
    巨大的恐惧瞬间弥漫了她的全身。
    她颤抖着手,摸在身前的探照灯上,屏住呼吸,缓缓旋转,对准了她的头顶。
    没错,头顶的芭蕉叶不见了,被一片漆黑遮挡住。
    当朱莉看清楚是什么遮住了她头顶的大雨后,禁不住发自心底的惊叫一声,把手里的探照灯使劲往后一甩,也不管打没打到,然后头也不回,连滚带爬的冲出芭蕉树下,拼命向着远处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