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二十章 最浪漫的事
    天色大黑,甚至下起了大雨,但是谷雨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赶路,他要在今夜追上朱莉,否则这个女人不知道会有多凄惨。
    不负有心人。
    谷雨终于看到前方的探照灯光。
    他赶紧加快脚步,走过去。
    到了近前,心情大好的他故意拐了个弯,绕过探照灯照射的方向,直接来到躲在芭蕉树下,哭嚎着骂天骂地骂空气的朱莉身侧,贼暖男的撑起了自己防风衣,替朱莉遮挡住了头顶的大雨。
    谷雨脑海里的剧情发展是这样的。
    那就是朱莉发现头顶雨停了,然后用探照灯照射,当发现是自己恢复意识回来了,一定会激动得痛哭流涕,一把扑过来,没准俩人就在大雨里滚床单了。
    然而,前面他都猜中了,但是没猜中后面。
    探照灯确实照射过来了,朱莉看清楚自己的脸后也确实扑了,只不过不是扑向自己的怀里,而是扑向远处,临跑还不忘了用探照灯砸向谷雨。
    那探照灯怕不是两三斤重,朱莉惊惧之下出手,力气可是不小。
    就见那探照灯不偏不倚,正砸在谷雨的裆部,那堪称无法忍受,古怪的疼痛,让谷雨捏着嗓子,“嗷”的惨叫一声。
    那动静,真心不像人能发出来的。
    斜上照射的灯光,在黑夜里照着一张人脸,那就是聊斋,再加上谷雨撑着防风衣,那姿势张牙舞爪,更是让朱莉浮想翩翩。
    她的第一想法就是,谷雨挣脱了绳索,第二想法是,谷雨要咬我。
    然后,她往死里逃,尤其是身后传来那声根本不像是人发出来的惨叫,更加坚定了朱莉的猜测。
    谷雨还是怪物,是来吃我的。
    预想的浪漫没有,要害部位被暴击。
    谷雨弯着腰捂着小肚子,在后面追上去,嘴里想要大喊“我是谷雨,我没事了”,但是裆部的疼痛不知道怎么就能影响到嗓子,那声音挤出去,就好像老鸹在啼夜,听得朱莉头皮发麻。
    “噗通!”
    朱莉一个猛子跳进那小湖里,奋力游动起来。
    曾经,她就是靠着游泳来塑造完美身材,倒是练出了很不错的游泳技术。
    反观,谷雨游泳技术比较单一,就会狗刨不说,速度也很慢。
    但胜在体力好。
    朱莉本就惊惧,吓得全身无力,没在水里扑腾多久,便开始气力衰竭。
    谷雨除了苦恼自己把浪漫演变成了追杀,没有恐惧作祟,身体放松,反倒追上了朱莉。
    夜里冰凉的湖水中,朱莉只觉得自己的脚踝被一只滚烫的大手抓住。
    这一刻,她放弃了,放弃了一切。
    “不逃了,就这样吧。”
    她闭上眼睛认命,等待着自己颈部传来的疼痛。
    然而并没有,而是感觉一条结实的手臂横过自己的胸口,正拖着自己往岸边去,同时还听到一阵阵的嘟囔。
    “哎,早知道就不浪漫了,直接打招呼就是了,这怎么还吓晕了!”
    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
    朱莉禁不住睁开眼睛,但是漆黑的夜,没有探照灯,她什么也看不到。
    “谷雨?”
    “哎,你醒了。”
    “谷雨!”
    “哎,我回来了。”
    “谷雨!!!”
    “诶~~~等会再抱,上岸的,我水性不好!”
    谷雨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看着朱莉的脸辨认口型,因为次声波会把一切图像传递给他,动态的。
    到了岸边,谷雨期待的浪漫场景终于出现。
    朱莉抱着谷雨这顿哭。
    但不无论如,这里开心大过一切。
    谷雨回来了,驱散了朱莉的恐惧,就连这瓢泼的大雨,都似乎变得舒服起来。
    “好啦,不要哭了,咱们先找个地方躲雨休息,吃饱了再继续哭。”
    “嗯~”
    说着,谷雨在岸边扛起那只小羔羊,拿起暴击了自己的探照灯和朱莉的背包,引着朱莉朝着湖边的一片林子走去。
    雨滴敲打着这个世界,次声波的震动无处不在,这种无视障碍的音波交织了,在谷雨的脑海里形成了一副巨大的清晰的全息立体图。
    可以说,此时此刻,在大雨敲打的加成下,在他周身数百米内,所有的一切,只要是被动散发着次声波的物品,都无法逃过谷雨的耳朵,包括朱莉的一切。
    跟在身后的朱莉,在次声波交织的图像里,是只有浓淡黑白色组成的立体图,动态的,纤毫必露的。
    甚至身前腰下的一丝丝抖动,都没能逃过次声波的捕捉。
    “这面走。”
    谷雨在黑夜里和白天没什么区别,任何的障碍都不会对他形成阻挠。
    朱莉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拽着谷雨的衣摆,亦步亦趋。
    走了几分钟,谷雨停了下来。
    “咔!”
    谷雨打开了探照灯,对着一个方向照过去。
    那是一根直径差不多一米多的枯树,已经倒卧在地。
    “咱们今晚就住这里。”
    朱莉看着这根粗木纳闷,她实在看不出,这样一根木头能够遮风挡雨。
    但是很快,她惊讶了。
    因为谷雨提起穿着鞋子的右脚,对着粗木的一个位置使劲踹过去。
    只一下,生如擂鼓。
    闷响之后,谷雨踩踏之处,出来老大一个窟窿。
    谷雨用脚在这窟窿边缘踢了几下,让洞口变大,这才笑道:
    “走吧,这枯木中空了,但是外表还没腐烂露孔,所以里面特别干净。”
    朱莉眼中都是诧异,她不明白,谷雨是怎么知道森林里有这样一根枯木,又是如何知道其内部如何的。
    把朱莉安顿在树洞之中,谷雨又跑出去大雨之中,不多时回来,已经抱着老大一堆棕榈树的枝叶。
    谷雨在自己的背包防水层内拽出来一支救援手套,这东西是纤维和塑胶的集成品,非常容易燃烧。
    用打火机点燃手套作为底火,将易燃的棕榈枝叶放上去,不一会便成了一小堆篝火。
    谷雨将篝火的位置放在树洞的入口处,这里空气流通快,易于燃烧,也能阻挡雨夜的潮气。
    最主要的,俩人可以一左一右居住在倒卧大树的根梢两侧,睡觉宽敞是一,还能不尴尬的脱光衣服,把身上湿透的衣服烤干。
    别小瞧一小堆篝火,用它当屏风,保准看不清楚篝火对面。
    谷雨躺在树梢位置,把衣服脱下来,用三根木棍做了架子,放在火边熏干,而他自己则哼哼着躺下。
    “朱莉,你把那只羔羊剥皮烤了,我躺会,被你砸伤了,缓一缓。”
    朱莉也刚把衣服放在木架上熏烤,听到谷雨说话,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奋力一掷的射灯。
    “啊!对不起,我刚才吓坏了,砸到哪了?重不重?我帮你揉揉......”
    “嗯~你确定?”
    “嗯,当然,我在社区学过一些医疗知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