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二十一章 遇袭
    当知道了谷雨受创位置后,朱莉绝口不提给谷雨疗伤的信誓旦旦。
    而是哼着苏格兰民谣,给那只羔羊剥皮,剃下来带着骨头肉,用木棍穿了,掏出点炭火,在上面仔细烧烤起来。
    烤肉的香气瞬间便弥漫了整个树洞,从洞口钻出,飘荡在雨夜清凉的空气之中。
    数千米外。
    一盏盏拳头大的红灯在天空里无声飞舞。
    它们落在谷雨饮血羔羊的巨石旁边,拳头大的红眼睛冒着光,骨碌碌的左右转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这时候,一缕烤肉的香气顺着风飘到了这里。
    数千米之遥,很淡很淡的一丝味道,但却被这些红眼的家伙捕捉到,很明显的,那数百只眼睛同时亮了一下。
    “呼~~~”
    沉闷的嗡嗡声响起,那是无数翅膀煽动的风声。
    一双双红灯快速升空,循着烤肉的香气飞奔而去。
    空心倒卧的枯木内,俩人各在篝火一侧,犹如原始人一般,不着寸缕,手抓羊肉,大块饕餮。
    羊肉最暖血脉,随着几口羊肉下肚,再有篝火暖身,那被大雨浇透的湿冷一扫而空。
    有了谷雨在身边,朱莉的心也放得稳稳的,于是便有了说话的兴趣。
    “谷雨,你怎么好起来的?”
    谷雨吞了口肉,嘟囔道:
    “我也不知道,醒来时嘴里还叼着这只小羊,对了这只小羊是不是你给我弄来的?在哪弄的?我看脐带还没退下去。”
    朱莉不置可否,说道:
    “我是要把它给你弄去饮血的,但是我没捉到它,是它自己跳到你怀里去的。至于这只羊我在哪发现的,说了你也不会信,它是一棵树上结的羊肉果子。我知道这听起来就是个笑话,但我保证这是真的。
    我当时离开的时候,你不吃烤鱼也不吃生鱼,饿的两颊深陷,眼神无光,恰好大雨后天上有彩虹,我就祈祷了一阵,没想到祈祷后就发现了这只脐带与一棵植物连在一起的羔羊。
    我当时就琢磨,你不吃生鱼可能因为那是冷血东物,于是就想着把这羔羊给你带去补充一下能量,我希望你能活下去。”
    谷雨拽出一根雪茄点燃了,使劲的吸了一口,琢磨道:
    “你的意思是,这只羔羊是神赐给咱们的?”
    朱莉点了点头,说道: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毋庸置疑。”
    谷雨知道海岛种种诡异是因为海岛自转后,重新恢复的唯物之心,又开始动摇了。
    “或许,这就可以解释,我是怎么恢复意识的了,应该就是这羔羊的血救了我,你说呢?”
    朱莉使劲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谷雨看着外焦里嫩,黄橙橙的烤羊肉,舔了舔嘴唇,说道:
    “那~~~咱们是不是应该把小羊厚葬了啊?”
    朱莉咬了一口小羊肉,嚼着,沉吟半晌。
    肚子没饱呢,这才烤好.....
    “嘿,谷雨,你该明白,这件事上面,我们需要感激的是神,而不是羔羊,你明白吗?”
    声音颇为坚决。
    这是典型的西式思维。
    你帮助了他,他会认为那是神的指引,最大的感谢对象是神,而不是你。
    再看东方思维,举个例子,朱元璋鄱阳湖与陈友谅水战,被陈友谅打沉了战船落水后,被一只大鼍所救。
    朱元璋做了皇帝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在鄱阳湖水战处修建老爷庙,直接给鼍封了神。
    这就是思维和行为的差距。
    谷雨生活在东西方文明大碰撞的年代里,思维方式一直摇摆不定。
    所以,这个时候他决定选择最划算的方法,那就是东西方思维融合,先把肉吃了,等会骨头和皮高规格下葬超度一番,然后谢遍漫天神佛。
    谁都不得罪,包括自己的胃。
    五脏庙里可都藏着神呢没开播的玩笑,得罪不起。
    朱莉吃了口肉,突然诧异道:
    “嗯?你能看到我说话的嘴型?不对,你刚才都没看我,你能听见声音了?”
    谷雨没和朱莉解释自己能听见次声波,朱莉说话的时候,谷雨不需要看,就能在脑海里听见朱莉的动作,甚至包括她说话的时候,腹部马甲线的松紧,臀部的松提,都在画面里,那很诱人。
    换句话说,每个人在谷雨的身边,只要他的心脏还在跳动,在谷雨的脑海里,都是果奔。
    “嗯,能听见一些声音了......”
    话没说完,谷雨突然扑棱一下坐起来,耳朵朝天竖起,随后惊道:
    “天呐,那是什么怪物?”
    朱莉被谷雨突然地动作吓了一跳,混忘了自己果着,一偏身望过去,问道:
    “怎么了谷雨?发生了什么?”
    谷雨没有回答,而是惊声道:
    “快,快把篝火挑出洞外,用背包堵住洞口。”
    朱莉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谷雨惊得额头见汗,深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极为危险的大事。
    当下也盲从的用木棍把烧的正旺的篝火挑出树洞之外。
    燃烧着的木头落在大雨里,发出滋滋的响声,冒着白气,很快便被熄灭。
    谷雨一脚把当做篝火底的几块石头踢出去,顾不得那里的木头滚烫,直接爬过去,抓起俩人的背包,堵在了树洞处。
    几乎就在同时,背包刚堵住洞口的一瞬间,就听“嘭”的一声闷响,那背包似乎被什么用力的撞了一下,差点把谷雨撞翻在地。
    好在谷雨用脚蹬着后面的树洞壁助力,否则就这一下,俩人便没有了唯一的防御工事。
    “朱莉,快来帮忙顶住,这些东西的力气很大!”
    朱莉急忙扑过来,学着谷雨一样的姿势,用肩膀和脑袋顶住背包,双脚蹬在后面的木壁上,肩头传来外面撞击的力道,每一次都让朱莉绷紧了腹肌,双膝忍不住弯曲再弹起。
    果着的俩人,这个时候完全忘记了害羞俩字怎么写,心里只有惊恐。
    “天呐,那是什么?”
    谷雨勉力的顶着背包,摇头道:
    “不知道,从没见过的生物,比我们还要高大,没有头,肩膀上有两个拳头大小的眼睛,双眼中间有四根中空带孔的尖牙,身后有两个飞蛾一样的宽大翅膀。”
    只听谷雨对外形的描述,朱莉就吓得肚皮发紧,带着哭腔道:
    “现在怎么办?它们力气好大,我感觉要顶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