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二十三章 舍得
    那春丽大腿的女人第一个冲出帐篷,其余四人紧随其后,鱼贯而出,直奔谷雨所在方向而去。
    谷雨这用阔叶包好了羔羊的皮毛肉骨,刚埋进地下,一帮人呼啦啦全都跑了过来。
    “不能埋!”
    春丽大腿一到跟前,就命令式的口吻,沉声道。
    谷雨有点懵,自己就埋个吃了一半的羔羊,至于引这么多人过来吗?他们看着也不像缺吃得啊。
    那毛眼大晚上的依旧带着漆黑的墨镜,此时正了正瓜皮帽,来到近前,对着谷雨说道:
    “听腿姐的,这个不能埋,必须吃了。”
    谷雨彻底懵了,完全不知所谓。
    但眼看这些人态度很坚决,他只好把埋起来的骨肉再挖出来。
    回到帐篷后,毛眼把理由给谷雨解释了一下。
    归纳来说,这种长在植物上的羔羊,名字就叫植物羊,在很多上古文献和传说之中,都有记载。
    而且这些记载和传说,几乎都与那开创世界的年代有关。
    后期大航海时代,植物羊再次出现在近代的文献之中,但是虽有详细记载,却始终没有标本,真假难知。
    曾经那属于神话的年代里,人类是不需要耕种劳作的,因为大自然会产出所有人类生存需要的东西,植物羊便是其中一种最常见的食物。
    科学界没有找到过植物羊的标本实物,但是猜测应该是和太岁一样,属于极为远古的某种生物,甚至没有完成动物和植物的分化。
    也有科学家猜测,所谓植物羊,可能就是人类对古老,动植物未分类生物的基因片段记忆。
    在神话传说里,植物羊又叫做舍得羊。
    就如同人对天地祭祀一样,植物羊只是反过来是天地赋予人。
    而这种赋予和祭祀一样,都是一种交易。
    当一个人获得了舍得羊,那么就要失去一些东西,同时获得一些东西。
    所以在传说里,这样的植物羊获取后,一定不能浪费,要尽可能的全都消耗掉,这样才能有失有得,否则可能会有失无得。
    这也是毛眼等人坚持让谷雨把植物羊挖出来,重新吃掉的原因。
    朱莉听到这些秘辛传说,很兴奋,因为她早就认为这是神的恩赐。
    “我就说,这一定是我祈祷神的结果,这植物羊治好了谷雨身上的病毒。”
    神经刀是个看起来特别一本正经,说话更加一本正经的人,他摇头道:
    “你三年前祈祷的?你三年前知道谷雨会被感染病毒?”
    朱莉一愣,她不明白神经刀这句话的意思。
    神经刀不苟言笑,继续严肃道:
    “植物羊,想要结出一只羔羊,最少需要三年以上的树龄,也就是说,谷雨获得的这个植物羊,最起码已经在这个孤岛上存在了三年以上。
    但你要知道,就和人类祭祀神一样,植物羊也是对单一目标的存在。
    我们祭祀一个神,这是单一目标的。天地赐予植物羊,也同样是针对单一固定的目标。
    所以,换句话说,按照规则而言,植物羊在这里生长孕育,原本就是给谷雨准备的,而且是在几年前就安排好了。”
    这论调太过玄学,当事人谷雨都无法相信这种说辞。
    很显然,这是神经刀自己的猜测,其他人也并不是完全认同这种看法,比如毛眼这时候就说道:
    “没有什么所谓的针对单一目标,这只是神经刀的猜测,但是不可否认的,植物羊总是出现在有人最需要它的地方。
    这里我们五个,都曾经在危难关头遇到过植物羊,侥幸活了过来。
    我,失去了眼睛,但是获得了另一种感知世界的方式。美人肥失去了味觉,但是嗅觉极其灵敏,神经刀失去了整个面部神经的控制,但是获得了一双极为灵巧敏感的手,腿姐失去了痛觉神经,但是力气突破了自我防御,有了能把自己肌肉撕裂的力量,佘少男失去......”
    “闭嘴!”
    说话的正是佘少男,浓妆艳抹的一个妩媚妹子,她似乎对自己的遭遇讳莫如深。
    毛眼赶紧闭嘴,摆了摆手道:
    “反正呢,少男获得了关节炎,下雨阴天之前腿酸胀,比天气预报还准。”
    说完,所有人看着谷雨,自然是等待谷雨说出他的舍得。
    谷雨看着几个人,很正紧的说道:
    “我之前被一个死而复生的人抓破了腿,失去了意识,成为了一个嗜血的怪物,植物羊治好了我身上的病毒,应该就是这样。”
    毛眼点了点头,说道:
    “那是天蛾人的病毒,可以间接传染,但是有针对的血清,可以解毒。”
    朱莉听到这话,急道:
    “真的吗?第一支搜救队全都中了你们说的那个天蛾人的毒,在不远处那河流的下游,我们去救他们吧?他们很可怜。”
    毛眼摇了摇头,说道:
    “我们没带着那种血清,真要救他们,也必须是咱们出去了,专门教队伍带着解毒血清过来,别担心,他们死不了,这种病毒能够让他们的生命力很强韧。”
    说到这,毛眼再次看向谷雨,说道:
    “关于植物羊,你的这个过程里,似乎没有失去什么啊?这不对劲。”
    另外四个人也点了点头,表示这不对劲。
    谷雨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说道:
    “我之前耳朵灌进了太多海水,导致发炎失聪,但是现在能听到一些声音了,不过这种听力,是在我中毒的时候就出现的,好像和植物羊没有什么关系。”
    众人也搞不清楚谷雨这个舍得在何处,但看谷雨的眼神,却又知道,他可决不是撒谎隐瞒。
    腿姐似乎懒得搞清楚这些事情,而是摆了摆手,对着毛眼道:
    “送他们去海岸等待吧,咱们连夜出发。”
    毛眼正待起身,神经刀却站起来制止道:
    “队长,这里已经出现了天蛾人,又出现了植物羊,那么不用猜测,这里已经是阴墟,这个时候送他们回去,还有什么意义吗?”
    美人肥,本名费仁美,一个二百五十多斤的胖子,虽然是去了味觉,但是胃口依旧超好。
    他闷声闷气,道:
    “带着他们有意义?拖后腿而已,容易增加风险,送去海岸等着算鸟。”
    神经刀看了一眼美人肥,又转向腿姐,道:
    “我知道,我的理论你们都不相信,但是如果我的理论是真的,植物羊是某种未知提前给需要者种下,那么谷雨出现在这里,绝对与我们要完成的任务有着必不可分的关系,甚至是关键点,我建议带着他们,最起码带着谷雨。”
    最后那句“我建议带着他们,最起码带着谷雨”,神经刀只是嘴巴开合,似乎在说话,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这一幕看得其他几个人一愣,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谷雨却在这档口来了句:
    “那不行,朱莉自己去海边等待,我不放心,我得陪着她一起去海边等待。”
    开玩笑,既然确定跟着去危险,那谷雨岂会不知道如何选择。
    然而,他这话一出口,那五个人面面相觑,然后集体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