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二十四章 神经?神?
    神经刀说话的时候,谷雨一直在专注的啃着羊腿,很显然这个自称唯物主义者,其实很迷信。
    也就是说,整个过程里,谷雨根本没看神经刀,而神经刀最后那几个字根本没有发声,但是谷雨却接话了。
    于是,那几个过来人立马明白了谷雨所谓的能听到点东西指的是什么。
    毛眼嘿嘿一笑,抹了一把八字胡,笑道:
    “谷雨,你不会是因为神经刀之前说海岸安全,所以才不想跟我们一起走吧?”
    谷雨不出声。
    毛眼没有继续对着谷雨说话,而是转头对着神经刀问道:
    “地球是方的还是圆的?”
    神经刀很严肃的指出了毛眼这话里的错误,认真道:
    “地球既不是圆的也不是方的,而是平的,平的,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是平的,天是半圆的。”
    毛眼继续问道:
    “那,到底是月亮大还是太阳大?”
    神经刀很生气,他无法理解毛眼的记忆力这么差,于是苦口婆心道:
    “说过多少次了,太阳和月亮一般大,你没长眼睛吗?自己看也知道的。”
    毛眼嘴角带着笑意,那笑坏呲呲的,继续问道:
    “那你最近吸收日月精华,怎么样了?”
    神经刀一挺胸脯,傲然道:
    “颇有成效!”
    毛眼正待继续问,谷雨这个时候忙把嘴里的肉咽进去,大声道:
    “我仔细这么一琢磨,还是得跟着你们一起去,毕竟我这听力也有那么些用途,万一大家真的需要我,我必须义不容辞。”
    谷雨心话,就神经刀这货,世界观都歪到他祖姥姥家了,他说的话要是能信,那谷雨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
    腿姐瞟了一眼谷雨,鼻子轻哼了一下,然后说道:
    “集体休息两小时,然后连夜出发,朱莉你和我一起睡吧,至于谷雨,神经刀你瘦,睡你那没问题吧。”
    神经刀打了个OK的手势,于是不多时后,帐篷内呼噜声四起。
    谷雨很困,困到脑袋上好想带着一个铁帽子,沉甸甸的。
    但他就是睡不着。
    于是爬起身来,在帐篷门口,把之前吸剩下那半根雪茄点燃了,舒缓一下心里的压力。
    他压力很大,因为貌似跟不跟着这些家伙,都挺危险,但很显然跟着更靠谱一些。
    谷雨很确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但就是莫名的心慌,无处安放。
    不大一会,神经刀也走了出来,自来熟的在谷雨手里拿过雪茄,使劲吸了一口,望着雨过天晴的夜空,说道:
    “看啊,月亮是不是和太阳一般大?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谷雨抬眼皮看了一眼月亮,没出声,毕竟两小儿辩日都能难住孔夫子,更别说神经刀辨日月了。
    神经刀对于谷雨的沉默很高兴,因为一般人这个时候要么笑话他,要么已经开始和他辩论。
    但是谷雨没有,这意味着什么?
    在神经刀心里,他认为这可能是即将成为知己的象征。
    “谷雨,你知道吗?我刚有这种猜测的时候,也忧心的睡不着觉,心里特别乱。从小学习告诉我们,地球是圆的,太阳距离我们很远,月亮距离我们更近。
    你能想象,当我感受到,猜测到这个世界,这个大地是平的,太阳和月亮一般大,在我们这个圆盘一样的陆地上间隔着距离旋转时,我有多么震惊吗?”
    谷雨的手有点颤抖,他想打人,还怕打不过。
    毕竟人家叫神经刀,手里还总拿着一把小刀。
    于是,他很礼貌的说道:
    “是啊,太震惊了,我就是有一点不明白,如果太阳和月亮是围绕着这个圆盘大陆旋转,那么是如何做到月亮的阴晴圆缺的?毕竟,月亮是需要反射太阳光的啊!”
    “哼哼哼!”
    神经刀笑的很高深,然后压低声音说道:
    “这个正是我最近研究的课题,我和你说,月亮根本不是反射太阳的光,而是月亮本身就会发光,所以圆缺不过是月亮的自我变化,和太阳没有一毛钱关系。”
    谷雨手一抖,雪茄差点掉地上。
    这太特么震惊了!
    神经刀把声音压得更低,说道:
    “这个发现,我从来没对别人说过,你是第一个知道的人。我告诉你,我在思考月亮圆缺规律之后,做了一个实验。
    那就是在月圆之夜,用测温枪分别检测有月光照射的地方和没有月光照射的地方,然后发现,这两处的温度是不一样的,有月光照射的地方,温度会更低。
    你想啊,如果月亮是反射太阳的光,那么月光照射的地方应该温度更高才对,所以我几次试验后得出结论,月亮是自主发光,而且发的是与太阳相反的冷光。
    所以,把月亮称之为太阴,是正确的。
    我就是在那之后,开始尝试用古老的采气法吸收月光精华,颇有成效。”
    不由得谷雨不信,因为这货真的在兜里掏出一个测温枪,分别测试了月光处和月光照射不到的地方,竟然真的是月光照射处温度更低,这太神奇了。(PS:这是真的,月光处更冷。)
    谷雨差点就信了。
    于是问道:
    “颇有成效?什么效果?”
    神经刀笑得更加神秘,声音压得更低更低,道:
    “你,将成为第一个见证者,随我来!”
    俩人来到帐篷门口的篝火处。
    神经刀拿起上面已经烧沸水的水壶,把水倒在一个金属杯子里,说道:
    “这是我专用的喝水杯,是银质的,你知道的,银质导热很快,现在杯子外面的温度,与其内部温度相差无几。”
    谷雨连连点头。
    然后就见神经刀猛吸一口气,右掌对着月亮一招手,成龙爪形,仿佛是抓了一把月光。
    “我现在把月之阴气灌注双手,然后拿起这滚烫的杯子。”
    话音未落,他已经拿起了银杯,脸上云淡风轻,丝毫不见痛楚之色。
    谷雨震惊了。
    这不是魔术,这是真的,他竟然用月之阴气抵挡了滚烫的开水。
    这一次,谷雨信了。
    眼见为实啊!
    神经刀拿了一会,缓缓轻轻,不疾不徐的放下杯子,一摊手道:
    “看!月之精华护佑,一点也不疼,嗯...只会起水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