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二十五章 地平
    “嘎嘣!”
    谷雨哎呦一声闷哼,右手扶腰。
    真.闪了腰。
    心中愈加确定,自己选择跟着搜救队一起是正确的。
    就这货说海岸边安全,那搞不好就是海岸最危险。
    谷雨决定转移话题,必须远离神经刀的地平说,这玩意儿他实在接受不了。
    “神经刀,我之前听你说这里出现了天蛾人和植物羊,就证明这里已经是阴墟,这个阴墟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神经刀看着黑色的苍穹,把谷雨手里的雪茄拿过来,使劲的吸了一口,说道:
    “我们人类只探索了百分之一的海洋世界,踏足了百分之五十的地表世界,若是算上地下的部分,那么人类对陆地的探索和海洋一样,不足百分之一。
    且就在这百分之一里,还有大自然隐秘起来,不想让人踏足的神秘地带,比如我们脚下的就是个游弋岛,若不是偶然,人们根本无法找到这里。
    除了大自然隐藏起来的地方,还有人为隐秘的一些神秘地带,那是只有身处金字塔尖上的那些人才知道的秘密,比如——南极。
    所有这些不显与世,被大自然和人为隐藏起来的空间,在探险界有一个统一的称呼——阴墟。”
    谷雨点了点头,说道:
    “也就是说,这是个神秘地带的笼统名词,对不对?”
    神经刀沉吟一下,说道:
    “不完全对,阴墟一定是神秘地带,但神秘地带不一定是阴墟。比如黑竹林,很神秘,我们去过那里,但那里不是阴墟。
    要成为阴墟,必须有几个条件,比如说有最古老的,动植物难分的生物,比如植物羊,有天蛾人这种分不清动物种类的生物等等。”
    谷雨接着问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
    “你之前说,这里已经是阴墟,那么我和朱莉去不去海边已经没有什么意义,这是什么意思?”
    神经刀一转身,把后背对着谷雨,然后一拉脖领子,露出了后颈。
    借着火光,谷雨看到神经刀后颈处有一个图腾纹身。
    看起来像是一条青首黑蛇盘绕,形成了一个似8非8的图案,更像是一个沙漏。
    谷雨不明白,这个纹身和阴墟有什么关系,正待要问,神经刀却已经开口说道:
    “这不是纹身,而是一种病的特征。”
    “病?”
    “对,一种可怕的疾病。”
    “这病来自阴墟?”
    “没错,进入过阴墟的人,有一部分会感染这种疾病,并不是全部。至于几率比例,那没意义,这东西永远都是百分之五十。”
    “得了这种病会怎样?”
    “死,或者疯掉,有药物维持,可以将发病拖延到七年以后,没有药物维持的话,半年就会发病。据我说知的三十九个得了这种病的人,其中十一个人间蒸发不知去向,猜测已经死在了那个犄角旮旯,二十八人在精神病院。”
    “那~~~那你还来阴墟?”
    “已经得了这种病,还怕什么?而且不来,哪有钱买药?我们这些人出马价钱很高的,一旦确定一个地方可能是阴墟,那么只有我们这些人才敢来。”
    神经刀脸上可没有骄傲的神色,虽然语气很骄傲。
    谷雨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后颈,转过去道:
    “你帮我看看,我这有没有啊?”
    神经刀笑道:
    “哪有那么快!最短的也要一个月才显形,别太过担忧,像我说的,这东西的几率就是百分之五十,祈祷自己不会感染这阴墟的怪病吧。”
    谷雨一想也是,这玩意儿担心也没用,于是甩了甩头,将这事抛在脑后。
    “神经刀,你以前就是探险家吗?”
    神经刀摇了摇头:
    “不是,我是一个建筑设计师,主攻结构设计。知道美洲莱茵克大桥吗?那就是我参与设计的。”
    谷雨一阵惊讶。
    那座大桥堪称是现代建筑史的明珠。
    “难以想象,你知道的,这真的挺难以置信的。”
    神经刀纳闷道:
    “为什么难以置信?”
    “嗯~~~”
    谷雨沉吟了一下,说道:
    “你知道的,结构学需要很多的物理力学知识,那是极为严谨的科学,你怎么可能会接受地平说?”
    神经刀望着夜空,似乎陷入了沉思。
    “我当年在课堂上,因为一个课题和我的老师争辩了整整一堂课。当时老师让我们设计一架3.2公里长度的大桥,我当时对自己的设计很满意,但是老师却给了我不及格。
    因为我在设计的时候,把地弧的数据考虑进去,按照NASA给出的地球的尺寸,地球又是圆形的,那么3.2公里的距离,桥梁两端的高度差应该有4米。
    当时的我认为,这种弧度距离的差距是客观存在的,必须算入桥梁结构的设计当中,才能保证桥梁的结构稳定性。
    为了这个,我和老师辩论了半节课,最后老师见无法说服我,直接用权威的语气告诉我,不要和他说什么地弧,不要和他说什么球,只需要我们记住,所有的工程在设计施工时,无论是铁路还是大桥,永远不需要考虑地弧,当它不存在,全当平面处理。
    后来我工作了,发现的确是这样,人们在设计施工的时候,都是按照地球是一个平面去建造施工的。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对地弧产生了怀疑,若地弧真的存在,那么建筑设计的时候,不考虑其中,大型建筑必然会因结构不稳而崩塌,然而并没有。
    直到有一天,我去草原自驾游,那是个晴朗的秋日,我坐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用望远镜看到了一座不到十米高的小灯塔,那是避免人们在草原迷路而设置。
    那一刻我找到了验证地弧存在与否的方法,就是那座小灯塔,我开车走直线到达灯塔的位置,确认我当时看到灯塔的位置距离灯塔大约16公里远。
    你无法想象我那一刻的震惊,按照科学给出的地弧尺度,16公里远,足以让我当时看到的灯塔所在地面下降20米,那座灯塔仅仅有十米高度,我在十六公里外按理说不可能用望远镜看得到它,然而我却看见了,看得很完整。
    所以,从那时候起,我坚信,地弧是不存在的,这个世界是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