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荒野的黑客 > 第二十九章 鱼,小鱼!
    众人不明所以,但是听到谷雨喊得急迫,忙跟着谷雨的动作卧倒在木排上。
    谷雨在最后面的木排上,这个木排最小,就他和朱莉俩人,眼看着朱莉发愣,还在那坐着,记得谷雨一把抓住这女人的脑袋使劲往下一按。
    与此同时,最前面木排上的腿姐和美人肥卧倒之后,侧脸借着灯光细看,这才发现,他们头顶上方不到半米处,就是那石头棚顶。
    木排没有了众人减速,在这里猛然加速,伴着隆隆水声箭一般射出去,让众人头皮发麻。
    “好了,可以起来了!”
    片刻后,谷雨大声喊道。
    刚才他们经过的位置,正好是水道下弯之处,那里的水位涌起而水道变低。
    朱莉揉着脑门,刚才谷雨那一下,把她脑门磕在了木排上,疼的她眼泪叭嚓。
    前面美人肥爬起来喘着粗气,大声道:
    “我说谷雨,下次咱们能不能提前点警报?”
    谷雨无奈的耸了耸肩,回道:
    “我也没办法啊,你们一直用工兵铲摩擦石壁,长短声波错杂,我的次声波听力也受到了影响。”
    胖子美人肥这才闭嘴。
    腿姐想了想,说道:
    “美人肥,你去后面木排,谷雨你到我这里来,在前面,总是容易预警。”
    她是队长都听她的。
    谷雨和第二个木排的神经刀互换位置,然后在和最前面的美人肥换位置,这样交换,能够避免木排承重失衡,毕竟美人肥的体重,一个顶俩。
    朱莉见神经刀去了后面,高兴坏了,俩人立马叽叽喳喳开始了反智讨论。
    谷雨到了最前面,坐在探照灯旁边,全权负责水道预警。
    腿姐左右手各拿一个工兵铲,横开手臂,剐蹭两侧石壁,控制速度。
    这个女人除了两条大腿春丽般强壮,上身看着甚至有一点瘦弱,但是不知怎的,力气这么大。
    谷雨安静了半个小时,忍不住开口道:
    “你们是怎么知道杰克盛教授一定是在岛心位置的?”
    这里水流平缓,没有了那些摩擦声,腿姐的神经似乎也没有那么紧绷。
    “因为他最后的手机信号坐标是这里,而这座岛呈漏斗状,杰克盛教授又是在冰天雪地之中,那么就一定是在岛心处。”
    谷雨纳闷道:
    “这个季节寻找冰雪,难道不应该是寻找高海拔地区吗?怎么你们会考虑最低的地方?”
    腿姐看了一眼谷雨,反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夏季要储存冰块,必须埋在地下深处吗?”
    谷雨点头,道:
    “这个我知道啊,但是前提是必须先有冰才行啊。”
    腿姐看着黑乎乎的水道前方,这里水流又有些湍急,但还在安全范畴之内,暂时不需要减速。
    “这里是阴墟,我们只需要那里最可能存在冰雪,这就足够了。不要去想那些冰在哪来,因为那有太多的可能。
    比如这是游弋岛,它的上一站可能就是北冰洋,也可能那些冰是它冬季储存的,总之任何可能的理由都可能在这座岛上发生。
    阴墟,你不能把它当成现实的环境来看,这里保留着很多古老的规则,动植物不分的生物,古老的病毒,完全不载与史册的文明,太多的为什么,根本没有答案。”
    谷雨这才明白,这些人并不是百分百确定杰克盛教授的所在位置,而是通过判断,选择先寻找概率最大的位置。
    “你们这一行很赚钱吗?”
    这么危险的行当,在谷雨看来,一定薪资不菲。
    腿姐又撑开双臂,那傲人身姿随着工兵铲的摩擦颤动着。
    当然,只有谷雨能够听见那身姿的颤动。
    “赚命。”
    腿姐过了这一段湍急的水流后,放下工兵铲,回答道。
    谷雨张嘴又要问什么,但是腿姐似乎不耐烦谷雨话多,直接道:
    “别问那么多了,很多事情,你并不适合知道,如果你足够倒霉,在这里有了这个图案之后,必然会有人告诉你一切,在那之前,不要问,祈祷自己能够远离我们,远离阴虚。”
    腿姐转过头去,指着自己的后颈说道。
    谷雨借着灯光看到,那也是一条青首黑蛇,只不过不是神经刀那似8非8的沙漏形,而是一个类似于英文字母的Z形。
    那黑蛇惟妙惟肖,在光照下,似乎能后看到细密的鳞片,非常诡异。
    谁能想到,这竟然是一种病的表象?
    但,这就是。
    谷雨摸了摸后脖颈,祈祷自己千万别染上这种最终会让人疯癫死亡的怪病,哪怕有腿姐这么外表诱人的女人,谷雨获救后,也绝不想再与这些阴墟人有什么瓜葛。
    美人肥坐在中间木排上,摸了摸肚皮,估计是饿了。
    他记得谷雨说过,这水里有鱼虾,于是就打开头盔上的搜救射灯,看向水深处。
    果然见到一些巴掌大的小青鱼在里面游来游去,看起来肥嫩无比。
    这货曾经最贪吃,但却在一次误入阴虚后,被舍得羊换走了味觉,可谓残忍。
    但他贪吃的爱好还是改不掉,不知道味道,便开始对口感要求越来越高。
    比如这水下的青鱼看起来肥嫩无比,他立马就能想象到这鱼烤了之后入口即化的口感,顿时食指大动。
    胖乎乎的大手照着最近处,贴近水面的一只青鱼便抓过去。
    刹那间,就听到一声惨叫:
    “唉哟我艹,这特么是什么鱼!”
    众人听到美人肥的惨叫声,都急忙回头看过去。
    就见费仁美的右手食指上钓着一条巴掌大的青鱼,眼珠在搜救射灯的照射下没有丝毫琉璃光,很显然这种鱼世代生活在这漆黑的环境里,早已经退化了眼睛。
    但这条鱼,除了眼珠子黯淡无光,其它位置全都是麟麟亮光。
    特别细密的鱼鳞反射灯光自不必说,但当众人看到它满口锯齿般的尖牙也反射着光时,顿时心寒。
    此时此刻,毛眼也不知道在哪拽出一根银针,刺在了这青鱼脑门处,细针一进一出,那鱼便直挺挺的垂落在木排上,一动不动,彻底死透。
    佘少男在背包里掏出急救箱,给美人肥的手指消毒包扎。
    谷雨坐在船头,侧耳倾听前方的动静,看起来非常专注。
    而事实上,他能听出来,身后众人都在盯着自己的后背看。
    谷雨甚至能猜到他们心里在想什么,那就是:
    “鱼!这就是你说的鱼,不大的鱼!食人鱼!”